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白卷

殷颖

 

他居然能出其不意地
让他的家人
突袭式的宣告
他已“蒙主宠召”
据说什么话也未交代
人们都还来不及反应
他便潇洒地
一声不响地走了
事先能如此保密到家
他还真有一手
大家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
让他骗去了一束束的鲜花
与一串串的眼淚
人们似乎仍能窥见
他临去时,不怀好意地
在嘴角上残留下的那一丝
狡黠的笑意
完全沒有顾及
罩在黑纱里的
悲伤亲人们的感受
以及
坟旁那一片
无辜被践踏的墓草
似乎是弄假成真
离去的腳步太匆匆
碑上也无法刻上什么铭言
看来
他是故意要缴一张白卷
但不知在白色大宝座之前的
那页生命冊(或案卷)上
倒底为他记录了些什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