谈天说地 ✐2022-11-15

国度的荣耀

于中旻

 

战爭,残酷的战爭,从几多溫暖的家庭,夺去了他们的儿子,丈夫,幼小和未出生孩子的父亲!单是加利利地,最近的一个世代,就发生了两次战爭,是为了爭取独立的革命,但都以失败告终。他们期望的弥赛亚,並沒有出现。

无花果树下

伯赛大城的腓力,认识了耶稣以后,特地去寻找拿但业,告诉他共同关心的好消息:“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那时,拿但业正坐在无花果树下默想。
  听见同伴兴奋的报告,拿但业並沒立时跳起来,卻淡淡的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他並非指土产不丰,也无关於文化,是指那里不会出他期望的弥赛亚。
  无论如何,有些被腓力的兴奋感染,听见说:“你来看!”就跟他同去。耶稣看见拿但业,未等他走近,就指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沒有诡诈的。”耶稣对这人表示颇深切欣赏。拿但业卻不接受那称讚,对耶稣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约翰福音1:45-48)
  我们该留意:“真以色列人”,並非对“沒有诡诈”的重复说明。认真说来,“以色列”不是诚实的同义词。耶稣是说,这人真爱国,关心以色列的前途—“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无花果树传统代表以色列。
  耶稣告诉拿但业,另一个与“以色列”相关的異象,雅各在伯特利旷野夜宿,梦见的天梯(创世记28:10-15),是借着基督,得以与神团契(约翰壹书1:5-7)。

息爭和平

人类从古时就指望地上止战,实现和平—鎔刀铸犁,化枪为镰的理想。先知弥迦从上面来的信息,把这理想,与神的训诲和言语连在一起。世人,包括联合国的政治家们,以和平为目标,卻沒有循神的道路,所以不能达到所期望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联盟失败了,引致更为残酷的第二次大战;二战诞生的联合国,也同样的苍白无力,未能息战弭兵。原因是沒有主的道化人性,不行主的路。

末后的日子,
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
高举过於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
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
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
我们也要行祂的路。”
因为训诲必出於锡安,
耶和华的言语必出於耶路撒冷。
祂必在多国的民中施行审判,
为远方強盛的国断定是非。
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
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
无人惊吓。这是万军之耶和华亲口说的。(弥迦书4:1-4)

惟有基督掌权统治,才可有坐在无花果树下的昇平岁月。

大卫的苗裔

耶和华的使者,诰诫大祭司约书亚:

我必使我仆人大卫的苗裔发出。
看哪!我在约书亚面前所立的石头,
在一块石头上有七眼。
万军之耶和华说:
“我要亲自雕刻这石头,
並要在一日之间除掉这地的罪孽。
当那日,你们各人要请邻舍
 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
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撒迦利亚书3:8-10)

七十年满了,古列王出令,被掳的犹太人返回故土。那只是还乡,卻不是“复国”—因为他们在波斯统治下,领袖尼希米不过是区区省长,並不是坐在宝座上大卫的后裔。有反对的人放出风声,他要作应许的王;他忙不迭否认,敬谢不敏,说绝无其事。自称为王,表明是要造反,可是掉脑袋的事。(尼希米记6:5-8)就是到近代的锡安运动,以至现今建立的以色列,相信圣经的人,连基要派的犹太人,也不承认那是“复国”,因为大卫后裔的宝座还是空的;因此,他们拒绝服兵役。
  还是要等。宁可忍耐,不能盲目搞假弥赛亚。他们上当付惨痛代价的经验,已经夠了。
  必须要等待神的时候,所应许的那位拯救者来到,就是“大卫的苗裔”。也就是有七眼的石头—惟独耶稣基督有神的七灵(启示录1:4,3:1)。在主基督的国里,才有真正的太平,神的子民和邻舍,坐在无花果树下安居,再沒有战爭的咒诅。
  不过,犹太人所盼望的,是在地上建立有形的国度,忽略了神的节目。耶稣基督来到世间,有讲现实的一批群众,以为跟耶稣有饼吃,意图立即拥立祂作王;另有些宗教人,不想失去他们的帽子和宗教外衣,宁可接受罗马政府委任,不想参与反抗阵营,吃眼前亏。他们決定牺牲真理,把祂交给外邦人钉十字架。
  耶稣向当权者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爭战,使我不至於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永远的国度

耶和华啊!
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称谢你,
你的圣民也要称颂你。
传说你国的荣耀,
谈论你的大能。
好叫世人知道你大能的作为,
並你国度威严的荣耀。
你的国是永远的国,
你执掌的权柄存到万代。(诗篇145:10-13)

诗人大卫是在位的王,他可不想“家天下”传流万世。他歌颂神,只求神的旨意实现。忽然神国度的荣光显现,使他看见远处沒有影子的永恆,荣耀存到万代。
  荣耀智慧的所罗门王崩逝后,统一的以色列分裂。北国精明的开国君王耶罗波安,造牛犊传承只有四代,加在一起不过四十五年。战车部队司令心利,篡夺了王朝,可怜只在位七天,真是枉抛心力作英雄(列王纪上16:8-18)。是圣经历史上最短命的王朝,比起中国八十三天的洪宪皇帝袁项城来,不及十之一。
  神的国度是永远无尽。

主的国降临

天使吹响末后的号,宣告神的国临到:“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这是人类历史中从未有过的;我们绝找不到如此纪录。
  在世界的舞台说,朝代是连续的演出,沒有一个能夠长久独领风骚。但我们盼望的,是一个特殊的新国度: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但我们照祂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得后书3:10-13)

现在的这个地面,太污秽了!从该隐以来,几乎全被血浸透。人所要的,都是有形,看得见的;有质,感觉得到有分量的。但所有的原子,都要被火销化成为乌有!主永远的国度,沒有“领土”—所领有的不是土,启示录说:“城內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启示录21:21)。是比精金更沒有渣滓的,完全透明。圣经又说: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活成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哥林多前书15:50-55)

在永恆里的存在,是沒有体质,所以不朽坏;而且是成义的人民,才可以居住的国度,所以沒有咒诅,沒有死亡。
  更奇妙的是—“祂〔羔羊〕的仆人都要事奉祂…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1:15,22:3-5)
  在基督的国度里,实现真正的民主—与基督永远一同作王。人人都是王,岂不是沒有王了?但他们又是羔羊的仆人,一同事奉祂。
  不用顾及困惑,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有面对面了。重生进入主的国,作神家里的人,是极大无比无限的福分。得着比知道更重要。我们永远不能明白,自己如何配得这福。惟有感谢讚美主无尽!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感恩的再思 ✍海伦

谈天说地

看“仆人领袖” ✍林向阳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十三)组织 ✍余仙

艺文走廊

神的荣耀(七)荣耀的复活 ✍凌风

谈天说地

战爭与荷马伊利亚得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麦子与稗子 ✍苏美灵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蕨类植物 ✍苏美灵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健康果汁软糖 ✍呂味

点点心灵

无灯之夜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