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5-15

宗派与宗派主义

于中旻

 

  宗派是信仰的副产品。从有教会以来,就有宗派。也许,我们还沒有给“宗派”清楚界定,到底是什么,作什么,过於先热心定罪“宗派”,夸张或臆想出系列“宗派”的罪恶,可能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首先,我们不能把不同就意见,就定为“宗派”。因为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意见。
  看,主耶稣如何为门徒向天父祷告:

“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卻在世上,我为往你那里去。圣父啊!求你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我与他们同在的时候,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了他们,我也护卫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沒有一个灭亡的;好叫经上的话得应验。”(约翰福音17:11,12)

要注意:这与宗派无关—有的人引用这里的话,说教会应该合一,是“主的旨意”。因为人各不同,所以主才为合一祷告;人不都是“清一色”。有人说:“宗派是被咒诅的,会灭亡的。”那“灭亡之子”,不是因为宗派灭亡,是因为沒有宗派灭亡—他不是真在门徒里面的。所指的是犹大,“我所倚靠吃过我饭的也用腳踢我。”(诗篇41:9)不是如此反叛出卖耶稣的,就是信主属主,都合在一体內。
  主耶稣为门徒祷告,求父使祂的门徒合而为一。是否得了神的应允呢?是的。因为主是教会的元首,凡信的,属於教会的人,都是主的身体,自然得合而为一,不能分开的。
  哥林多教会的毛病可不少,使徒保罗责备他们,“分门別类”:“在你们中间,有嫉妒分爭,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哥林多前书3:3-5)教会有內爭,当然很不好,但他们不是宗派,因为仍然在一个教会,一个身体;而且使徒也说,蒙恩的人,沒有办法不属於主內的同一身体。在主身体以外,沒有不是可咒诅的。
  随着传福音佳美的腳蹤,信徒增加;有不同的名称,代表不同的一组人,“宗派”应运而生。“宗”是宗从,不免有谁作为领袖;“派”是指某组的群体称呼,如同以色列十二支派,族支或宗支的意思;进入应许之地后,即以那族的人称其地;以后自然发展成比较亲密的关系,也是合理的事—不与亲族密勿,又与谁呢?
  可是遇到非常事件了,就不免有人出来,挑支派关系说事。在押沙龙叛乱之后,国家正需要的是团结重建;有人说话了:犹大人与王表现支派关系!接着就有人吹角喊口号:“我们与大卫无分,与耶西的儿子无涉。以色列人哪,你们各回各家去吧!”(撒母耳记下19:41-20:2)这就出现支派问题了。
  看教会历史,会发现一直有宗派存在,那不应该成为问题,也未曾妨害教会的发展。有的人无宗派,也不是问题。教会要注重的是信仰。信仰不同,不属於主的教会,主的身体,就沒有办法合一。身体上各肢体先存在不同,所以需要合一—有了身体合一的事实,在运作是合一。
  因此,对教会造成危害的,不是宗派,而是“宗派主义”。什么是宗派主义呢?就是不问原则,沒有是非,只问是否“我们的人”—非我族类其心必異!換句话说,不管其人恶名昭著,作姦犯科,只要投靠我们阵营,就是自己人,沾亲不佔理。宗派主义的原则,就是不讲原则,只顾利害。有人称为“政治上的合理”,是最可哀的现象。
  抱持非宗派与无宗派观念,无妨碍其仍属於教会。指出教会存在的错误,即或观点错误,也不是不正常。应该注意的是反宗派—倒是反宗派,“唱反宗派者,正是宗派人”,即使並非存心如此,也会形成新宗派。
  近世纪来,华人也参与宣道事工,有宗派主义错误的故辙,必须谦卑祈求圣灵引导,作“后车”的,实在可以借鑑,避免多绕圈子,更不必陷入错误的泥淖。
  如何防止陷入这样的错误呢?必须不只看自己,遵守主耶稣“彼此相爱”的教训,有宗教而非宗派主义,就可以见证是“主的门徒”,而非帮派。
  “今世之子”有时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政客们知道“消弭內爭的方法,是向外扩展”。教会应该领悟同样原则—消弭宗派的途径,是同心向外佈道;有复兴,就沒有缺乏爭食。不过,切要避免政客的目的和手段。祝主赐福寻求“上帝国主义”,而非“帝国主义”的人。
  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新奧尔良 New Orleans ✍郭端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新约圣经中的沒药 ✍余暇

谈天说地

虎年谈虎 ✍天涯过客

寰宇古今

李冰 ✍史述

谈天说地

知与行 ✍余仙

谈天说地

建家妇女—贤妻良母 ✍于中旻

书香阵阵

读书乐:新约误译简论 ✍亚谷

乐趣飘送

独臂圣诗作家惠特勒 ✍稽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