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阿波进入中国的真正目标与使命

—约翰·史蒂文生电影《功夫熊貓》观后

石衡潭

 

  功夫是国人引以为豪的国粹,以金庸,梁羽生,古龙为代表的武侠小说令无数国人如醉如癡,欲仙欲死,由李小龙,成龙,李连杰所开创与发展的功夫电影也如火如荼,风靡全球。影响所致,不仅少林寺平添了一些蓝眼睛金头发的洋弟子,而且又催生出了一部火爆十足的洋功夫片。当然,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的问世不仅仅意味着西方世界对中国功夫的顶礼膜拜,也标誌着西方思想对中国武侠文化的成功颠覆与改写。
  其实,早在金庸大师如日中天的时候,就凭借其哲人的智慧与朴素的良知看到中国武侠小说与武侠文化的危机,这点在他的鹿鼎记中充分体现出来。韦小宝这一人物的出现是对中国武侠文化的一个绝妙讽刺,他只是一个在妓院中长大的小混混,沒有任何功夫绝活,且好逸恶劳,好色成性,谎话连篇,诡计多端,卻总是大难不死,绝处逢生,甚而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令许多武林高手奈何不得。功夫熊貓中的阿波(Po)是沿着韦小宝这一线索发展下来的,卻被注入了全新的元素。首先,他诚实善良,孝敬父母,忠於职守,他是面店老板的儿子,虽然他不是很情愿,卻能夠顺服父亲,支撐面店。其次,他对功夫满怀敬意,一心梦想成为功夫大师,这与韦小宝的傲视天下豪傑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韦小宝只是金庸对中国武侠文化的自嘲,而阿波则要为中国武侠文化开创一条新路。

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听从宿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因素,也是许多中国人的生活指南。阿波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他的父亲,祖父,祖宗是面点师,他也希望子承父业,让他们家的面点店能夠一直开到千年万代。他的一生都是在围绕着面条而转动:听说儿子梦见了面条而激动不已,连万众瞩目的神龙武士大赛也被他看作了推销面条的大好机会。他造的是面条,看的是面条,想的也只是面条。面条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全部。如果说,阿波父亲形象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人的束缚的话,那么,无畏五侠(the Furious Five)与功夫大师师傅(Shifu)就代表了现代人的普遍傲慢。他们不承认宿命,只相信理性与力量,相信耳听为虛,眼见为实。而从根本上来看,他们与阿波的父亲又有一致之处,就是说他们都是从已有的,靜止的方面去看问题,只看到力量的外在对比,而忽略了人的潛能与发展。无畏五侠与功夫大师师傅始而对阿波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继而挖苦讽刺,合力排挤,要驱之而后快,因为在他们看来,阿波体态臃肿,举止笨拙,连自己的腳趾头都看不到,这样的人,不要说成为神龙武士(the legendary Dragon Warrior)了,就是使尽浑身解数,也只能达到功夫的零级水平。他要是真的当了神龙武士,会使整个武坛都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监狱看守也是凭眼见来看待问题,靠理性来判断情势。在他看来,关押残豹(Tai Lung)的山谷只有一条道路,一个出口,一个犯人,且有千人把守,重器防范,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万无一失。所以,他对前来传话提醒他小心的小张(Zeng)口出狂言:“残豹逃出去,这是不可能的!”而最后的结果是,残豹不仅逃出去了,而且他自己也被残豹所击杀。

