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0-09-15


恐大病

余卓雄

 

  存着“完全懂了才信”的态度的朋友,患了属灵上的恐小病。在历史上,还沒有人敢下如此豪语,说:“我相信,因为我已经参透万事。”就是圣徒保罗也只能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
  在希伯来书第十一章所记载的历代信心之父,且是存着信心死的,他们並沒有得着所应许的,然而他们的坚忍,替“信就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树立了万世的楷模。
  和恐小病相反的,是恐大病。我们常常听说:“我信上帝,可是不要全信,我不要做一个宗教狂热者。”
  他们观察到宇宙的神奇,卻不要信有一位造化主;他们知道生命在地上的短暂,卻昼夜苦缠久留;他们明白公义必定伸张,卻甘心与罪恶为伍;他们惊讶基督带给人类的影响,但不愿接受教会的纪律和责任;他们在心底多少次听见良知的呼喚,可是卻自己另有一套解释;他们想分享收获的喜悅,一方面又害怕耕耘的辛劳。
  我们能夠做一个只纳半稅的公民吗?或者只对父母作一半的孝敬,对恋人作一半的爱慕吗?
  有些宗教,陈列了各种木偶,任人选拣,半块钱便可以祈祷一次。香港街上,有个看相的攤子,掛了个“一半仙”的招牌,可以代表了这些“一半观”的信徒。
  他们的上帝多么渺小!他们还未舍得丟掉一己的私慾和坏习惯,把眼前的繁华看为至宝,其实他自己也不是一个“全人”,他们的躯壳塞满了酒肉,灵魂卻贫乏不堪,他们仅是个“一半人”。
  主耶稣论及最伟大的诫命,有两部分;一是对上帝的,“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你的上帝。”一是对自己和別人的:“爱人如己”。“一半人”既不全心信赖,也就是不全力为己,实在愚蠢。
  丰盛的上帝卻不稀罕我们兴之所至的施舍,然而祂並沒有按照我们应得的对待我们,恐大病的人,何吝惜乃尔!
  如果当年的清教徒只信一半,恐怕还沒有今天的美国呢。当我们毫无掛虑地把一切托付於上帝,才是真正的生命之始。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云彩生活

医药界的复古倾向─食物治病 ✍烝民

谈天说地

看你的母亲 ✍余卓雄

艺文走廊

青城一山幽 ✍吟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