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6-09-01


谢谢,我不吸煙

余卓雄

 

  1980年我出国后首次归来,头一个印象就是无论走到哪里,都差不多都是人手一煙,我感到十分的惊讶。有一天,我的妹夫也买了一大纸袋香煙,大约有十条吧。我问他买来作什么?他答道:“还不是为了你!你刚回来,这些煙可以作你见人的礼物,你有什么事要求人,先奉上一包香煙,一切都好说好办。”
  我感谢他的苦心,但是我不能同意。因为这苦心等於间接杀人。百多年前,英国以鸦片煙毒害中国,使中国失去了香港,今天我们是自己以香煙毒害自己,失去家人与自己的生命。
  1997年,在弥勒寺新村的儿童发展中心会议厅,有一个历史性的会议,主题是“谢谢你,我不吸煙。”这个运动並不是孤军作战,参与的机构有云南省妇女联合,省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省儿童发展中心,省卫生厅,省教育委员会,省健康教育所,省师大教科所,需要的经费,由救世军捐助,这是救世军在中国投入救災扶贫行列中,第一项参与改善社会习惯行为的项目。
  云南是有名的煙草之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云南人吸煙也是全国之首。家长吞云吐雾,儿童也爭先摹仿。吸煙带来的副作用是吸毒,酗酒,火災,环境污染,偷窃,爱滋病或其他疾病,甚至死亡。
  煙草是云南最大的财政收入,煙田不断扩大,我们是不是搬起石头去碰自己的腳?这一场控制吸煙的活动是不是一场蚂蚁憾大树的傻劲?救世军在一个世纪以前,已经开始了这个项目,当时受到社会的批评与攻击。我们经历一百年的苦战,渐渐得到世人的同情与支持。今天许多西方国家,都以无煙的清新环境卫生作为文明的象征与标准。

从下一代做起

  曾在一本杂誌上看到一幅新闻照片,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在一间破栏的房子前面吸煙。那神态,就好像他们的爸爸,哥哥,叔叔一样。我不能忘记那情景,心里十分难受。
  中国的孩子们,身体和心志都还在成长中,这么小小年纪就开始吸煙,面不改容。下一步,他们要吸什么呢?
  救世军资助的控煙活动,特別邀请了官渡区第二中学,安宁市第四中学,南站铁小,官渡区第一小学协助。这四所学校拥有数百名教职员工和六千名青少年,他们是控煙的前锋队伍。
  这一代的煙民,要劝告他们戒除这个陋习,摆脫这个潇洒的形像,把精神享受寄托於別的好地方,协助建立一个清洁的好环境,拯救因吸煙而损失的财物与人命,似乎十分艰苦,因为他们沒有勇气去下一个決心。那种“我不行”的失败,使他们也许一生陷在煙雾的深谷,不能自拔。
  但是我们可以先从下一代做起,我们有信心。否则,十五年后,又是一代焦黃指甲,脏黑牙齿,口臭无比的瘾君子!
  南站铁小校长彭琨说:“我要在下一周的职工大会宣布,鼓励大家先以身作则,进而扩大到家长和社会群中。我们不是被迫,而是自愿参与这一项精神文明有意义的行动。”
  安宁市第四中学校长黃心杰说:“我要罚吸煙的学生十元钱。”
  省教科所讲师高松说:“孩子们的摹仿性很強,出於好奇,往往不知好歹。”
  省教委基础教育处处长李黎明说:“今天的小学生,就是明天的大学生;再一转呢,就是国家的主人,推行控煙运动是每个国民分內的事。”
  我有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空气清新的办公室,桌上沒有煙灰缸,地下沒有煙头,室內沒有人咳嗽,眼睛不会因煙雾流淚,鼻不因煙味而流涕…从窗外望出去是一片草绿的农田和花圃,有个人告诉我说:“从前嘛,这儿是种煙草的。感谢老天爷,大家都改行了。”

香煙,还是香蕉?

