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11-01-01


天人之间

余仙

 

  看过文艺复兴名画的人,对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1475-1564)所作“亚当受造”(The Creation of Adam)那幅画,会有深刻的印象。高高在西斯丁院的穹顶上,栩栩如生的亚当,刚刚脫离耶和华的指头,气势实在雄伟,显明神创造的奇妙权能。

  神差遣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在法老面前行神蹟。术士们看到神仆人的表现,畏惧的承认神的权能说:“这是神的指头〔中译作“手段”〕!”(出埃及记8:19)
  对於现代人,也可以看到“神的指头”。或是说,更能夠看见神的指头。
  你曾否在一个夜晚,离开都市人造的光,走到山顶,或大海边,或无垠的沙漠中,独自坐在那里一些时候。四周是那么靜;沒有光,只有无尽的黑暗。你可以真个有沉思的机会,然后,抬起头来,向上,向四围望去;啊,满天的繁星!靜谧的暗蓝色的穹空,好像就垂在你的旁边,灿烂的金星,高远的北极星,绵长无尽的银河,橫亙在天际。一颗颗的星,那么多,都在向你见证。你会从心的深处,生发敬畏:神,多么真实!你会忽然感觉自己,原来那么渺小!
  天文学上的距离,是用“光年”计算的。光的速度是每秒钟进行186,000哩;一光年是光在真空中进行一年的距离,约为5,880,000,000,000哩,或9,460,000,000,000公里。距太阳最近的星是四光年,我们的邻居可真不近咧!
  我们的银河系,是由约一千亿星群聚成的;太阳系距银河系的中心,约有三万光年;而我们的家地球,不过是忙忙碌碌绕太阳运行的行星之一,真有些微不足道。从浩波太空望远镜(Hubble Space Telescope)看出去,可以看到一百亿光年的距离。宇宙之大,真是大到叫人难以想像!( 参“我家是微尘”文,刊1992 Yearbook of Science and the Future, Chicago: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还不过是七十年前,天文学家们还以为我们这个银河系,是唯一的“宇宙”;现在知道,这种“系”数目约上百亿!你还想要搞什么派,什么系吗?
  多少时候,我们的“小天地”,真夠小得可怜。我们只想到最近,自己的家,以为这就是一切。古今多少的小皇帝,以为“孤拥有天下”!可真不知道“天下”的意义是什么。
  不知怎地,中国会人有“宇宙”这个观念。按淮南子“原道”:“紘宇宙而章三光”。注:“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把空间同时间连合在一起,实在是正确的。
  现在再说时间。天文学家说,我们这个生命能源的太阳,只约有四十五亿年的年龄。可见你我若说自己年轻识浅,完全不算谦,更不是虛。说到能量呢,一个星云一秒钟所放出的能量,比太阳从存在至现今所放射的还要更多,你以为宇宙夠大了吗?不,它在以每秒钟百万哩的速度在扩张咧!(原文见於James Trefil: "Galaxies", Smithsonian, Jan. 1989)看来“至大无垠”这句话,可真说对了。但在另一方面,Cosmos(宇宙)这个字,也是说到秩序,规律,更有美的意思。这才是神创造护理之妙。
  空间的无垠,时间的永恆,使我们想到神,也想到自己:

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
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
祂举起众海岛好像极微之物。(以赛亚书40:15)

  你自己意矜心骄的华廈巨宅,比来如何?富丽堂皇的大观园,都变成了全无足观;以至所谓丰功伟业,该从另一个角度来衡量。我们实在连微尘都还不如呢!
  神的伟大叫我们无法不讚叹惊奇;神的眷念细微,更使我们有惊奇讚叹的理由。圣灵感动三千年前的希伯来诗人写道: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
並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3-4)

  神“创造诸天铺张穹苍,将地和地所出的一併铺开,赐气息给地上的众人,又赐灵性给行在其上之人”(以赛亚书42:5)。
  神爱我们,甚至差祂的独生儿子降世,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救赎我们这些既卑且微的罪人;使我们信祂的人,罪得赦免,得永生,成为神的儿子。这真是可畏的敬虔奧祕。这有多么奇妙!神並不看我们是微小沒有价值的。只因为祂爱我们,祂顾念我们。
  你灰心吗?你失望吗?你迷惘吗?出到外面去,昂起头来看看天,你就会与耶利米一同说:

主耶和华啊!你曾用大能和伸出来的膀臂创造天地,
在你沒有难成的事!(耶利米书32:17)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大卫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领袖的言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高领袖的倾倒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作大丈夫 ✍亚谷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十字军东征的教训 ✍史直

谈天说地

若果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蓝莓松饼 ✍民天

寰宇古今

张家界雨吟滴翠 ✍郑国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