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几个难忘的圣诞节

殷颖

 

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圣诞节


故乡胶州那座高大美丽的礼拜堂

  1945年的冬天,抗战胜利的喜悅,使故乡胶州一度欢腾振奋,但曾在日伪凌虐下的小城早已民生凋敝,生活困顿不堪了,但閒置了八年的瑞华中学旗杆上,又飘扬起美丽的国旗,看了仍会使人心情激昂。校旁的大教堂正在准备庆祝圣诞节,教堂中张灯结綵,布置得金碧辉煌。我们本来住校,但那时已放寒假,学生都回家了。那年瑞雪缤纷,小城一片莹白。夜晚我提着一盏玻璃罩煤油灯到教会去参加圣诞夜的聚会,由家中走到礼拜堂要踏雪走约二十分钟,一路听到悠扬扣人心弦的钟声,心中充满了欢乐的情绪,当天晚上的节目早在记忆中模糊了,但由高老师指挥的五十人组成的唱诗班之合唱“平安夜”,与任大师娘华丽高亢的“哈利路亚”独唱,至今仍在记忆里回盪。
  那年圣诞节后不久,故乡便陷入烽火,我也被迫走上了漫长的流亡之途,一去就是四十多年。那座高大美丽的礼拜堂,也被拆毀了。冯老师后来写信告诉我:“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

碉堡中的圣诞节

  远处仍有间歇的炮火声,偶尔会有枪榴弹的火光爆在雪夜中,画一个半圆的弧型,随之归於沉寂。由射击孔中望出去,大地一片银妆素裹,宁靜得让人心悸。但死寂的空气里,卻飘来一丝微香,原来碉堡不远处,有一株黃色的腊梅,正在盛开。我悄悄地走出去,伸手折回一枝梅花,但堡中卻无处可插,身旁只有一个铝制的水壶,壶中的水已经结了冰,我只能勉強插进去,想安置在碉堡的一角,忽然瞥见一本脫页的日历,上面标誌的日期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愣了一下,呵!这不是圣诞夜吗?“平安夜,圣善夜”的歌声随即由心中响起,想起古人“插了梅花便过年”的诗句,正是我当时的圣诞心情。

医院囚室中的圣诞

  “普世欢腾,救主降生,大地迎接君王,惟愿众心,预备地方,诸天万物歌唱,诸天万物歌唱…”
  在一个冷峻的寒夜里,一串歌声突然贯入我的耳中,我是被这歌声喚醒的,当时我正躺在台北三峡镇一所陆军囚犯医院的病床上,不知时间与季节,歌声提醒我当时是圣诞夜,教会的圣歌队正在街头报佳音,我的眼淚也随着歌声涌出,这是我身陷白色恐怖后第一个圣诞节,我当时身罹肺结核等多种疾病,那年我刚十九岁,但体重只有三,四十公斤,举步维艰,形容憔悴,身心都陷於崩溃的边缘,卻忽然在寒夜听到了圣诞歌声,一股热力随歌声注入心底,我立刻掙扎着坐起,合起双手,俯首献上祈祷,感谢神並未丟棄我,让我由灭绝中再燃起生之希望。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