  在全国爱国卫生月的第一周,昆明市官渡关上第一小学,南站铁路小学,官渡第二中学和安宁市第四中学,首先响应救世军资助的控煙活动,四校领导小组,率领近七千员生控煙大军,全体出动宣传。
  在四校控煙小组第一次工作报告会上,校长们勉励吸煙的老师实行身教,先由在校时不吸煙做起,渐渐全部戒除。这个以身作则的呼吁,得到老师们的热烈支持,愿意自觉遵守。
  有两位老师站起来讲他们戒煙的体验。一位说每次煙瘾发作,两手痒兮兮的,他被迫拿起一只香蕉作代替;另一位说吸煙使他患气管炎,无胃口吃饭,他坚決要把这陋习除掉,这是一个痛苦的掙扎过程,他觉得这次戒煙活动给他压力,压力产生出勇气,他要爭取最后胜利。
  这四所学校早已掛上“无煙学校”的牌子,看大门的人劝告入校车辆和接孩子的家长,请不要在校园內吸煙。
  控煙活动一种群众力量,让大家一同去改变一个千年的陋习,不但改变个人的行为,也影响社会建立好风气,从此不以献煙接煙为礼,卻之不恭,但拒煙不应视为不敬。
  我希望卫生当局同时能开一些戒煙班,提供戒煙有效方法,给予心理上的辅导。有许多煙民自知自己是一个受害者,可惜有心无力,我们要同情他们的彷徨,维护他们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与尊严。吸煙既是一种病态,那么协助戒煙就是一种治疗。
  控煙和扶贫有什么关系?某甲劝某乙不要吸煙,指着一幢新式花园洋楼说:“如果你不吸煙,把积下来的钱就可以买一幢这样的房子。”某乙问:“你知道这房子是谁的吗?”某甲说:“不知道。”“那房子是我的。”“你是干什么的?”“我卖香煙!”

大卫与歌利亚之战

  昆明市四所中小学全体师生向香煙挑战,使我想起一个圣经故事,那就是少年大卫与巨人歌利亚之战,从军中长官到士卒,都认为大卫简直是以卵击石。
  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挑战,派出歌利亚来驾阵。他身高三米,全身盔甲有五十四公斤,他的铜戟伯枪头就有八公斤,以色列军队中,全无对手。
  少年大卫是以色列的一个牧羊童子,相信上帝能保佑他打胜歌利亚,於是自愿出迎。他在溪中挑了五块小石子,用射石的机弦向巨人射去,只射了一块,便打入歌利亚的额內,当场扑倒毙命,以色列举国欣喜若狂。
  如今老师和学生们只靠几张标语,向全国第三大工业的香煙王国宣战,不是很像当年的大卫和歌利亚吗?控煙活动不是要打倒煙草工业,而是要拯救在煙雾中慢慢沉沒的煙民。
  这一周,一组组天真的小学生在午饭时间到街上去发传单,叫卖汽水的叔叔和卖菜的伯伯放下手里的煙支,有些小学生把自己画的戒煙图画贴在家里的牆壁上,几千个家庭的吸煙的家长都显然全都受到感动。一个小儿子对爸爸说:“老师这样说:‘吸煙会短命的。’你不吸好不好?”
  这几句话,也是做妻子的天天想说的。“我们还未结婚的时候,你还沒有吸煙。”妻子曾深情地望着丈夫。不过这许多年来,说得多了,早已失去了说服力,妻子只得以沉默来抗议。
  今天做儿子的说了,自己的心中就如释重负,她用眼角去偷看丈夫的反应,觉得他竟然是意外的镇定,他对儿子说:“好啦,我想想看。”儿子於是拥抱着爸爸说:“爸爸,你好棒啊!”
  这是第一幕,我祝福这个爸爸戒煙成功,到那时,不是这个小家庭故事的结束,而是另一个健康长寿的故事的快乐开端。那么这小儿子真的等於今天的大卫,战胜了像巨无霸一样的一个行为的陋习。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寰宇古今

谁先到达美洲 ✍曲拯民

艺文走廊

韦列论翻译 ✍亚谷

点点心灵

是与不是 ✍吟萤

寰宇古今

中央亚细亚—成吉思汗及其苗裔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