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4-01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世纪船难

  一百零九年前,在1912年四月十日,当时世界最豪华,最大(有人称连上帝也不能使她沉沒)的遊船泰坦尼克号(Titanic),满载二千二百二十七名乘客,由英国首航到美国纽约市,不幸夜深时在大西洋撞冰山沉沒。除了救生船上的人,所有落在冰寒彻骨,海水洶涌中超过一千五百多人,只有六人获救(註一)
  这次船难死亡人数之多,情況之悲惨,震惊全球,为此,英美两国分別举行调查和听证会,对航海安全有重新规定(如船上电报系统必须二十四小时操作,不许关机;救生船和救生衣必须夠所有乘客用等等),这是后话。

施救者在哪里

  根据记录,泰坦尼克号在晚上十一时四十分撞上了冰山,一百五十多分钟后,船身断成两截沉沒。


画家笔下沉沒中的泰坦尼克号

  当泰坦尼克号被冰山重创时,其电报员第一时间,不停地发出紧急求救火箭信号和求救电报。据报告,当时附近有三艘船,如果大家能及时回应施救,可以营救大部分的乘客。而当时附近的船只有:

  1. 桑普森号(Sampson):当时距离泰坦尼克号只有七海浬,由於该船在进行非法捕猎海豹,怕不法勾当曝光,於是调转船头离开。(註二)
  2. 加利福尼亚人号(Californian):她离泰坦尼克号只有十四海浬。船长洛德上尉(Captain Stanley Lord),在英美两国的听证会上,供词前后矛盾,与其他船员证词完全不一致。船难前,船长曾向泰坦尼克号发电报警告:“附近有冰山!”自己決定当晚停航。不料对方卻说:“闭嘴!我正在与別的船只发电报。”后来,当船长看见泰坦尼克号发出的求救火箭信号,就认为他们只是向別的船只显露位置,以免大家在黑暗中相撞而已。
  在以后数小时,他多次漠视对方连续不停,在黑夜中发出闪亮的求救火箭信号和电报,甚至拒绝起航去查看究竟,自己还去了睡觉。即使曾被船员叫醒两次,依然坚持己见,沒有採取任何营救行动,还下令电报员关机,等到天亮再说。直到第二天凌晨四时许,电报员开机,才发现收到的都是泰坦尼克号一次比一次更紧急,淒厉无比的求救电报。而船长在六时才起床,几经考虑,他把船只弯弯曲曲地兜了一大圈,来到出事地点。看到的卻是连夜赶至,已经救人完毕的卡帕西亚号,和那一望无际,满海都是受难者的屍体,正随着冰寒彻骨的洶涌波涛上下起伏不停。(註三)
  3. 卡帕西亚号(Carpathia):船长罗斯特龙(Captain Sir Arthur Rostron)。当时她正在距离泰坦尼克号超过五十八海浬向南航行,一接到求救信号,船长马上向神祈祷该採取的措施(註四),然后立刻把船头转过来,在黑夜中,在佈满大大小小冰山的海面穿插而过,且以远远超过了她最高速度向泰坦尼克号飞驶而去。船长又命令准备营救用的物品(如热汤和食物,毛毯,救生船,药物等等)以便更有效施救。这船花了约三个多小时才赶到泰坦尼克号遇难之处,救起了救生船上的人,而超过一千五百位落水者,只有六人被救活,共计救起七百零六名倖存者,是为历史上最英勇和最危险的海难救援行动之一。当船长回头看他们驶过那佈满大小冰山的海面时,他惊叹流淚,频频说这艘船一定是由神在掌舵(註五)


卡帕西亚号船长罗斯特龙
Captain Sir Arthur Rostron
National Museum of the U.S. Navy

世纪船难之后

  英美政府虽然沒有把船长洛德上尉判罪坐牢,但证据确实,一致认为他失职和见死不救。同年八月,他被船公司Leyland Line开除。在其后五十年,他多次试图为自己平反,如在1958年和1968年,他两次联系了利物浦的商船服务协会请愿平反,但因缺乏对其有利证据,两次都被驳回。洛德上尉於1962年,在国人的唾骂和鄙视中病逝。而英国政府又於1988年非正式地再进行了重新评估,依然认为船长有错失,漠视泰坦尼克号发射的国际求救信号。(註六)
  而不顾一切危险,第一时间冲至现场,英勇营救遇难者的船长罗斯特龙,备受人们的讚许。当他的船只把七百零六名生还者送至纽约时,码头有超过三万市民在搖旗呐喊,作英雄式欢迎;由美国政府授予国会荣誉勳章,以及英皇乔治五世授予骑士勳章,並把他升任为白星线准将。他的学校,家乡,亲朋和国民纷纷以他为荣。甚至连他的墓碑都刻着“他曾英勇地营救了泰坦尼克号七百零六位海难者”(註六),他的事跡可谓流芳万年。

