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阵阵 ✐2008-05-01


读书乐

山岭腳蹤

黃颖颖著  协传培训中心出版

 

  在十九世纪末的中国,福音传播近一个世纪,已经进入第三代了。有的宣教士看出,只有动员中国信徒,向本族的人传福音,才可道化中国。不过,还有更高一筹的方略。
  美国长老会宣教士倪维思(John Livingstone Nevius, 1829-1893)高瞻远瞩,提出自治,自养,自传的原则,才可以更有效的使福音在中国社会生根长大,即所谓“倪维思方略”。可惜,曲高和寡,並未得多数宣教士採纳。倒是韩国教会接受了这方略,教会得以急速增长,得圣灵同工,成为主在东方的神蹟。

  本书是一位牧师的传记。但他不是株守一地的牧师,不是早九晚五的打工,只求无过,应付登坛说教的人。他是有负担,乐於荣神益人。他关心人的灵魂,也关心与灵魂在一起人的身体。他是福音自传会(Christian Nationals' Evangelism Commission, CNEC)东南亚的主任张宝华博士。
  福音自传会成立於1943年,以用华人向华人传福音,当时算是新的构想。他们起初的工作,是以学生为主,对於中国教会,曾经有过相当贡献。后来则发展在海外的事工,不仅对华人,也进而关注非华人民族。
  在东南亚工场的关键性转变,是由於有一位负责人,从美国回到了东方。生在中国,饱受战乱痛苦,在美国受了造就,但他沒有忘怀东方。他就是张宝华牧师。
  如果把事奉当作职业,张宝华足可以作个太平主任,效忠宗派,写写报告並筹款,未始不可过得很好。他不作如此想。絜妻带雏,夫妇同心,走艰苦的十字架道路。他走出舒适的办公室,去到僻远的異国,並且跋山涉水,进到乡村,扩张主的帐棚,把福音的信息,带到被时间遗忘,被人遗忘的地方。
  作者是张宝华牧师的同工,她所知道的,所报导的,自然是准确可信。如果你曾了解一些福音自传会,晚近的情況,可说是面目一新。

福音自传会在宝华的带领之下,在东南亚一带开拓了不同的宣教事工,主要是植堂,办校,设孤儿院,推动儿童助学金事工及建立培训中心或神学院。这些事工都延续福音自传会成立的宗旨,由当地同工负责,福音自传会则扮演支援的角色。(页180)

  福音派的教会,过去的传统,是只专注於福音,连教育,医院之类的事工,都不愿插手;原因是早在二十世纪初,有过基要派与自由派对立的历史,教会不属於杨,则流於墨。为了避免负上“社会福音”的恶名,基要派的教会,只讲叫人灵魂得救的福音,而不涉足社会事务。
  这好像是自甘认输,跟魔鬼签订了契约,把一半的人,拱手让棄。有一个时期,保守的教会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从来沒作过別的想法。但爱主爱人的有识之士,渐渐不满足这样的看法,是否合於圣经,是否智慧,是否遵循耶稣基督的榜样。
  我们不能只宣传将来的天堂,而让信徒活在现在的地狱。像倪维思一样,宝华关心宣教工场信徒的贫穷问题,他写了一份报告:“…我们不能对贫穷视而不顾…”他为这事祷告,思索,终於想到了一个可实行的计画—小型企业事工,简称MEPMicro-Enterprise Program)。这是设立基金,作小额贷款,给当地人经营小本生意。(页198)


张宝华博士

  书中敘述的张宝华,不仅肯奉献,有理想,並率先奉行。他更特出的优点,是能夠寻求接班人。他不像只为维护自己地位的领袖那样,仿佛生了孩子就吃掉,而是想到事工的前途,关心主国度的发展。
  赖木森继张宝华牧师为东南亚主任,对他的前任说:“福音自传会以后不可能再有一位像您这样,能为机构贡献那么多与那么大的主任了。我相信亦很难有人能像您那样在CNEC事奉这么多年了。”(页22)
  有的人把事奉当作专业。但张宝华不为积财,从不计较待遇,只知道忠心工作,因他不是为工价而服事。十五年未曾加薪,但並未影响他的工作,反而更加勤奋。他是福音自传会历来主任中,跑得最多,跑得最远的人。如果谁有机会看张宝华的腳,可以看到为主奔跑受苦的印记。正如圣经所说的:“这人的腳登山何等佳美!”(以赛亚书52:7)
  跑得远是好,征服得广是好,但失去了家庭基地,就是彻底的失败。
  有人说:“如果要拯救全世界,该从自己的家人开始。”
  在教会事奉的人,他们的儿女虔诚皈主事奉主,继续前人心志,应该给予更高的评价。张宝华从他父亲张学恭牧师,看到忠心事奉的榜样,知道父亲如何为主受苦,受迫害,以至殉道;但他毅然步父亲的后尘,义无反顾。
  有些传道人,自己的家庭生活是失败的,因为儿女能夠在幕后观察,真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样的人。宝华的女儿娴光如此说:

“我对生活在这个家庭充满感恩。父母亲对人无私的爱,成为我的榜样。他们的爱,不分种族,身分,地位,全心全意拥抱这些人,进入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家…今天我会参与济贫的工作,是因为深受他们的影响。”(页202)

  他多年羁旅国外,卻时时记念他生长的土地和家人。
  1979年,张宝华回到中国,再见到离別三十年的母亲。母亲的第一句话是祷告:“感谢神,你听了我的祈求,保守我的孩子,随他父亲的腳步,一生事奉你…”(页172)
  那时,他的父亲张学恭牧师,已经在十九年前,在监狱中逝世。母亲说:“我们去领遗体时,监狱管理人告诉我,他是个好人和好基督徒,我们将他葬在牢狱內的坟场,他们允准我在他的墓碑刻上‘主的忠仆’。”(页173)在监狱坟场,墓碑上刻着“主的忠仆”,是多么难得的见证—迫害他的人的见证,该是最难得的荣耀华冠。
  我们无从真正客观的了解什么人,什么事;但从许多人主观的论述,从不同的方面,能夠得到了解。
  这是一本好书,其中所敘述的,是好人好事;更愿有许多的基督徒,踏着这美好的腳蹤前进,传扬好信息。(冯虛)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领袖的言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高领袖的倾倒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作大丈夫 ✍亚谷

艺文走廊

大卫的独白 ✍凌风

艺文走廊

国画写生 ✍谢顺佳

艺文走廊

厕所文学另一章 ✍区室

寰宇古今

瑞士的剪贴风景 ✍音凝

谈天说地

以弗所教会:起初爱心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冷水花 ✍余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