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阵阵 ✐2007-04-01


读书乐

今日世界宣道

Terry C. Hulbert, Kenneth B. Mulholand著  陈骝译

 

  宣道是主耶稣交给门徒的大使命。从五旬节以后,使徒行传记载的,就是教会如何把福音传到地极。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不过三十年的时间,第一代的圣徒,就把福音传遍当时所知最远的地方。保罗所想去的西班牙(和合本译作“士班雅”,见罗马书16:23),是当时所知地的尽头。看,他们是何等的雄心,何等的奉献心志!
  显然的,他们的物质条件远不理想,而且在受迫害的环境下,卻把福音传开了。这是他们忠於主交托的大使命,圣灵的大能同在,才有这样的伟大功效。
  “在君士坦丁大帝的时代,教会不但被合法化,且在政治关怀之下生长,其光辉卻开始暗淡下来。”(页25)因为在御笔一挥之下,基督教变成了国教,人民变成了教民,自然失去了宣道的对象;而随着教职人员的产生,基督徒总动员也沒有了,也失去了宣道的大部分人力。改教运动的兴起,虽然发扬了因信称义的信仰,国教制度大致未改,加以爭乱时生,就不能顾及宣道。
  本书简述历代教会宣道历史,降及十九世纪,在教会史上,称为宣道的“伟大世纪”(页37)。随着工业的发达,宣道运动得以迅速展开。圣灵喚醒教会,奋起作宣道事工,尤以英国为更正教的先锋。
  西方的所谓基督教国家,以建教堂为敬虔的表现,也是蒙福的阶梯。是敬虔运动的兴起,使人注意到自己的灵魂;而继兴的远方宣道运动,使圣徒们注意到別人的灵魂,而拯救黑暗中的失丧者。
  不过,宣道事工不是先有理论,路线,而后循路前进;而是照圣经的亮光行进,把所得的经验,包括挫折和失败的经验,而省思,祷告,得圣灵的启发,发展成较完全的理论和策略。不错,因信称义,靠主的救赎,传福音的使命,这些是神先设的律(Prescriptive Law);但行道和宣道的经验,教会的实际,经过归纳,而发现说明性的律(Descriptive Law)。因此,本书作者,根据圣经的观点,知道宣道“始於神圣的主动:神爱世人”。(页13)在遵行神命令的过程中,经历到实用的意义。

对宣道的永恆价值而言,令人惊讶的是神使用人—软弱和受限制的人。当他们在一个陌生的文化环境中传递永恆的信息时,神必定赐下权能。(页107)

  因此,作为宣教士的保罗,能夠说:“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罗马书1:16)是这位软弱的保罗,看着神在奇妙的工作,使他说:“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哥林多前书4:20)
  神的权能彰显,不是因为人的软弱,而是因为软弱的人,肯信靠神和祂的话,奉献自己,遵行神的命令,神照祂信实的应许,与他们同在。
  宣道必须知道神的主权,去帮助需要的人;但还有更积极的目标,不只要一直的帮助,而是要使他们作长成的教会,作帮助別人的人,这就是建立教会的意义。这是说,宣道者要有使命观,並且把福音的使命,传递给接受福音的人。如果不是这样,基督徒在第二世纪就会绝种了。

宣道不只是好心人士帮助困苦无助者的需要而已。圣经的宣道是在教会的背景之下,集中焦点在满足人们的属灵需要,带领他们到“能被神用来满足別人的需要”为止。(页53)

  书中说到戴德生和內地会,不仅以在中国沿海地区工作为已足,而敢於把福音带入更深的內地,传扬福音並建立教会。
  戴德生和他建立的中国內地会,“強调认同当地的百姓,传福音给他们,並且鼓励中国人开拓自己的教会,培育自己的领袖们。”(页40)