  只有乌龟(Oogway)超出了众人的俗见,他认为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当然,从不可能到可能並非康庄大道,轻而易举,其间橫亙着一条巨大的鸿沟。那么,怎样或者说靠什么来跨越这一鸿沟呢?那就是信心。信心又是什么呢?圣经告诉人们:“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实底”就是指一物的支持或基础。信心是真实的,它是一件东西。信心也与看不见的东西相关。只凭眼见,那不叫信心,只有那穿越“看得见”的世界而达到“看不见”的世界的才是信心。乌龟相信阿波能夠战胜残豹,所以,即使众人都认为他大错特错,连无畏五侠也觉得他荒谬绝伦,他还是坚決地定阿波为神龙武士,从不动搖。他也能夠在外表稳固的地方发现危机,如他对关押残豹之地的不放心,派小张专程去提醒,可惜沒被採纳。当然,一般凡夫俗子沒有乌龟大师这样的信心,也沒有他那样的眼光,他们的信心与眼光都需要启发与培育。在一般人身上,信心的萌芽常常表现为梦想。梦想的萌芽是可以成长为信心的大树的,只是许多人缺少默默无闻的耕耘和持之以恆的毅力,因而花果凋零。梦想发自思想,信心源於內在;梦想指向未来,信心专注现在;梦想止於头脑,信心导致行动。阿波就是一个敢於把梦想变为真实信心的人。面店辛苦而单调的劳作,父亲殷切而囉嗦的唠叨並沒有消磨掉他的梦想,他在关键的神龙武士大赛上,还是敢於放下面条车,千方百计进入赛场,从而获得成为神龙武士的机会。他后来也有几次想放棄,但最后还是战胜怯懦重振信心。信心又是互相传递,互相感染的。你自己如何看待自己会影响到別人如何看待你,別人怎样看待你也会影响到你对自己的看法。师傅大师对阿波毫无信心之时,阿波也是无精打采,任人奚落;而当他用新的眼光重新打量阿波时,他就从阿波窜上高空偷吃饼干的动作中看到了阿波身上蘊含的无限潛能,也由此而找到了一条训练他的独特方法,阿波也从此信心大增,武艺日进。不过,信心不是凭空而来,也不是盲目而至。不是想有信心就有信心,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师傅大师和阿波的信心都受到乌龟大师的影响,都是从他那里传递而来的。乌龟大师给阿波的谆谆教导是:“过去已成历史,未来依旧神秘,只有现在才是礼物。把握现在,才会赢得未来。”乌龟大师化成花瓣归去之际,还一再嘱咐师傅大师必须相信,为了阻止残豹摧毀平安谷(Valley of Peace)的行动,唯一需要的是信心。
  “这是不可能的”(It is impossible)与“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Nothing is impossible),这是两种根本不同的眼光,两者绝然相反的态度。前者代表理性的傲慢,是对一个封闭系统各种因素的权衡与算计,不愿再越雷池一步;后者则是信心的表达,始终对外界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随时预备迎接奇跡的诞生。此语源自於路加福音第一章37节,英文标准版圣经ESV)是这样翻译的:"For nothing will be impossible with God."。当时,天使向童贞女马利亚报喜讯,说她要因圣灵感孕而生子,马利亚不明白,也不敢相信,天使就用此语来安慰,鼓励她。这句话在和合本圣经中是这样翻译的:“因为出於神的话,沒有一句不带能力的。”意思就是在神沒有难成的事,神要成就的事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拦阻。人不一定能夠完全明白神的作为,但只要凭着对神的信心接受就可以了。马利亚随后的回答就是:“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加福音1:38)这就是信心的态度。现代人患理性病已深,积重难返;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真正有信心的人寥若晨星。编导的用意正是要人们拋棄传统与现代的种种偏见,重新学习信心的功课。

沒有什么是意外与巧合

  中国人相信宿命,也相信意外与巧合。当一件事情的发生,我们解释不了的时候,就说这是意外与巧合,用在人际关系之中,我们就说是缘分。实际上,这都是一种不求甚解的态度,一种不明究理的推辞。功夫熊貓也颠覆的一种观念。乌龟相信,世界上沒有什么意外与巧合,一件事情的发生,总是有其充足的原因,只是光凭外表和眼见,我们看不出来。正当乌龟要指定老虎为神龙武士时,熊貓阿波这个不速之客从天而降,大家都说是意外,乌龟卻明白这是定旨。
  关於是意外还是定旨,师傅大师与乌龟大师有过三次的爭论,最后一次就是桃树跟前。听到残豹从重重设防大牢逃出的消息之后,师傅大师已经六神无主了,只好再次找乌龟大师来讨教。乌龟大师倒是处变不惊,他早已预见到了这一天的到来,他更看到了师傅大师所不相信所看不见的明天。他用眼前的桃树来启发师傅大师:“这棵桃树,我无法強迫它开花来愉悅我,也不能強迫它早早结果,而到时候这一切自然会发生。”这是一种信心的态度,而师傅大师卻不以为然,他说:“但我们卻可以控制另外一些事,我可以让果实早点掉落。”说毕他用力撞击桃树,花果果然应声而落。乌龟大师则从容回应:“确实如此,但是无论你做什么,这颗种子都会长成一棵桃树,而不会随你的意志结出苹果或者桔子,而只能得到桃子。”在此,乌龟大师讲出了一个朴素而宝贵的真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桃树的果子早已经蘊含在其种子里了,人的力量最多只能使其果子掉落的时间稍有迟早,如此而已,而不能改变其开桃花结桃子的实质。人所能做的,所应做的就是:顺其本性去浇灌它,培育它,相信它。对於人更是如此。阿波的外在身分是一个面点师,而他的实质则是神龙武士,他的使命就是阻止残豹,拯救平安谷。这是定旨,不是意外。乌龟大师此语实际上是从圣经诸多话语脫化而来,最接近的是这一句:“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哥林多前书3:6-7)