为何见死不救?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洛德上尉见死不救?”看到漆黑天空上,来自泰坦尼克号,连续不断的求救火箭信号和电报,他当然猜到对方可能碰撞了冰山,处於极大的危险,甚至面临即将沒顶的大災难。他不肯去施救,原因基於自大,自私和冷漠:“谁叫你当初不听我的忠告?”,況且海上冰山林立,夜黑不见五指,自己的大船会不会受损?他先顾及自己的利益,不理会他人死活,更漠视船长有“施救海难”的职责。又或许他以为:“我不去,別人会去,就让他们冒险好了”;或认为:“天亮再说,到时视线清晰,沒有危险时再去应付一下”。但是,假如当时他的父母,妻儿就在即将沉沒的泰坦尼克号上,正在淒厉地向他呼救。他岂会无动於衷?稍有血性的人,也会不顾一切危险,设法尽力去施救的。

我们也是见死不救的人吗?

  请別单单指责洛德上尉冷血,有时,我们“懒於传福音”的心态是否与当年这位“见死不救”的船长,有若干雷同之处?请看:

  1. 我们自己明白了神的大爱,得着了神赦罪和赐永生的恩典,也知道人生在世,必须认罪悔改,接受救恩的重要,因为圣经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可惜,我们沒有真正了解“灭亡”的真实与可怕,对自己的家人得救可能心急如焚。但对別人卻不一样,我们缺乏了神恆久,忍耐的大爱,故此,我们传福音缺乏迫切感:怕碰钉被拒绝,怕不同流合污而被不信者排挤…,故此不敢高举神的名,中了魔鬼的诡计,还自我安慰:“慢慢来,来日方长,机会以后有的是。”
  2. 一旦看见对方沒有接受福音,我们立刻打退堂鼓:“我已经传了,你不信,后果自负。”我们应该作的是:再接再厉,不停为对方祷告,继续努力不懈传讲。我的先父母就是一个美好的见证。我的父母是个拜祖宗,敬鬼神的人,因经历时代的悲惨大动乱,深受其害,母亲多年来患有严重的忧郁症,对救恩一直不愿意听。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看见父母亲信主了,也不晓得为他们流了多少淚。感谢主!主耶稣实在是一位垂听祷告,又活又真,行神蹟奇事,信实的神,救恩居然也先后临到我的父母亲。
  3. 对主耶稣吩咐基督徒“传福音的大使命”,我们耳熟能详,卻迟迟沒有行动,频频推卸责任:“我不去,別人也会去。自己条件不允许,何必自我为难?”
  4. 我们善於先评估对方会不会信主,才向对方传福音。请切记我们不是神,焉能代替神做決定?
  5. 我们明明知道传福音,不单要用口传,用心传,还要用生命传,但我们卻生活懒散苟安,漠视罪恶的可怕,依然故我,生活与不信者一样,随波逐流,还找借口:“心灵虽然愿意,肉体卻软弱了”,以致我们竟然成为別人信主的绊腳石。
  6. 有时我们甚至自命清高,愤恨某人得救,沒有得着神应给的惩罚。笔者曾听见某弟兄愤愤不平:“某某坏得如此可怕,竟然能信耶稣,真不公平!”圣经已经明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我们都是罪人,都不配得着神的怜悯。若我们对圣经的真理,神的大爱和怜悯都一知半解,又怎能去关心別人的灵魂?又怎能正确地去传福音,让別人认识主耶稣?

  蒙神大恩典的基督徒啊!愿我们的新生命与神紧紧连接,每天借着读经祷告,常常与神相交,能体贴神的心意,明白神的大爱,生命流露出神的美好与圣洁,以生命为主耶稣作见证,善用光阴,抓紧机会,努力不懈传扬福音,不推卸责任,不作个“见死不救”的人!

註一至註六:网络搜索

(同载於Truth Monthly 真理报美东版第236期)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寰宇古今

克伦威尔 Oliver Cromwell ✍稽谭

点点心灵

成见 ✍区室

谈天说地

完备的宗教 ✍于中旻

寰宇古今

世界第一家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福音使者徐复生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