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替天行道的故事

田立柱

 

  文化大革命后期,有“批判水浒”的“运动”,其中水浒传之中的“宋江”即这“运动”的主角。好像为了这次的批判,“宋江”被“复活”了一般,各样的宣传材料,充斥着宋江那些被重新改编的事蹟,漫画当中的宋江,颠覆了传统文化中宋江的正面形象,成了一个“小丑”。这个古典小说人物,被影射到“政治领域”的真实领域,整个社会被带到政治的洪流之中,确实是“轰轰烈烈”的热闹嘈杂。宋江其时被指称是革命的叛徒,他的一番革命,只是为了向当政的宋朝皇帝,邀功邀功的筹码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替天行道”,自然这里的“天”,就是宋王朝的皇帝,他就是天子,是天的代表。所以当被招安的时候,宋江是那么的激动,大有一番“感恩涕零”的味道。

  其实,那时候真正的“替天行道”者是这“运动”的操盘手们,他们的天既不是传统文化的“天道”,也不是那个时代的政治领袖,而是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是郭沫若所说的“篡党夺权”者,这只是他们“黃粱美梦”大戏当中的“过场戏”而已。他们最后的倒台,是可以证明他们的“天道”的虛空实质,只是他们自己的一番“美梦”,如同“浮云”短暂的出现后,又短暂的“消失”一般。“一切都是浮云”的说法有些极端,有许多事情,确实是“浮云”,是“过眼煙云”的现象,一阵大风之后,被涤荡得“空空如也”了。天是不需要被人去替祂做些什么的,基督信仰告诉我们,上帝坐着为王也就是这个含义。祂有充分的主权。不需要人为的“额外作为”。古人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想来我们今天的不少人,也有点“替天行道”的意识,他们意识里的“天”似乎如同我们人一样,对任何事物会相应的价值判断那样,如果沒有自己的感觉的情況出现,他们就会不自觉的出来表现一番,这样的表现,是含有“替天行道”意味的。这是人的错觉而已,虽然不能就此下个什么的定论,卻也不能排除人的这样直觉的冲动,自然有时候这样的冲动並非一己之私,但是卻在人与人关系的领域,带来不少的麻烦,给他人带来许多的困扰,约伯记里面的那三个朋友,就有些这样的意识,本来是要安慰约伯这个朋友的,但是到了真正“探讨”人生意义的时候,卻变了味道。他们那一番的劝慰本意,反倒成了一剂毒药,给约伯带来无限的苦恼,虽然约伯最终还是超越了这些“好言相劝”的苦毒。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给別人带来“好处”,会“造福於人”,但是卻需要注意,在人生的舞台上,每一出戏码当中,你仅仅是个配角而已,主角永远是当事人自己。沒有人可以代替他自己和上帝的关系,虽然我们确实应该做到帮助的责任,但不能沒有“界限”,超越这个“界限”,便有几分“僭越”的意味了。你不能把自己的角色转变为其他形式,我们所说的不自觉,大部分时间就是出在这些方面,明明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着我们的“超越界限”,导致出现了“错谬”,出现了人与人之间的诸多困扰,所谓的“吃力不讨好”,大约此类的事情佔多数。“替天行道”好像是件好事,卻是一件极其需要谨慎的事情,我们只是“配角”,只是神事工的仆人,不要忘记了,这些极其重要的事项,否则是容易出问题的。那就即不讨人的喜悅,也不讨神的喜悅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