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5-10-01


和平之梦

于中旻

 

  美国史学家杜廉特(Will Durant, 1885-1981)说:


Will Durant

战爭是历史的持续,不曾因文明或民主而消失。在过去的3,421年历史纪录中,只268年沒有战爭。…和平不过是不稳定的平衡,只当承认一方势力优越或同等的时候,才会存在。(见所著历史的功课“历史与战爭”)

  这是他在1968年出版的书中所说的话。现在,几将四十年过去了。我们该知道,情形並沒有改变,反而增加了更多的事实,支持他的断语。

  如从较狭窄的范围来说,中国历史中,有多少真正的昇平岁月?可数的只是文景之治,贞观之治,或许再加上开元,如此而已。而且即使沒有大战爭,小的爭斗也不能免。

  第二次世界大战将结束的时候,有几位政治家,看到战爭的残酷,胜利所付的代价,以为那将是止息战爭的战爭。於是倡议组织联合国(United Nations)。1945年十月二十四日,联合国正式成立了。至今是六十年。原始会员五十一国。六大机构是:大会,安全理事会,经济社会理事会,托管理事会,国际法院,和祕书处。並设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会,粮食农业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教育科学文教组织,国际儿童基金会等。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开发及人类乐利繁荣,为此目标共同努力。从开始,“共同”就是艰难重重的事。
  在联合国宪章“前言”中说:“吾人身历两次惨不堪言之战祸,”似乎是从痛苦的经验学得了智慧。
  其实进步不多。

  当然,从某种角度衡量,联合国有相当的作用:救济过贫穷小国的災难,防治了疾病;但在仲裁国际纠纷上,所起的作用就不显著:強国为了自己利益冲突的时候,联合国往往被踢在一边;如果及时躲避,算是智慧;躲避不及,被夹在中间,就不免遭受伤亡。
  強国不仅有“否決权”,还有不尊重联合国的自由。照常理,照宪章来说:如果会员国之间有冲突,应该提交仲裁;如果不接受,则交安全理事会或大会公決;如果不愿接受大会決议,可以选择退出。
  近如美国在安理会控诉伊拉克案,沒有获得必要多数的支持,就该寝息,或另谋別的途径救济;但不此之图,竟率尔悍然出兵,造成会员国以武力侵略另一个会员国的事实。到炸弹在伊拉克降下的时候,並沒有谁敢出声谴责侵略行动。
  我们应该记得:当日本侵略中国时,软弱的国联,还是於1933年通过李顿调查报告,彰显正义;日本退出国联。一般认为联合国是国联的改进版本;但在这新国际机构中,美国沒有退出联合国,也沒有被开除,联合国更沒有通过议案谴责或制止其侵略行动,也沒受到相应的制裁。这还像什么话!
  当年的赫鲁雪夫,在联合国大会中脫下鞋来,敲打着恫吓要毀灭反对的方面,把堂堂国际机构,带到了外交史上的最低下地步。现在,霸者換了另外的面貌,继续在破坏有益人类的事,只要坚持合自己的意愿,把真理踏在腳下,不择手段,只要自己得赢的心态,是要不得的。因此,联合国的议场,成为冷战的战场,是強国政治的舞台。
  不过,话得说回来,到底有这个不完美,不全合理想的国际机构,总比沒有好些。因为联合国的理想是高尚的;只是不免有人的错误,和所欲达到这目标的途径不尽正确,是应该寻求改进,以期达成其高尚的目标。

  从早年开始,就有人以为联合国是恶者的工作,是不合圣经的,可能被敌基督者运用。其实,沒有联合国,宗教人早就指出“敌基督”在这里,在那里。拿破崙,墨索里尼,希特勒,都曾作过“敌基督者”候选人,也一一从历史上消失了;但指他们的人,並不曾给谁道歉过。
  有人对联合国寄以过高的期望,要求那国际机构,解決人类从来就有的问题;如果这些不合理的期望不能实现,就加以指责。有的野心家,想要控制,利用联合国,只有在他们的阴影下,才可以遮盖一切的缺欠。
  联合国的纪录,看来不过是一连串的爭吵;因为其当初的设计,就是不让某些国家控制,也不给简单多数控制,而是寻求以和平的途径,解決不同的意见。事实上除非是独裁者控制联合国,或其他国际机构,不同的意见是必然存在的。
  现代的政治家,应该从历史上学得智慧,在不理想的现实中,达到最好的妥协方案。有原则的妥协,不是恶劣的事;不理想的和平,胜过一意孤行的战爭。
  每个时代的野心家,都想把地球抓在他的手下:不服从我的意见,就摧毀你。在现阶段,他要联合国卻反联合国。这是人性败坏的表现。

  过去的人,一到六十就趋於衰老;现代六十岁的人,大部分还活得強壮像少年。行年六十的联合国,由於先天不足,加上后天失调,也早已出现了衰老的跡象,毛病多得很。但在这时候,照一般的意见,包括那些反对的人,还沒有准备立即埋葬它的意思。
  许多年前,当联合国总部建筑,在纽约矗立起来的时候,有人看了说:这祕书处像是高耸的墓碑,大会议场像是一座坟墓,合而正代表人类的前途。这显然是有些悲观的话。
  不过,这样的预测,方向大致並不错。至少这是一个警告,说明人类在向可悲的结局奔跑。
  人尽管作和平的梦,但理想的正义的和平,不论人如何努力,总不会出现,因为属地的人,所结出的果子,必然是“嫉妒,分爭…扰乱,和各样的坏事”;而属主的人,要顺从上头来的智慧,“使人和平,是用和平所结的义果(雅各书3:17)。必须要等到“和平的君”临到,在全地施行公义和平,才会成为理想的世界。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感恩与惠民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彼得的独白 ✍凌风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一)言语 ✍余仙

谈天说地

智慧价值观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后防线 ✍亚谷

寰宇古今

主席韩青天 ✍史直

谈天说地

圣经与文字事工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牧场 The Ranch ✍郭端

谈天说地

什么宗教都一样?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秋之悸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