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4-02-01

观念的混乱

亚谷

 

秦人逄氏有子,少而惠,及壮而有迷罔之疾—闻歌以为哭,视白以为黑,飨香以为朽,尝甘以为苦,行非以为是,意之所之,天地四方,水火寒暑,无不倒错者焉。杨氏告其父曰:“鲁之君子多术艺,将能已乎?汝奚不往访焉?”(列子.周穆王)

  逄老太爷自然爱儿子。秦国的政策是“依法治国”,什么事情都是政治问题,说不定这怪病会成为更大的问题。父亲对於儿子的病,既然很不乐观,难免病急乱投医,问来问去。有人告诉他说:“鲁国有一位伟大的人物,有大本事,多才多艺,聪明伶俐得很,要解決问题得去找他!”那位父亲爱儿子的心切,准备了干粮,连地图也沒有,就不辞艰苦跋涉,越过太行山,向着山东进行。中途到了老子的家乡陈地,向老子陈述儿子的病征,听到讲述老子全篇“辩证法”。

其父之鲁;过陈,遇老聃,因告其子之证。老聃曰:“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天下之人皆惑於是非,昏於利害。同疾者多,固莫有觉者;且一身之迷,不足倾一家;一家之迷,不足倾一乡;一乡之迷,不足倾一国;一国之迷,不足倾天下;天下尽迷,孰倾之哉?向使天下之人,其心尽如汝子,汝则反迷矣!哀乐声色臭味是非,孰能正之?且吾之此言,未必非迷;而況鲁之君子,迷之邮者,焉能解人之迷哉!荣汝之粮,不若遄归也。”

  列子善於讲比喻,很少有对孔子真实称讚的话。本篇所说:“鲁之君子”,指的是孔子,为“迷之邮者”—“邮”,通“尤”。这绝非表示列子也在场的报道,而是借“老子”的口说话。他还坦白的说:“连我说的话,也可能是胡话。你去寻孔子,以为是可靠的权威;其实,他老人家迷得更厉害,哪能帮助你!你还是丟掉你的干粮,取消你徒劳无功的行程,返回家里去吧!”对於这一点,孔子有对他自己程度的评价:“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谦虛承认还沒有通悟真道;向不知道的人问“道”?说“问道於盲”,有些不恭敬,至少该可以说,问道於近视眼。说真话,世上超越孔子的人,还沒有生出来。
  老子的理论,是说天下似是都有混乱的毛病,绝沒有医治的办法。既然所有的人都像你的公子,就算是来个全民投票,也不能解決。“哀乐声色臭味是非”,说的都是个人的意见和爱好,可以沒有绝对标准,受聪明人的支配诱导。不过,老子还沒有涉及到基本的道德伦理,父子关系,来去的方向,还是有共同的基本原则。显然的,如果连这些都否定,只有主观感觉,逄家父子也回不来家,也就不必回家了。
  庄子还假借孔子与弟子子贡的问答,提出“畸人”。畸人的意思,是不同於流俗的人,特立独行,所以也就是“異人”。

子贡曰:“敢问畸人。”〔孔子〕曰:“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庄子.大宗师)

  单与众不同,缺乏积极确切的界定。不过,敢異於众,已是不易。
  屈原真有理想,有高洁的品德。能夠作到“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浊我独清”,是千古高标。他可以称为“異人”,不同於俗。但不作不对的事,是有守,不等於所作的都是对的事。还需要有猷,有为—韬略足以治国,平天下。连孔子称为圣,也难免“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不能完全免於过失。正如圣经所说:“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沒有。”(传道书7:20)
  “义人”的定义,是“行而宜之之谓义。”(韩愈.原道)所以义人就是完全行为合宜,沒有错失的人。这样超高的标准,委实是超过世人所能夠达到的。不但如此,圣经说到人的情形—“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赛亚书53:6)所有的人需要一位牧人。好牧人为引导亡羊得归家,舍了自己的生命。因为神是圣洁公义的,人亏缺神的要求,就不能进入神的国度。因此,人既然不能自救,神就为人开了唯一的道路,差祂的儿子基督耶稣,道成肉身,降临世间,为代替人的罪,被钉死十字架上,並且在三天后,从死里复活,升到天上;使凡信祂的人,悔改转离自己灭亡的道路,归向神,罪得赦免,得称为义,就可以作神的儿女,成为神家的人,得着永生。何等的福分!归家吧!


Photo by Tobi

插图:

  1. “Person Stands on Brown Pathway” by Tobi (pexels.com, accessed 2/2024)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草根复兴运动—撒母耳的平安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七月除旧更新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神恩与友谊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家庭暴力何时了? ✍林向阳

寰宇古今

“床边医学”大师史耐伯 ✍江显桢

寰宇古今

吾哥窟(上) ✍国樑

谈天说地

天吏观念的探讨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书法起於永(三)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