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星星的故事

田立柱

 

  耶稣基督降生的故事中,有一节是“博士朝拜”的情节。“博士”这个词有“波斯和巴比伦”的文化背景,这个词也可以翻译为“聪明人”和“祭司”以及“占星士”,这或许也提醒我们马太福音的写作年代是具有“跨文化”意味的,这些人具有解梦的技术,还精於占星术和其他一些神秘的技术,先知书中的但以理书记述当年尼布甲尼撒王,因为做梦而心中烦恼,於是就召集这些术士们前来,为自己解梦的。马太福音说那些“博士”是从东方来的,东方这样的概念,是可以将巴比伦和波斯包括在內的,在他们那里的这门“技能”也是非常著名的。历史悠久並且影响不浅。

  仔细的阅读马太福音这几节经文,我们会发现,那星星总是伴随着“博士”出现的,是他们在东方看见这颗星的,但是当他们见到“希律王”的时候,那颗星便“隐而不见”了。而当他们踏上前往“伯利恆”的时候,那颗星“忽然在他们前头行”好似“指路明灯”一般,使他们有了方向,而当他们抵达“圣婴之所”的时刻,那颗星就停住了。似乎表示目的地已经到了,他的工作任务已完成,琢磨起来,我们不能同意耶稣基督就是“天上”的一颗星这样的理论,祂是创造万有的创造主,一颗星是无法与之比拟的,我们只可以把它视为一个“记号”,表明耶稣基督是一位“君王”,占星术认为,每个人都和星星有关联,似乎那个星座就可以预测人的命运。这不是圣经对救赎主的认识。

  马太福音的主题,就是让读者,认识到耶稣就是将来的“救赎主”,这个情节启示人们,让人们知道耶稣基督有君王的身分。外邦人的“智者聪明人”都已经认识到了耶稣基督的君王地位,但是以色列人卻仍然处於“迷茫”之中,巴比伦和波斯的“博士”可以“独具慧眼”的看到那颗星所带来的启示,但是在自己的地方,卻得不到认可,虽然民间的文士和长老,也通过“经文”知道其中的意义,卻一致拒绝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之恩典,同时这也告诉我们耶稣降生的意义,是超越文化的,也是多元性的,他的信息是跨越文化界限的。

  这些“博士”“一去不返”了,那颗星的记号也不在出现在以下的经文之中了,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博士”的任务,是提醒人们基督耶稣的君王地位,並且需要人们对救主有颗“尊崇之心”的。正如同他们的敬拜和献上礼物那样。而这些是以色列民众,沒有认识到的。马太福音确实是要向人们昭示基督耶稣的君王身分,虽然有人听到了耶稣基督的呼召,成为基督的门徒,虽然耶稣不乏跟随的人群,但是大多数的以色列民众,沒有认识到耶稣基督的救赎主地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渴望,他们的灵魂还沒有甦醒,他们中的不少人,还直接和间接的参与到了后来“杀害”耶稣的事件之中。

  星星可以引导那些“博士”们的腳蹤,找到耶稣基督,从而完成对耶稣基督的敬拜和献礼。好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值得我们思考和效法的榜样,只是许多的人对此是“茫然无知”的,处於心灵的昏昧当中,东方的“博士”可以在遙远的地方,看到这个记号,但是近在咫尺的以色列人卻沒有丝毫的感觉,东方的“博士”可以不远万里的崇拜耶稣,但是他身边的人们卻“置若罔闻”,当“博士”们见到圣婴“大大的欢喜”的时候,那住在“耶路撒冷”的民众卻不安起来,希律的不安,可能有其“政治上的担忧”,而合城的民众的不安,也或许是处於对希律的“妄为”之举的忧虑,虽然文士和长老知晓这个将来的“君王”是牧养以色列民的,但是心內的障碍依然无法去掉,那是他们不能看见这个星星标记的心里原因。我们在今天是否看到了这个记号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