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五八)

“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与“多给谁,就向谁多取”

石衡潭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八佾3.16)

注释

  主皮:皮,箭靶,以皮或布为之。主皮,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贯穿箭靶。

“古者射以观德,但主於中,而不主於贯革,盖以人之力有強弱,不同等也。记曰:‘武王克商,散军郊射,而贯革之射息。’正谓此也。周衰,礼废,列国兵爭,复尚贯革,故孔子歎之。杨氏曰:‘中可以学而能,力不可以強而至。圣人言古之道,所以正今之失。’”(朱熹.论语集注

第二种解释为:射中靶子。

“射有五善,一曰和志,体和叶;二曰和容,有容仪也;三曰主皮,能中质也;四曰和颂,和雅颂;五曰兴武,与舞同也。天子有三侯,以熊,虎,豹皮为之。言射者不但以中皮为善,亦兼取之和容也。”(马融)

“射者,男子所有事也。射乃多种,今云不主皮者,则是将祭择士之大射也。张布为棚,而用兽皮怗其中央,必射之取中央,故谓主皮也。然射之为礼,乃须中质,而又须形容兼美,必使威仪中礼,节奏比乐,然后以中皮为美。而当周衰之时,礼崩乐坏,其有射者,无复威仪,唯竞取主皮之中,故孔子抑而解之云,射不必在主皮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礼射不主皮。主皮之射者,胜者又射,不胜者降。”(仪礼.乡射礼)

  我们取第二种解释。

  为力不同科:

“为力,为力役之事也,亦有上中下设三科焉,故曰不同科。”(马融)

对读

“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加福音12:47-48)

解析

  对於“射不主皮”的解释,朱熹与古注不同,我们还是取古注之说。大射是选拔人才的一种方式,不仅看重武艺气力,也考察仪容礼节。这样一来,前面两句就可理解为並列,即大射之礼,既要射中目标,又要合乎礼节。射者的力量不相同,也需要分等级。这是古代射场的道理与规矩。孔子是感歎当时礼崩乐坏,只尚武功,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古风不再,他也希望人们记起与恢复古代的良好风尚。孔子所推崇的这些理想,对人有全面的要求,也考虑到了人稟赋天资的不同,是在不平等的现实中,尽量给每个人爭取平等的机会。这在今天看来,也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当然,对平等讲得最深刻,最透彻的还是圣经。孔子承认人起点的不平等,他希望通过细化规则来多少弥补或平衡。世界上许多国家与地区,也基本上是採取这种模式,如给少数民族以特殊的待遇与政策等。但这种模式是不管终点的,其评价标准也是整齐划一的。圣经中的平等与此大不相同。既承认起点的不同,也承认终点的不同。对不同的人不是用同样的尺子量,而是给每一个人有一把尺子。就是说,神给每个人的计划与目标都是为他本人量身定制的。这样,每个人的一切,不必完全向他人看齐,也不是最终要向他人交待,而是向神看齐,对神负责。这样,就既可以鼓励人奋发有为,追求长进,又可以免去人世间的许多不平,不满,嫉妒,爭竞。
  第12章这段经文是耶稣用主人与管家的比喻来教导门徒在所托付的事情上要忠心並说出赏罚的原则。以为主人回来得迟,就虐待仆人与使女並且醉酒的,是不忠心的管家,主人回来时会受到主人的责打;知道主人的意思並认真遵行的,是忠心的管家,他们会得到主人赏赐。这个故事的用意是強调神的仆人要忠心,就是说,他们在世的一切作为不能随心所欲,任意而为,他们的身分是管家,他们的职责是受托管理照顾神家里的人,最后,他们还要为所行一切到主人面前交帐的。彼得显然很清楚这一点,他这样劝勉作长老的: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於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得前书5:1-3)

同样,我们每个人也是要到神面前交帐的。47,48这两节则陈述了交帐时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也就是所得愈多,责任愈大。对於信徒,意思是在天上的赏赐有大小之分;对於不信者,就是在地狱的刑罚有轻重之分。那些知道神在圣经中启示的意思的人,有重大的责任要去遵行。多给他们,就向他们多取。那些明明知道神的旨意卻故意不遵行甚至悖逆的人,会受到重重的责罚,而那些知道得比较少的或者不知道的,他们的刑罚会相对轻些。
  一个人知道神的心意,就要照神的心意去做。不要拿自己来和別人作比较,也不要拿自己所做的来和別人所做的来作比较,谁強谁弱,谁多谁少,只是单单留心神对自己的要求。神给別人多少,我们不知道,神给我多少,我心里应该是明白的。因此,我不要根据別人的光景来作标准,而要根据神对自己的要求作出行动。
  当然,人喜欢比较,也多趋向平均主义。看见別人少做,心中就不平;看见自己比別人多做,心中也不甘;別人做得又多又好,自己卻做不来,心里就难受。人爱橫向比较,看別人与环境,神卻是注意我们里面向祂的忠心。不要与別人多做比较,单单的注意主的要求,只有主的要求完成了,主的心才会满意,冠冕不是看做工的大小,而是看做工之人忠心尽力的程度。一个信徒所追求的,是完成主所交托的事。
  还有,就是要殷勤做事。耶稣基督再来的时间我们不知道,因此,一个人要时刻有一种使命感和危机感,要努力把未完成的事情完成,才不会留下遗憾。济慈(Keats)写道:“我恐怕悄然离去,先於我的笔拾满我的智慧之穗。”耶稣对我们说:“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约翰福音9:4)耶稣也成为我们的榜样,祂在最后的祷告中对天父说:“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翰福音17:4)。(下期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