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甘雅各逝世周年

亚谷

 


甘雅各 D. James Kennedy, 1930-2007

  你可知道佛罗里达州(Florida)高度第三的点是哪里?很少人想得到,答案是一座长老会教堂的尖塔。佛罗里达是平原和沼泽地带,最高点为海平面以上三百四十五呎(Walton County)。


珊瑚脊长老会(Coral Ridge Presbyterian Church)

  珊瑚脊长老会(Coral Ridge Presbyterian Church),是在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教堂建筑的尖塔,高达三百零三呎。在基石上大字铭刻着:“EXCELLENCE IN ALL THINGS AND ALL THINGS TO GOD'S GLORY.”(一切事作到尽善,一切事荣耀归神。)这也是教会创立牧师甘雅各(D. James Kennedy, 1930-2007)品性的宣告。


Donald Gray Barnhouse

  在礼拜天上午,一个不足二十四岁的青年舞蹈教师,睡犹未足。当然他沒有想到去教会听道。但不知怎地,他睡前原把闹钟放在轻音乐上,卻播放出宏亮的讲道声:“如果你现在死去,神要问你:‘你有什么资格进我的天堂?’你说:‘我沒犯过什么大罪。’…如果你这样子回答,你准进不去天堂。”
  本浩斯(Dr. Donald Gray Barnhouse, 1895-1960)的声音仿佛晴天霹雳,从收音机传来。睡眼惺忪的甘雅各,坐在床边穿衣服,继续听下去。他清醒过来。就在那里,他跪下认罪悔改,接受基督耶稣为救主。
  两年以后,雅各在灵命和真理知识上都有长进;他帮助教主日学,渐渐觉得主呼召他作全职事奉。那感动在心里很強,在一个週末,经过祷告,辞去他原来的工作。首先,他告诉在聚会的那海德公园长老会(Hyde Park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师。牧师正是长老区会的宣道部主任,立即介绍他去清水宣道所(Clearwater Mission)讲道,时间是在明天的主日。负责宣道所的老牧师,早就想於三个月后退休,见接棒有人,宣布即时离职。於是,甘雅各有了第一个工场。他相信:主引导,主必预备。虽然,月薪只有二百五十元;他原来的週薪是七百五十元,因为他是全美国最佳舞蹈教师。他在那小教会工作直到1956年八月。

 


James & Anne Kennedy

  那年八月二十五日,甘雅各与安妮(Anne Lewis)结婚。
  甘雅各进入哥伦比亚神学院(Columbia Theological Seminary)受造就。那时的校址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Atlanta)。
  毕业后,在1959年六月二十一日,甘雅各接受劳德代尔堡长老会的邀约:一个四十五人的小堂会,沒有自己的教堂,在一所学校的餐厅聚会;会友像是形形色色異教徒的总汇。他努力工作了十个月后的结果,只剩下十七人的大军!
  他惶惑,他羞愧,他祷告;但沒有后退。
  在这时,来了一封信,是一位在乔治亚州Scottdale的神学院旧日同学司马特(Kennedy Smartt),邀请甘雅各,去他所牧养的殷革塞长老会(Ingleside Presbyterian Church),作十天的传福音。
  到了那里,司马特带他去“作见证”,就是探访,一对一的谈道,有效的,积极的引人归向基督。
  回到自己的教会,带来了教会增长的秘密:牧者要知道如何作个別谈道引人归主,並教导装备信徒去作。他迫不及待的同信徒出去:老基督徒,多年来有引人归主的心愿,只是不知道如何有效的实际去作;现在能夠实践作得人渔夫,有无比的喜乐。人人兴奋的出去,新归主的信徒也结果子,教会人数急剧的增加。到1960年,正式会员增加到122人。原来聚会的学校餐厅发生了人满的问题;青年聚会要在廚房里,主日学在附近甘雅各家中上课。
  这样,“福音爆炸”(Evangelism Explosion)开始了。


Evangelism Explosion III

  世界的人口在以倍数递增,教会不能仅缓慢加增。初期教会的增长迅速,是因为一般信徒,普遍的引人归主。因此,必须动员重生得救的平信徒,参与传福音的事工,完成基督的大使命。起初的名字是“新平信徒探访训练”;后来,到了1967年,才正式定名为Evangelism Explosion III International。其中的III表明三重目标:宣扬福音,造就信徒,教会增长。简称EE;中译名为“三元福音运动”。
  EE继续发展,成为全球性组织,遍及一百六十多国家地区,每年引人归主的总和以百万计。

  1962年,聚会人数超过了二百人。教会成立了建筑小组,着眼建堂的计画。美国长老会国內宣道部买下了商业道的一块地,有二英亩,是珊瑚脊长老会建堂的地址。起初的新堂可容五百座位;但迅即不足应用,加建教育楼;礼堂增拓了三百座位的加建;再加闭路电视。后来扩展到隔邻的消防站,给他们建造新站以为交換。以后,只得在主日多次聚会:上午二次,冬季北方来的避寒客多则改为三次,特殊节日四次聚会。
  1967年,会众达到一千三百以上;被认为全美长老宗增长最快的教会。各地教牧纷纷来信,请教教会增长的方法;来信太多,难以一一详细作覆。甘雅各於二月二十日,开始第一屆三元福音训练讲习班。约有四十人从各地来参加,为期一週。最后一天,是“一带一”的实习。那天,教会的平信徒,要指导未有引人归主经验的教牧,自然不胜惶恐;有的教牧何尝不是如此?有一位教牧,寄宿在信徒家中;主人请他来用早餐的时候,连叩房门不应,发现他原来已卷了行李,连夜潛逃,至今再无音讯!
  EE经推广到全球一百六十多国家地区,教会纷纷採用,成为对教会增长大有贡献。
  从那年起,葛培理宣道学院(Billy Graham School of Evangelism)每年三次请甘雅各前往讲授;共约有四万多教牧先后受惠。
  甘雅各不以为是自己的成功,他常说:“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並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耶利米书33:3)。

