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4-03-15

人权与政权

于中旻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沒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讚。(罗马书13:1-3)

基督徒总要记得,神是万有之上的掌权者。
  基於这认识,不忘仰望神。掌权者先应有此认识。旧约历史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为学这功课,付出很高的学费,才知道:“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但以理书4:35)
  在掌权者以下的,就要面对更多的困惑—为何神使用不义的,来管辖比较公义的人?这就涉及两个问题:有关道德的,有罪的世人,其“善恶”,要从个別所领受的知识而定;有关历史层面,人无从知道神的全部计画。
  使徒的书信,所论神的权柄,原则上是普世性真理;实践上,由地方着足。

国家与政府

  圣经所说的“教会”,有宇宙性(普世)教会,与地方教会之分。普世的教会,人无法看见,所以是“无形的教会”;有形的地方教会,是实施“爱邻舍”,肢体团契的所在。教会的运作,自然也是地方性的。
  书信的基本受者,是地方教会。圣徒事奉神,服事教会,共同发挥肢体的功能,也是在地方教会。
  还有一个分別,是国家与政府。人民是属於国家的,但政府是可见的权力官署;人民顺服的政府,理论上是代表国家,但实际上未必与国家的利益一致。
  现代人还有个复杂的情结,是对於政府形式的偏爱。从前的政治理论家,以为君主专制,寡头政治,和乱民涉政,是交替的现象,並沒有优劣之分。而所谓“法治”,徒法不能自行,还得看谁在执法。
  而政府呢?要看他是真正人民当家的主权国家,或是殖民地政府。
  若有执简驭繁,在实践上来说,人民所见打交道的,只是地方政府;是这阶级,管理稅收,施政。人民可以看见他们“佩剑”,或佩枪,但颇不容易想到“他〔们〕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罗马书13:4)
  这是说,地方政府基本的功能,至少是维护秩序与安全—在街道,上所有人的行止,表现有法;个人的安全,有警奸察宄的执法人员,是可见的权威。人民相对的有纳稅的义务,以维持众人政事的管理费用需要。
  这是简单公平的道理,人民既然从而受益,本於不亏欠人的原则,付出是当给的,“因为良心”。(13:5-7)

圣经时代和地区

  犹太人有各自的地方“公会”,大致为自治政府,管理民事;全犹太地区,有“大公会”(Sanhedrin),维护全地区民事行政及宗教事务。
  就是站在大公会之前,彼得和众使徒宣告“顺从神不顺从人”的原则(使徒行传5:29),坚持为光作见证;同时,接受其为“神的用人”。
  耶稣在登山训众的时候,向门徒宣告:“你们是世上的光”—光与暗是普世现象,但灯光的实践范围,限於门內,是“一家的人”。使世人“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4-16)
  耶稣接受彼得由天父指示的宣信:“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16:16)回到迦百农,祂与门徒当时的居在地,即面对政府来收丁稅—“恐怕触犯他们”,就吩咐彼得去海边钓鱼,用从鱼口里取得的银钱,缴纳祂自己和彼得的稅银。(17:24-27)这是符合祂教训的榜样。

不忽略世界

  不过,光照在世界,是不变的性向。光,总是不会离开“发光”而存在。
  耶稣宣示祂光明的国度,和祂的神性;有几个法利赛人来警告:“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意思要“夫子盍少贬焉!”
  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表明主的使命不能因狐群改变,宁殉道成就神旨意。(路加福音13:32-33)
  因此,主的门徒跟从主的腳蹤行。
  亚他那修(Athanasius, c.293-373),不畏权势,有“亚他那修反对世界”(Athanasius contra mundum)的称号。这位“正统信仰之父”,不仅是登坛说教,主要与亚流異端搏斗,不惜反对当世权势,屡被放逐,以至於死。
  安波罗修(Ambrosius, c.339-397)为米兰主教,与罗马皇帝提奧道修(Theodosius, 347-395)为友。提奧道修因地方政治冲突,令帖撒罗尼迦驻军镇压,屠杀人民。安波罗修称皇帝为“凶手”,禁止其进入教堂;直到皇帝公开作忏悔。后来,提奧道修临终,枕安波罗修的臂膀离世。
  中世纪的政教关系,是以安波罗修建立典范。他引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归主,並为其施洗。
  近世社会道德败坏,由於政治道德败坏;而教会未能引导政治,该应负有主要责任,特別是在号称“基督教国家”的美国,实在更是难辞其咎。
  保利华(Simon Bolivar, 1783-1830)是拉丁美洲独立运动最伟大的领袖,被号为“解放者”。他看透美国是借“自由”的美名,给美洲带来悲惨。
  楚娄(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因美国侵略墨西哥是不义之战;因此,拒绝缴稅,並被拘留一夜。后来一隐名亲友代缴稅而获释。
  近年的美国,不仅失去作光的责任,更为祸首乱源。
  美国前总统布殊二世(George Walker Bush),捏造借口,挑起二度侵略伊拉克,演成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爭,杀人多万,耗费无算;並被判为危害人类战犯。而美国众多的宗教人士,竟然甚少斥责声音,可恥的缄默,如同亚哈的先知群,似乎真理荡然。
  在一次记者会,有在场记者,脫下自己的皮鞋,向布殊当头投掷。他並无意扑杀此獠,只是激於正义,想警告羞辱他一番,也未练习投手,並未击中。虽然行为粗鲁,不值得鼓励,但发自正义,传播大快人心,倒是可以列为续西洋“正气歌”:“是为掷贼靴”。可惜,未闻经保存入历史博物馆。
  至於兴盛的基督教会,受到政府给予免稅优惠,仍然能表现作光,引导政治的功能吗?无论产生如何出色的名嘴,和“基督推销员”,仍然远不及格—所需要的,必须有先知以利亚的声音,耶利米的眼淚,充分见证“耶和华的言语”不稀少,率民以正。


Photo by Pixabay

圣徒的责任

你在患难之日若胆怯,
你的力量就微小。
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
人将被杀,你须拦阻。
你若说:这事我未曾知道!
那衡量人心的,岂不明白吗?
保守你命的,岂不知道吗?
祂岂不按各人所行的
报应各人吗?(箴言24:10-12)

插图:

  1. “White Clouds With Sun Piercing Through It” by Pixabay (pexels.com, accessed 3/2024)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风

谈天说地

东亚复荣圈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彩虹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社会主义资本家—子贡 ✍亚谷

寰宇古今

麦钦陶 C.H.M. ✍稽谭

点点心灵

乐人之乐 ✍余卓雄

谈天说地

人到老年万事哀? ✍冯虛

点点心灵

学习生存 ✍余卓雄

寰宇古今

哈佛大学点滴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