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3-07-01

众口镀金

于中旻

 

有人整天在说:“我好!”惹人厌。有一群人,说:“我们好!”效果就完全不同了,形成一股势力,不仅沒人非议,还加以尊敬,信以为真。


Photo by Rodolfo Clix

  “众口铄金”—大家说一样话,热度使金子销化;毀了別人,不可浪费,用来涂在自己身上,何其荣耀!这政策就是我们都说自己好,別人就相信,久而久之,连自己也信以为真,何其荣耀,称为众口“镀金”也。
  美国人对於称讚自己,总是百分慷慨。例如:称颂自己“民主”,“自由”,达到极高镀金的程度。再周围看別人,觉得黯然失色,在月下看尤其如此。
  马克吐溫称为“镀金的世代”(the Gilded Age),是美国1870至1898年。南北战爭结束了,尽管黑奴仍然是黑奴,那是他们的命运。
  跟着来的,是经济繁荣,新工业兴起,垄断弄钱,和政治上的腐败黑暗。价值观念的混乱,互相标榜,甚至以宗教用作豪华的装饰,但缺乏真正的敬虔。成为当时综合的新文化,遗风流毒,不知将延续多久。
  这种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爱听自己的声音,有悠久的传统。耶稣说到那时的犹太人,整天在搞如此活动:

“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內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但我知道你们心里沒有神的爱。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並不接待我;若有別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你们互相受荣耀卻不求从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翰福音5:39-44)

耶稣说祂的世代,就是如此的“镀金世代”。外观好看,沒有实际的內容。有华美的圣殿,在查考原文圣经,加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卻沒有永远的生命;因此沒有神的爱。他们不接受耶稣,只致力对付耶稣,找祂的茬。必须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有那么一班人,查考圣经。好。他们以为圣经的字句就有永生。沒有。耶稣所说的旧约圣经,指向基督,“见证”祂是基督;可惜那些人打开了圣经,查考了圣经,卻关上了心门,绝不肯“接待”祂。
  “接待”,就是敞开心门,是相信祂的意思。他们卻与神的意旨相反,将耶稣拒之门外,更置之死地。
  看哪!“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1-13)
  这是说,信耶稣是基督,就是神的儿女。神的儿女,是有神的生命—永远的生命!
  有永远的生命,才可以承受永远的国度—从神来的荣耀。真宗教不是外面的荣耀镀金,是里面的真金子,有荣耀的信心,产生圣爱。关键在此。
  那些宗教人要的是眼前欢,要人家奉承他,推他们坐会堂的高位。神叫高傲的人失位,卑贱的升高;人子来,要拯救罪人。他们以为自己属於另一个高尚的族群;穿戴得那么好,要承认自己有错,是不体面的事!
  不媚世取宠的美好规范,是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1735-1826)。他立志不称讚活人,以博取人的好感,对伟大的华盛顿也不例外。他一生极为尊崇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惟在其将去世时才说:“我们独立的历史,从始至终,是富兰克林博士的电棒打击地上,跳出来乔治华盛顿。然后富兰克林用电棒导引—此后,二人共同制导所有谈判,立法,和战爭的決策。”(富兰克林长於华盛顿—1732-1799)
  这是多么诚实的话。在所有政治家中,极为罕见,可称掷地有声。
  求自己的荣耀,是互相标榜—互相受荣耀,也就是众口镀金。“枯依主义社团”(Coueism),是个比较好听的名字。法利赛人结帮聚在一起,他们彼此说,你好,我也好,大家好,我们一天比一天更进步。
  众口镀金,使外表的荣耀加厚,內心卻是一天硬似一天。祝主的爱火熔化,使我们存溫柔的心,领受所栽种的真道,彼此相爱,追求敬虔,灵命日新。这人的称讚是从神来的,不是从人来的。阿们。

插图:

  1. “Woman biting gray nails in her mouth” by Rodolfo Clix (pexels.com, accessed 07/2023)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风

谈天说地

社会主义资本家—子贡 ✍亚谷

谈天说地

人权与政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东亚复荣圈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彩虹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人道.兽性 ✍余卓雄

点点心灵

铅笔的魅力 ✍吟萤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杜鹃花 Rhododendron ✍余暇

寰宇古今

那永恆之城中之城 ✍曲拯民

书香阵阵

品格教育在家庭 ✍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