沒有什么神秘宝典

  在中国的武侠小说中,几乎沒有不出现秘笈宝典的,许多故事情节都是围绕爭夺它们而展开。各路豪侠功夫的精粗,技艺的生熟,品德的高低,志气的长短,也都由此爭夺而体现出来,最终的结局也由此而定。但见他们为秘笈宝典爭夺你死我活,而他们爭夺对象的庐山真面目卻不得知晓。这成为武侠小说中最神秘的一环,也就成为最吸引读者的关键处。

  功夫熊貓也设了这一环。师傅大师严词教训阿波:只有解开了神龙手卷(the Dragon Scroll),才能成为真正的神龙武士。残豹也正是因企图以武力夺取宝典而被师傅亲手打入大牢,最后,他从大牢中掙脫,也是直奔手卷而来。但功夫熊貓与众不同或者说高出众人的地方在於,它让熊貓阿波如同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单纯的孩子一样揭破了这一蒙蔽多少人的弥天大谎:所谓的秘笈宝典其实就是什么也沒有(Nothing)。这是对中国武侠小说武侠文化的最致命一击。多少年来,无数武侠精英与武侠小说大师都护着他们这一命门,沒有想到卻被一个老外轻轻给破了,不恼羞成怒才怪呢!
  其实,功夫也好,自然也罢,万事万物,並沒有像人们想像的那样神秘。我们常常是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了,或者浅尝辄止,把本来可以弄明白的东西搁置在半途了,於是就留下了诸多的神秘。“神秘配方”可以叫顾客心向往之,流连忘返,“神龙手卷”可以让残豹荼毒生灵,不顾一切,更不用说“葵花宝典”所激起的天下纷爭了。现在的中国不也正是各路高人群魔乱舞,各类宝典甚嚣尘上吗?什么应试宝典,什么考前必读,什么投资捷径,什么炒股秘诀,什么经商三十六计,什么致富孙子兵法,什么周易算命,什么风水指南,诸如此类,不正是中国传统神秘文化的发扬光大吗?领悟到秘笈宝典其实就是什么也沒有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与智者,中国文化中缺乏的就是这种敢於面对真实道出真实的大智大勇者。
  功夫熊貓似乎在向国人大声疾呼,不要玩神秘,不要玩深沉,不要搞什么头悬樑锥刺股,也不要搞什么尖子班突击营,不要崇拜名校,不要迷信大师;顺乎人的天性,回归人的日常生活才是真正的出路。师傅大师沒有以強制来压抑阿波贪吃的习性,而是因势利导,发展出了一套适合於他的独特训练方法,反而使他的功夫飞速猛进。阿波在击败了恶魔残豹还平安谷以平安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我饿了”,“有什么吃的沒有”。这才是真情真性。

  在中国传统中,沒有就是无,也就是无限。把无限当作物,当作私有物,想要独自据为己有,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疯狂与毀灭。残豹就是为了这根本沒有的东西而成为了恶魔,最后为之丧失了性命。不是沒有神秘,也不是沒有无限,但並非什么都神秘,所有都无限,只有神秘者才神秘,只有无限者才无限;不能把神秘与无限当作物,更不能企图攫取与佔有之。对神秘者与无限者的态度只能是聆听与顺服;当我们满心谦卑与敬畏时,神秘者与无限者就会向我们说话,就会将其自身启示给我们,如同以色列人在约旦河畔所听到的:“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申命记6:4-5)

  熊貓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中国形象,不少中国商标都冠以它的尊名,还曾经有不少人主张用它来做奧运会的吉祥物,现在,它也还常常作为中国的形象大使而出现在国际舞台。不过,中国人喜欢熊貓,仅仅是把它当作一个宠物,並沒有想到它会有什么实际用处。中国人对自己文化的态度其实与对熊貓极其相似。人人都推崇国学,处处都宣扬传统,可我们最希望与最可能做的是把它当作一个文化遗产好好地保护起来,就像设置一个臥龙熊貓保护区一样,谁也沒有想到要真正履践国学,落实传统。倒是一班外国人看到熊貓身上的潛能,看到了熊貓形象的实质。阿波的橫空出世,阻止的不仅仅是一条不可一世的残豹,他就像面对膀大腰圆镇关西的鲁智深,直落三拳,当然,他的拳头是落在传统中国武侠文化要害上。但愿所导致的不是中国武侠文化乃至整个传统中国文化的一命呜呼,而是它的复活与更新。这才是阿波进入中国的真正目标与使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