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6-01

作大丈夫

亚谷

 

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強。(哥林多前书16:13)

  每读到“作大丈夫”,心里一说不出的感觉。一个贫穷无业的人,衣食不周,常遭患难,能写出这样的话!
  我的感觉是欣慰,珍视。圣徒的行为,应该不止是爱,和平,溫柔,谦让;还必须在适当的时候,“当仁不让”!这就很近於作大丈夫了。
  使徒保罗的受众,是个丰富的教会;但问题很多。社会环境是典型的工商业社会。什么都不缺;缺少的是真理。
  仿佛是文文山的歌:“天地有正气…时穷节乃见。”现代社会所最需要的—“大丈夫”。
  同一个片语,就手头的几种版本检视,发现不同译:

Quit you like men.”(KJV
Quit yourselves like men.”(Darby
Act like men.”(NAS
Be men of courage.”(NIV
Be valiant.”(NEB
Be courageous.”(RSV
Be brave.”(NKJV
Be brave.”(JB

  看来中文和合译本“作大丈夫”,还是适当表达。不同时代的英文,字义有些变化。虽然这里所列举的,在区分技术上讲,都属於现代;先前二例,到底有些古老—quit在今天大多用於表示“退卻”;不少人会误意,成为相反的印象:放棄作大丈夫。其实,刚相反,是不退避,要刚強。
  米兰主教安波罗修(St. Ambrose, 339-397),因罗马皇帝提奧道修(Theodosius)下令集体屠杀帖撒罗尼迦人,禁止皇帝领受圣餐;他並且亲自阻挡皇帝进入教堂,直到皇帝接受教会纪律处分,公开认罪悔改。提奧道修皇帝尊敬安波罗修,视为诤友,畏友。临终时,在安波罗修主教的臂抱中安然离世。惟有这样的人,可以放心接受他的引导,将自己交托他,才可将灵魂安全带到他认识的主那里。


安波罗修阻挡提奧道修进入米兰大教堂
St. Ambrose barring Theodosius from Milan Cathedral, c.1615-1616
by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UK


肯恩
after F. Scheffer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宮廷教牧的头衔,一般受人尊敬,但有时隐含鄙夷。因为那些人常逢迎君恶,胁肩谄笑,扭曲真理。
  英国肯恩主教(Thomas Ken, 1637-1711)是查理二世(Charles II)的宮廷教牧,刚正不阿,甚至拒绝签署效忠君主;常不畏王怒,讲道时,无视於英王在座,只传讲基督的真理,惟讨主的喜悅。他斥责英王圈子里的腐化败坏。但刚正绝非不忠心,更是因为忠於基督,深获信任,在王的病榻边,亲视他崩逝。

  在不同文化里,旧时都有轻视女子的倾向,以女子为弱者,大男人主义,所以传统说“男子汉”—汉,也是广大的意思。虽然沒有“女子汉”的说法,但巾帼丈夫中不乏有信心,持守原则的人;他们照样可以至死忠心,作光荣的殉道者。至於那类取悅於君王的人,必须作出唯谨唯恐的样子,所谓“伴君如伴虎”,时时得小心,怕被吃掉,养成一副太监的型式,沒男人气概,不敢讲真实的话。
  其实,胆怯並不是罪;但胆怯是由於不信,不站在主一边,倚靠主;甚或导致违背真理,否认主,以至出卖主,那就是大罪了。可是教会绝不少“太监型先知”,就像亚哈王豢养的御用先知,专为点缀场景,众口一词,看君王眼色,喊“反攻必胜”的口号,一味秉承领袖的意志,怂恿他去收复基列的拉末。他们全不曾思想,战爭的结果,有多少人要在那里牺牲性命,耗费多少物资,连亚哈王也在那里丧命!只缘那些先知沒有骨头,不能作大丈夫。

  使徒勉励哥林多教会,要作大丈夫。他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境況;正因为他知道:他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卻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強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1:26-29)
  沒有世上的夸口,才惟以主夸口。
  就这样的一批人,不是要比人矮半截;使徒不是要他们以“世上的”相比,是勉励“作大丈夫”。他也提到在以弗所的“亚居拉和百基拉”夫妇(哥林多前书16:19)。他们曾见到那位“生在亚力山太,是有学问的,最能讲解圣经”的教师亚波罗(使徒行传18:24-26);那城希腊文化很高,正是在亚力山大城,七十士把希伯来文旧约圣经译为希腊文。这平信徒夫妇二人,沒有被学问吓倒,还接他来,“将神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
  哥林多教会的问题颇多,不能退避,不能视而不见,必须站稳立场,坚持真理,甚或有必要采取纪律行动;面对这样的实境,要作大丈夫!
  作大丈夫可不是盛气凌人,也不等於是“见人咬”;相反的—“凡你们所作的,都要凭爱心而作。”(哥林多前书16:14)这是神家处事的原则。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清蒸鲈鱼 ✍呂味

寰宇古今

再访天镜湖 ✍余仙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菠菜龙脷鱼卷 ✍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