  珊瑚脊教会,发生了问题,教牧和信徒最欢迎的问题:原有的建筑,经过多次的扩修增补,仍然不足应付会众增加的需要。
  1974年二月三日,名建筑师华根纳(Harold Wagoner)设计的辉煌新堂落成。地点在联邦公路上,取其聚会者易於寻到;堂址佔地十英亩,那时的会众有三千多;但很快就看见有必要增购邻接的五英亩,以应停车场和日增的事工需要。葛培理在奉献典礼上讲道说:“如果谁能夠找着一个谦卑的长老宗信徒,我就像摩西一样,当作是大異象,走近去看。”他提醒会众记得:他们几年前只有四五十人,“相信祷告,相信传福音”,蒙神赐福,成为二十世纪神国的景象;他们也有促进一般教会增长的责任。
  会堂的管风琴,是世界著名的大师碧施(Diane Bish)设计,在意大利定造,是当时所有在美国欧洲风琴最大者;有六千六百银管,大者长四十呎,小者只如铅笔。碧施在司琴外,还主持每週半小时的电视节目“喜乐音乐”(Joy of Music)。
  教会在继续增长。会众迅速到了一万;冬天从北方来避寒的“季候会众”,更难数计。三千多的座位,难以容纳,又再出现了多次聚会。
  珊瑚脊事工(Coral Ridge Ministries),有广播“珊瑚脊时间”(Coral Ridge Hour)每週电视节目;还有“真理使人归正”(Truths That Transform”)广播节目;经过各大洲成千的电台和海上转播船只,不停的播出福音的信息。

  事奉的目标高:“人生的目的是荣耀神,永远以祂为乐。”
  事奉的范围,已经扩展到广阔的大地。
  现在,该想到深度的问题:主日学的人数超越了一万二千,成人也在內,感谢主,那是很成功;不过,主日以外的週日,孩子们受的是什么教育?公立学校似乎是致力於传播反宗教,反道德,和无知。为了下一代的灵魂,应该作些什么?结果,是威斯敏斯特学校(Westminster Academy)的建立。为了荣耀神,造就下代的永恒事工,注重信仰,並在学术上认真。五年內,成为获得南部地区院校协会(Southern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Schools)承认学分的第一所教会学校。1973年,第一屆毕业学生只有八名;增长到有一千五百名以上的K-12学生注冊入学。
  接着,音乐学院(Coral Ridge School of Music)成立。1990年,更成立了诺克司神学院(Knox Theological Seminary);不仅神学信仰纯正,注重学术,並教授大众传播的实践知识,布道,及社会服务等科目,成为卓越的神学教育学府,装备合用的工人。

  在早期的事奉中,甘雅各遇到一位长老,教训他说:“年轻人哪,我们长老会需要受良好教育的教牧!”说完,转身而去。这仿佛是寇准听到建议:“霍光传不可不读!”寇准回家,取汉书霍光传读,至“光不学亡(无)术”句,知道是指他自己说的,遂发愤向学。
  这长老的良言,激使甘雅各随时追求在知识上进步。他喜爱读书,现在办公室藏书丰富,如同图书馆;他博闻強记,讲道从不贫乏;有时他可以背诵引用长篇经文,或整篇诗文名作,而不必看笔记。
  1967年,正在教会增长繁忙之中,他报名参加了芝加哥神学研究院(Chicago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那学校信仰好而要求严格。他以三个暑假,在1969年修完M.Th.学位;硕士论文是“福音爆炸”,成为畅销书,三版共售出百万冊以上。就在那年,三一福音神道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of Deerfield),颁授给他荣誉神学博士(D.D.)学位,以表彰他的成就。
  甘雅各並不自满停步。纽约大学教育学院,有专在暑期修读的博士课程。经过九个暑假的努力,在不影响事奉下,於1979年,年近半百的甘雅各牧师获得Ph.D.学位。他不是为了学位而修读,而是愿以学术上的成就,证明神的仆人不必须是不学无术的人。这样,甘雅各从此潛心进修,甚有成就,在学士后的学位是A.B., M.Div., M.Th., D.D., D.Sac.Lit., Ph.D., Litt.D., D.Sac.Theol.连荣誉学位在內。
  他绝不是那种徒以学位骄人,而无实学的人。各大电视广播体系都访问过他,或邀他参与辩论,每次都得胜利。一个讥刺圣经和基督教信仰是愚昧的人,同甘雅各作像保罗“战神之山”的辩论,那人过后说:“花了忒多时间,只证明我是愚人!”在同ABC的节目主持人辩论,他能夠说:“撒穆(Sam Donaldson),好好读点历史!”
  当然,甘雅各不仅是能言善辩;他的著述丰富,而內容坚实。在教会增长的题旨外,尚有我为何相信Why I Belive),重生新始Beginning Again),明白全面真理Knowing The Whole Truth),及国之恥A Nation in Shame)等数十种;並有出版的讲章一千余种。许多现代及以后的人,可以从而得到造就。
  2006年十二月,他因心肌梗塞住进医院,虽曾有进步,但终未完全康复,延至2007年九月五日,这位神重用的仆人,离世去见他的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