1890年,约翰.尼维斯(Dr. John Nevius)由中国来到一向是佛教传统的韩国,是基督教宣道工作的转捩点。他介绍所谓“尼维斯方法”。
他计画的特征主要包括:一个自养的见证,教会机构限制只由韩国教会来支持,並由教会指派,支持全时间的领袖,同时,使用当地的经济资源来建造教会的建筑物;研究圣经和每年定期加強教导,以预备信徒作见证。(页40)

  倪维思是John Livingston Nevius(1829-1893)的中文名,奉差遣到东方来,先在山东煙台工作,以后才到韩国。他的工作平实,不务宣传;但为教会奠立自立,自养,自传的基础。他在世的年日不算久,在韩国的工作时间並不长,但他工作的原则,留下了深远的影响。韩国教会神蹟似的发展,是因为有这样的正确的教会体制,观念;这与內地会的观念,不无相同;只是他更注意以种植改进人民生活状況,使自立成为可能。
  本书观察世界宣道的发展,环顾世界,瞻望将来:

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教会是由西方国家宣教士建立,都在支持,差派人员从事跨文化和超越地理障碍的宣道工作,盼望向其他族群传福音。(页79)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交通日益便利,有所谓“短期宣教”,与“织帐棚宣教”,因之盛行。其实,宣教之方式可以不同,或专职,或有织帐棚等职业;宣道之期限可以有別,或长期驻在一地,或短期访问;而宣扬主道之目标则一。使徒保罗有时织帐棚为业,有时则受教会供应,专务传道;他多为短期访问,只在以弗所和哥林多驻在较久。生活职业与工作长短容或不同,都该是“普宣”的一部分(页131-136)。
  书中也提到圣经翻译,无疑的是宣道工作的重要一环(页165),应该扩展为文宣。当然,社会关怀也是宣道的方式之一:只注意人的灵魂将来进入天堂,而不顾现在的身体陷於地狱,是不可理解,不能原谅的事。这不应限於对爱滋病的治疗(页160),应该是多方面的工作,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使徒行传10:38);今天我们跟随主的腳蹤,仍然是最妥当的。这不妨称为“慈宣”。
  这样,要推行宣教,是结合差宣(传统宣教),和职宣,访宣,文宣,慈宣,以达成全教会动员的宣教行动。
  华人是世界人口最多的民族。在过去,因为接受福音较迟,历史上教会的建立,多是西方宣教士劳苦的效果;不过,这並不是说,必须继续存在这三分天下有其二的情势。韩国教会按人口比例来说,派出的宣教士最多;他们既务实,而有高度奉献心志,知道所事奉的是主,而且存盼望,相信必从主那里得着赏赐。
  宣道工作严重的主要阻碍,是因为教会只注重自己。试想如果作生意的人,把所有收入,全部或大部分用在维持费用上,怎能搞得长久?但有些人“开”教会,只是为了有就业机会,而所谓“教会增长”,目标不过是以传统的ABC = Attendance, Building, Cash(有人坐满椅子,有大的教堂,有现金收入)。正如圣经说:“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言29:18)流水不腐,不流水腐,是自然现象。出现纷爭,並不是意外的事。
  教会要得神赐福,必须想到別人。得神喜悅,蒙应允的祷告,是关心別人的祷告。宣道的教会,是尽责任的教会,也是蒙福的教会。愿华人圣徒,体会主的心意,爱世人,举目看田,知道人的需要,注心宣道事工,在拯救人灵魂的事业上,急起直追。愿主的名在全地被高举,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充满全地,如同水充满洋海一般。阿们。(于中旻)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空气草 ✍余暇

谈天说地

走过路那边:运动与健康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有求必应 ✍于中旻

寰宇古今

计志文 ✍文中旴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睡眠趣谈 ✍苏美灵

点点心灵

典藏两千年的微笑 ✍吟萤

谈天说地

死线 ✍湮瀅

点点心灵

早春的消息 ✍音凝

艺文走廊

海上花园与海上丝路 ✍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