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买单”和“埋单”

刘炯朗

 

  我生在广州,长在澳门,广东话是我的母语,(我在澳门完成中,小学教育,但是从来沒有机会学葡萄牙文,回想起来,亦是错失了一个机会。)语言,文字是活的,在台湾讲国语,许多英文,日文,闽南话,客家话,广东话的词汇,都会掺杂使用。这种外来的词汇,不但有趣,而且往往十分传神,让我举几个常用的港式粵语的词汇作为例子。
  我们在餐馆吃完饭,会告诉侍应生“埋单”,那就是“结帐”的意思。我问过几个朋友,都以为是“买单”,表示用钱把账单“买”回来的意思。这明显是非常牵強的解释。在广东话里“埋”表示结束之意,与“结账”的“结”字用意相同,在英文也有close the tab的说法,“食埋饭”就是把饭吃完。在广东话里“埋”字亦有关上之意,“闩埋门”就是关上门,close the door。在广东话里“埋”字也有接近之意,英文里close也有接近之意,“企埋来”就是站过来。(“企”就是“站”,餐馆的待应生,叫做“企台”,亦属传神。)
  “咸鱼番生”表示死里逃生,败部复活。咸鱼是用盐醃过的鱼,“番”是重新,再来的意思,“生”是活的意思,“番生”就是重新活过来。许多人把这个词听成“咸鱼翻身”,以为与“睡觉的时候翻身”,“地牛翻身”一样,是身体翻转过来的动作。当然,如果一条死了的鱼能夠翻身,也可以解释为死里逃生的意思。“穷人翻身”表示跳出穷困的环境,得到新的机会。在广东话里,“番头嫁”就是“再嫁”,可是“番鬼”是“洋鬼子”,这个“番”字源於“蛮番”,与“重新,再来”的“番”无关。在台湾叫做“释迦”的水果,在香港叫做“番鬼荔枝”,那就是指外国来的荔枝。
  当我们说一场竞赛或者一次选举是“五五波”,那就表示竞爭的双方有同等获胜的机会。香港人十分喜欢(欧式)足球,当两队势均力敌,无法预估那一队胜面较高的时候,那就是“五五波”。“五五”来自“fifty-fifty”,“波”就是“ball”。所以,“打波”就是“打球”,“波子”就是“弹子”(波子描述其形状,弹子描述其功能)。古时苏东坡与王安石对谈时,王安石说“波者,水之皮也”,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是苏东坡马上问回去:“滑者,水之骨乎?”。在广东话“水皮”表示“差劲”,“能力低”的意思,所以一场“水皮波”表示一场打得很差的球。不过,“波士”是“老板”,乃英文“boss”的音译,与球无关。喜欢喝“波霸奶茶”的朋友都知道那是珍珠奶茶的一个变种,源自一位被称为“波霸”的明星。“二奶”一词源自广东话,不过在广东话“奶茶”的“奶”唸上声,“二奶”的“奶”唸平声,“师奶杀手”中的“师奶”,源自“老师的太太”,现在用来泛指中年的妇人。
  为了方便到餐馆用餐的客人,餐馆多半有“代客泊车”的服务。“泊车”就是“停车”。想起杜牧“夜泊秦淮近酒家”之句,会认为船可泊,车亦可泊。然而,非也,非也,船是待泊,车是代park,泊车来自park car,異源同归,妙极。讲到“车”,在广东话里,“腳踏车”是“单车”(腳踏车描述其使用的方法,单车则描述其形状);“机车”是“电单车”;“人力车”是“车仔”;“缝衣机”是“衣车”;“吹牛”是“车大砲”。
  下面是一个用广东话音译英文的趣例:“拿士的,坐的士,去士多,买多士”,士的(stick)指手杖。的士(taxi)已经是整个华人世界通用的名词。在美国华埠,常常看到称为某某士多(store)的店名。在台湾,多士(toast)叫做吐司。
  写到这里,就此“埋单”。

(原载於中华日报副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