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二九)

“溫故而知新”与“心意更新而变化”

石衡潭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2.11)

注释

  溫:“寻也。”(何晏.集解)取寻绎之意。“溫燖”(皇侃.论语集解义疏)。“溫故而知新”谓“溫,读如燖溫之溫,谓故学之孰矣,后时习之,谓之溫”(郑玄注.礼记.中庸)。古论作“寻”,为“燖”之省文。燖,古文写作“燅”。
“燅,於汤中瀹肉也”(说文解字)。“若可寻也”云“寻之言重也,溫也。”(服虔注.左传.哀十二年)。“溫,煗也”(广雅释诂)。人於所学能时习之,故曰溫故。

  故:“故,谓所学已得之事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或解作“古”,先王之道。“故,古也,六经皆述古昔称先王者也。”(刘逢祿.论语述何

  新:“谓即时所学新得者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寻绎故者,又知新者,可以为人师矣”(何晏.集解)。

“所学已得者则溫燖之,不使忘失,此是月无忘其所能也;知新,谓日知其所亡也。若学能日知所亡,月无忘所能,此乃可为人师也。孙绰云:‘滞故则不能明新,希新则存故不笃,常人情也。唯心耳秉一者守故弥溫,造新必通,斯可以为师者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韩曰:先儒皆谓寻绎文翰由故及新,此是记问之学,不足为人师者。吾谓故者,古之道也。新,谓己之新意,可为新法。李曰:仲尼称子贡云‘告诸往而知来者’,此与溫故知新义同。”(论语笔解
“言学能时习旧闻而每有新得,则所学在我而其应不穷,故可以为人师。若夫记问之学,则无得於心而所知有限,故学记讥其不足为人师,正与此意互相发也。”(朱熹.论语集注

对读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马太福音10:24)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悅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悅的旨意。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於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马书12:1-3)

解析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庄子清楚地知道生命的有限,知识的无涯,所以,他並不那么鼓励追求知识。孔子则不然,他採取的是一种积极进取的态度。他认为一个人若巩固已知,开拓未知,这样日积月累,就会有所进步,並且可以称为人师。这其实是人看待知识与生命的两种方式与两种态度。不一定有高下之分,只是代表一体之两面。庄子从保存自然生命的角度,反对对知识的过度追求;孔子则从精神生命角度,鼓励人不断向前。而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溫故並不能绝对地保证知新,尤其不能保证这种新知是绝对正确的。更重要的这种求知,不能带给人真正的生命。当然,不求知也只能保全自然的生命,也还不一定就能保全。所以,在某个时刻,或者说在某种临界点上,放棄求知是明智的。但如果沒有孜孜不倦的求知,人也不可能达到临界点。最好的方式,是将二者结合起来。当求则求,当止则止。而且,我们所追求的不应该仅仅是关於世界和事物的知识,还要有关於生命,永恆生命的知识。关於这点,圣经说得很清楚。
  关於溫故而知新,杨树达先生说过一句话,颇耐人寻味:

“溫故而不能知新者,其人必庸;不溫故而欲知新者,其人必妄。”(註一)

现在社会上,这两种人都很多。前者奉前人话语为圭臬,寻章摘句,孜孜矻矻,不敢越雷池一步。今天的许多儒学人士就是如此,复古惟勤,新知甚少。教会中这样的人也不少,他们的故並非圣经,而是某种传统或习惯。他们生怕有半点改动与变化,拒绝了解新事物与新现象,也不愿採取新方法与新途径。这样,就耽误时机,浪费恩典。后者惟新为务,惟齐是瞻,甚至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实际上,沒有根基,转眼就被人遗忘。这种状況在学术界和教会中也都存在。二十年代,容庚先生在批评甚嚣尘上的疑古派时说:

“方今学风,喜欢疑古,於古人的制度文物学说无所不疑,哪知意念一偏,万物纷错,随而转变,所谓看朱成碧,最是学者一大毛病。胡适之先生述学,用敏锐的眼光和审慎的态度来批评古人,故所得的成绩很不错。流弊所及,后生学子,於古书未尝深造,辄逞其私智,就主观所得随意抄录,加以评骘,愚己惑人,以为猎名的工具。”(註二)

这说的是昔日学术界,而当今教会中的表现是:追求一些能夠立竿见影的新方法。近年来,一些灵恩医治,內在医治和婚姻与亲子教育讲座的盛行都与此相关。当然,这类医治与讲座中也有符合圣经的,但其中还是有相当部分是借用了圣经的词句,而实际兜售的是一些世俗心理学的东西。这种新东西,即使有一定效果,也可能会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圣经上转移开,使人们不愿意按部就班日复一日地研读圣经,而喜欢从另外地方去寻找捷径。其实,对於一个真正明白圣经的人来说,只要运用圣经的原则与道理,生活中的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世界是故,是旧,从故旧的世界不能绝对地开出新的东西,只能得到古旧物品的重新排列。更何況这个世界在撒旦的掌控之下,也被人类的罪所污染了。真正新的东西来自於神。当人仰望神,顺乎圣灵的感动时,神会引领人,启示新知。沒有神的启示,人不仅不能获得新知,就是故旧的知识也是残缺的。人对神话语的领受也是一样,不能认为你就完全掌握了,抓住了,不用再学习了。神的话语是活泼常新的,人的处境也变动不居。人若要将神的话语运用到生活实际之中时,就必须要自己的心意随着神的心意而更新变化,即要敏锐地感知神,跟从神。既要用全部的理性去努力明白神话语的含义,又要用美好的灵性顺乎神当下的带领。就如同保罗所说的:“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哥林多前书14:15)。此处的悟性:希腊文是nous,在英文中翻译为mind或understanding,指知识和思想,理性。就是说,这二者並不相悖,而是並行,相辅相成。还有,我们不管怎样努力学习,都不会超过我们的先生与主人—耶稣基督,所以,我们一直要心存谦卑,也要时时寻求祂的带领。(下期续)

(註一)杨树达:积微翁回忆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第129页。
(註二)容庚:红楼梦本子问题质胡适之,俞平伯先生,载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週刊,第5期(1925年11月11日)。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