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6-06-01

逝者如斯

田立柱

 

  为教会做传达多年的老人去世了。是週二中午饭的时候,当他吃完一块“干粮”,要坐下来休息,老伴发现他的眼神不对,就心里发慌,急忙呼叫他的名字,卻沒有了回音,接着身体也慢慢的倾斜,並且侧臥了下来。叫来各位亲友时,他已经平安的离世归天而去了。九旬而终,此地称之为“喜丧”,本不必过於伤心,但还是依然不舍,虽然知道这是无法挽留的事情,自然是一番的无奈。其实仔细想来,人生岂不就是在“生与死”之间来往的路程吗?因此也便心里有了些许的安靜。

  我和他有些接触,因为每次到他那里的教会,有一个时期总是由他来安排我的日常所需,例如递送水杯毛巾之类,每当安置妥当,他见众人聚集交流,总会轻轻离开,留下我和众人述说各自教会的诸多事务,分享上帝的恩典和看顾,我们之间也就缺少应有的交流,间或的有什么问好的话似乎也是一掠而过,並不清晰。但是他的眼睛之中,卻总是充满了深情和热情,那种交流似乎並不比言语缺乏,几多的深情和安慰,所谓一切都在无言中吧。和他握手之时,可以感受到他那双大手的粗糙和有力。让人体会到一种內在的力量。而那种力量顷刻间也就传递了给我,让我感到彼此之间的无形纽带的联系。

  大家回忆老人的过去,知道他的不少故事。大约生活担子的沉重,他寡言的性格变得更加沉默,但他卻有不甘於此的生活勇气,在默默无语之中,承担着家庭和子女的养育及照料,使他的家庭充满了溫馨和平靜。文革结束,教会恢复活动,改装好的教堂迎来了新的开始,但是恢复初期,人们还沒有完全从文革的阴影之中出来,许多人还“心有余悸”,担心还会有不测的事情发生,教会需要有看门人,卻沒有人出来就职。有人推荐了他,各方面条件均可,但他並沒有立即答应,於是教会的负责人出来做“思想工作”,说明政策不会改变等等,以便使他消除顾虑。但是也有人提出文革往事说,信徒文革遭到批斗和遊街的羞辱,他自然还是沉默,但是片刻之间,他说到:文化大革命回来,人家遊街,咱也遊呗。於是他答应了到教会看门的工作。卻还是默默无闻的忙碌着。好像人们所说的隐藏的工作。

  慰问好他的家人,我行进在回家的路上。车窗外杨花迷漫,因为有点花粉过敏,就闭上眼睛,卻还是感觉到杨花的飞舞,並且无法回避一样。而他的身影卻时隐时现的在我的眼前了,飞舞的杨花成了他的背景。依然是他那溫和的微笑和充满热情的眼神,或者这就是我们之间所谓的神会,虽依然沒有言语。但是那句平靜的话“文化大革命回来,人家遊街,咱也遊吧”卻似乎变得強烈起来,也回响起来。我想到软弱的刚強这句话语来,这样的信心充满了內在的力量,似乎与他那卑微的身躯形成強烈的对比,人们担心的文革並沒有重演,而他如今真是可以安然离去了,到那沒有忧虑沒有悲哀的地方了,因为上帝在那里迎接我们,为我们预备了各自的地方。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书香阵阵

读书乐:释经讲道回忆录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析赏韩愈的千古名诗 ✍殷颖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香港大澳渔村印象 ✍郭端

云彩生活

对付病毒和顽強的细菌 ✍烝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