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3-01

超越的卫生教育

亚谷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全世界最严重的问题。使人想不到的,是在美国防疫最失败。这是由於缺乏卫生教育。
  据查可考,首先使用“卫生”一词的,是由於庄子。今天孩子们的公民教育,就讲究卫生。
  庚桑楚姓庚桑,名楚,是服事过老子的弟子,去到鲁国畏垒。那地方的人见他来了以后丰收蒙福,就尊重他,崇拜他。南荣趎宗从庚桑楚;想学治国济世的方略。他所得的教导是:“全汝形,抱汝生,勿使汝思虑营营。”这样,三年之后,才可以谈。南荣以为自己年纪不小,等不及。最后,庚桑楚告诉他说:“我才小,教化不了你多大,你去南方见老子吧!”
  专心向道的南荣趎,带上干粮上路。七天后,到了老子的居所。
  老子一见南荣趎出现,就说:“是阿楚叫你来的吧?”
  “是。”
  “为什么你带那么多人来?”南荣吃惊回头看时,自然是空无一人。南荣趎向老子交代自己的问题:是有关於“智”,“仁”,“义”的知与行—如何才可以不违道而不损己?不敢想救国济世,只求“卫生之经”。这可能是中国文学首次见“卫生”一词,是无损於生的意义和责任。今天说的卫生,是身体保健。原来的卫生,是讲心康身健;不仅是活得久,活得好,还活得有意义。
  老子说:“我见到你颓丧无奈的神情,就知道你问题的所在—像拿短小的竹竿去测求海洋,必然得作失败的人!”老子的理论,是归回婴儿:“能儿子乎?”然后,才可以天人合一。认识自己,谦卑为学,才可以达到目的。
  这不是庄子的道家“论语”记录,是庄子借“老子”的口,发表他的理论。他所说的“天”,不是有位格的天;是自然,和自然法则。这故事,我们不能当作史实,只可以作为寓言来看。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出庄子的教育原则。先成为赤子,澂思靜虑,才可真正得有进益。

  在这方面,老庄教育的程序,是从新生,渐长,以至於成熟。虽然不是由於特殊启示,颇有与基督教相似处。

所以,你们既除去一切的恶毒,诡诈,並假善,嫉妒,和一切毀谤的话,就要爱慕那纯淨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得前书2:1-3)

  希伯来书也有经文,说到教育的程序如下: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与圣灵有分,並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棄道理就不能叫他重新懊悔了…深信你们的行为強过这些而且近乎得救。(希伯来书6:1-9)

  这两处经文,语词与文义都有相似之处—“以致得救”及“近乎得救”,会给人还未得救的印象。如果参读其他英译本,可以查知是近随或加上,意思是得救的果子,或说得救以后的事。二者的语境相同,都是说得救后的长进。至於另立“別的根基”,“重新懊悔”,只是假设语辞,不是主要的论点。

  当然我们不能強把老庄改宗受洗,更不能以其为先期教父。老庄理论由“能儿子乎?”而进步成为“至人”,似是普通启示的法则和秩序,是知的终极。
  从“赤子”(儿子),至诚无伪,起步向上。不过,基督教不是自力的宗教;达到如此境界,以至完全,並不是外面的事,不是人为的。

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发乎天光者,人见其人。人有修者,乃今有恆。有恆者,人舍之,天助之。人之所舍,谓之天民。天之所助,谓之天子。学者,学其所不能学也。行者,行其所不能行也。辩者,辩其所不能辩也。知,至乎其所不能知。至矣。若有不即是者,天钧败之。(败之或作“则之”)

  这是说,要达到至人,必须“发乎天光”。人的修为和持恆,是必要的;但成之在天,才可以为“天子”。虽老庄说的是自然的天,若移意为基督徒神性的天,也像是量身裁定恰合。当然,所谓“天子”,不涉政治性的,而是接指为神的儿女。最高境界是超越人所能学的,能行的,能辩的,能知道的。若有错误,天均修正他。
  使徒彼得指出,圣徒要如初生的婴孩,已经与神的性情有分,卻沒有长成基督的身量。所以不仅要除去邪恶,也必须除去南荣“与人偕来之众”,就是他自己不知道,甚或因为是宝贵的好东西,实在是芜杂秽乱的学说,思想,虽然看似无害,实在是出於邪灵,使人误入歧途,越行越远偏离应该认定的目标。

祂已将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我们既脫离世上从情慾来的败坏,就与神的性情有分。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的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衆人的心。你们若充充足足的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於閒懒不结果子了。(彼得后书1:4-8)


Photo by Karolina Grabowska from Pexels

  耶稣讲到无花果树的比喻。本来该是生命丰盛,结满善果的。但有一棵树,在那里好多年了,或许看似茂盛高大,卻是只有叶子,閒懒沒有果子。所需要的,正是殷勤,追求进步!赐应许的是神,有分於神的性情,更不是由於自己,在於赐重生生命的神;这不是说,人就沒有责任—“正因这缘故”,蒙受恩典,是人作不到的;人的本分要分外殷勤。
  今天我们都知道把身体养得好,也有基本卫生常识,那些並不难,其原则也多可以衍用;不过,真正的“卫生”,所设标的还应该更高,更远;不仅是卫此生,还要卫永生。超越的卫生教育,是“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为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摩太前书4:8)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怎堪留春住 ✍湮瀅

谈天说地

強迫性记忆 ✍亚谷

谈天说地

言语的陷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撒种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治失眠 ✍于中旻

寰宇古今

智者失道 ✍亚谷

艺文走廊

乌鸦的另一面 ✍亚谷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鹿角蕨 Platycerium ✍余暇

点点心灵

三种妻子.三种丈夫 ✍余卓雄

寰宇古今

麦钦陶 C.H.M. ✍稽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