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10-15

文宣士张亦镜

于中旻

 


图片来源:浸信会出版社

  有一天,美南浸信会的教牧们,聚集在一起,谈论谁把福音传得最远。大家同意的人,不是任何名牧,归於张亦镜先生。时在1930年代。
  民国初期的中国,是军阀割据的年头儿,民不民,国亦不国。在那段时间,大部分老百姓啥都不想,知识界人士思想混乱,由反洋而反教。张文开主持真光杂誌,不畏暴民及军阀,与反基督教阵营论战。
  张文开,号亦镜。1871年生,乐平县农村人。父亲是农夫,卻肯送他去私塾读书。惜家境贫困,几年后,被迫辍学。但他勤奋自学,遍读群书,学问日进。
  约在十六七岁时,在朋友杂货店里,发现一本新约圣经,拿回家去读。但读到冗长的家谱,令他厌烦,就放在那里。过了很久,有一天,有朋友借去看,並与他讨论其内容,引起张的兴趣,开始认真研读圣经,自然有些不甚了解。但遇到明白真理的人,他就抓住机会,虛心求教,並於1891年受洗。保守的父亲激烈反对儿子信教;他因为坚守信仰,遭受不少逼迫。最后他只好离家乡去广州浸信会教会,在纪好弼牧师(Rev. R. H. Graves, 1833-1921)手下受教。后来回到家里,父亲仍是对他不能谅解;但他顺从,尽心帮助农事,仍是勤读经卷不辍,並与教友联系,在圣经与教义上打下根基。
  父亲去世后,香港的中国郇报杂志,由他多年的好友廖卓庵主笔,举荐张文开为撰述员,略同现在的记者。文开欣然应聘去港就任,但只作了半年,就因不能适应香港殖民地环境,辞职还乡。他更喜欢清淡的乡间生活。
  张文开为人善良,正直,躬耕田间,及家务之外,则读书写作,並在家中设私塾,教育乡民子弟,同时也把福音传给他们。在信仰上,他更加诚笃,带领母亲及家人信主,並且参与乐平教会的事奉,达六年之久。
  1905年,张文开带几名生徒,到广州参加培灵会,又遇见旧友廖卓庵。此时廖刚刚从日本学成归来,任浸信会真光报笔政不久。他再次恳邀请文开到真光报工作。这与张文开的想法相合,经过考虑,即应邀到广州加工作。这是他平生唯一的工作,一干二十五年。
  在1902年,美南浸信会的传教士湛罗弼牧师(Rev. Roberts E. Chambers)於广州创办真光月刊,张加入的时候,已改为真光报;后来到1917年,再改真光杂誌。张文开写岀数百万字的各类作品。可以说,他倾注自己后半生的全部心血在基督教文字佈道上,成就卓著。
  文开先生可不是受雇的打工仔,九到五出;他每天工作十五六小时。从广州,到上海,始终如一。一年四季,不分寒暑,总是早晨三四时起牀,一枝笔,两瓶墨水,剪刀,浆糊,清水,便是他终日形影不离的伴侶。除会客,吃饭外,大部分时光总是埋头著述,编辑,发稿,校阅,写信等工作。每期他主编的真光,无论是哪一篇,逐字逐句,都经他悉心推敲,润色。
  此外,他还应美华浸会书局之请,所编写的各类阐释基督教信仰的书冊,有二十余种。他在所主编的刊物上,针对当时反基督教人士的各种言论,本於信仰立场加以辩驳,此类护教作品,约有百余篇,其中有的还颇长。
  在反教浪潮洶涌的二十年代,环境对基督教来说,至少是不友善;反基运动更来势凶猛。沒有学术名衔的张文开挺身而岀,勇敢地与反基督教人士展开笔战,为信仰竭力爭辩。在不同时期內,美华浸会书局将论战文章编滙成书,先后出版:大光破暗集(1917),华英拜孔风潮记(1919),以及批评非基督教言论汇刊(1927),在知识分子中间有相当影响,至今仍然可作为当时的思想史料。
  1931年春,张文开还只六十岁,仍主持真光杂誌笔政,患上足疾。这位文宣勇士,不得不放下工作,离沪回广州疗养。延至同年十二月九日,於家人环绕下,在讚美诗声中安然去世。

附:

I 严霁青“卫道吟”(刊於真光杂誌)

吁嗟乎自古明道者谁何。卫道者谁何。东有孟轲。西有保罗。斯二人者固皆浩然之气不可磨。卒能成其圣功於万世而为后人作圣之先河。吾友张子延其绪。读书养气德是据。略历半生吾所与。试撮大要付韻语。或惊鬼神泣风雨。张子本自田间来。耰锄不事事储才。赢得满城开笑口。爭道张子卖痴獃。岂知张子别有志。好问人间不平事。廉吏可为不可为。咄咄良民多枉死。当时张子有亲邻。被人诬盜囚公庭。张子亟思为解免。一纸诉呈且署名。此时官怒不可遏。当堂咆哮雷霆发。救人转莫救自身。刑杖交下苦谁说。然而张子不顾身。稔念杀身可成仁。一家哭胜一路哭。一人得救全数村。毕竟浮云为消散。青天明镜悬昭鑑。从此直声动四方。爭夸张子生具才谋笔舌胆。不知张子本信徒。爱人道德心性无时无。旁人昧卻景尊救世之大义。复嬲张子出而多事胡为乎。苍狗变幻接踵起。搢绅先生难为理。张冠李戴果何如。狐假虎威斯已矣。斯时张子固不知。出卖风雷云雨任搬施。毕竟也属救人一性命。灭门知县转怕小百姓。迄今张子为教设大防。蓄道德且能文章。字字苦心字字血。宁只三千毛瑟枪。以故非教声浪虽鼎沸。张子仍然书从直。任他万众谣喙兴。一部圣经难泯沒。不见夫行向真光道大光。行背真光走且僵。二十五年焉纪念。纪念张子卫道泽孔长。

II 严霁青“上帝是我的避难所”(刊於真光杂誌)

我人虽生存。百年只须臾。
常在忧患中。郁郁向谁语。
況遭丧乱时。漂流更何许。
然恃有上帝。为我常抵御。
寻常赖护持。急难谋孔聚。
避难所卻多。在人深信取。
不徒千万间。广廈称豪举。
吾为告世人。圣经言之屡。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基督徒的礼节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心怀感恩,迎新年,得真福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神的荣耀(九)荣耀的再临 ✍凌风

谈天说地

至尊的诫命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酱油水浸九肚鱼 ✍禾秧

谈天说地

有求必应 ✍于中旻

点点心灵

蹒烂的腳步,艰难的归程 ✍湮瀅

点点心灵

渔人瑞奇 ✍陵兮

点点心灵

洗手,濯足,涤罪愆 ✍湮瀅

谈天说地

911事件三週年的反思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