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3-15

诚心相待

于中旻

 

耶戶从那里前行,恰遇利甲的儿子约拿达,来迎接他。耶戶问他安,对他说:“你诚心待我像我诚心待你吗?”约拿达说:“是!”耶戶说:“若是这样,你向我伸手。”他就伸手。耶戶拉他上车(列王纪下10:15)

  时不分古今,地不分中外,要找个知心诚心的朋友,可真不容易。
  有一首古乐府的歌谣:

君乘车,我戴笠,
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骑马,
他日相逢为君下。

  这朴实的歌谣,说的是朋友相交,出身劳动阶级,到后来其中之一发达了,还是不忘旧交,不论贫贱富贵,以礼相待,才是持久的真诚朋友。在冷酷的世风下,听了也会叫人感觉溫暖。
  有个新登位的王,正乘战车行进,预备彻底完成他的征服大业。在出耶斯列往撒玛利亚去的路旁,欢迎的群众里,他认出了一个特別的人。

  耶戶将军给人的印象,不是个可亲的人物,甚至有些像可怕的暴人,远之为妙。现在说到一段往事。
  多年以前,好像是偶然在整理旧物,得到一方古印,仿佛是铜铁类混合金属铸成的,特別处是套印,一共有十面。其中有一面记:“热肠冷面,傲骨平心”,觉得字句很是可意。(注:是篆书,非简体,与“冷麪”无关。)后来因为历经播迁,不知落到何方。我以为不妨借赠耶戶。
  现在说到耶戶在行进中,一眼看到路旁有一组人,是衣着显明不同的小部族,可以称为“今之古人”,也可叫作“世外人”。今天的人,该会称“极端保守派”。
  不知是旧识或闻名,耶戶王认出了他们的领袖,利甲的儿子约拿达。这个平头百姓,卻是有名不容易相处的怪人。单说他们的生活方式吧!大多数人口已经是进入农耕时代,他们还是遊牧生活,不住房屋,只住帐篷,显然是家无恆产,居无定所。他们世代相传,绝不喝酒,甚至也不栽种葡萄园。(见耶利米书35:5-11)或许约拿达看到了世人爭产,纵酒,爱财的罪恶,立下了这类似清教徒的规矩。
  耶戶新王的第一项新政,就是访逸求贤。耶戶特別的欣赏这类人。得王欣赏可不容易。不过,那得看是什么样的王,並不一定是坏事。
  耶戶迅猛驾驶的快车,忽然在约拿达面前停下来。这激烈的改革家,先溫和的问他安;还沒等约拿达答礼,就接着问:“你诚心待我像我诚心待你吗?”
  约拿达用不着考虑,回答:“是!”
  这人从来沒虛假对人过。欢迎新王的人不少,但得约拿达在列,可並不容易,因为他不是趋炎附势的人;得他出门欢迎,也称得上真实的光荣,並不轻於王冠。因为他听得耶戶是以利沙膏立的王—说来难以置信,北国以色列九十年里数第十位王,耶戶还是首次头上有耶和华的膏油的。当然约拿达也知道了,先知以利亚预言亚哈王家要被整肃,在耶戶手里已经完成。
  爽快真诚的回应,使耶戶十分兴奋。王离座从车上站了起来,同时先伸出自己的手,说:“若是这样,你向我伸手!”
  沒有別的先设条件,不需要宣誓效忠,或改革生活习惯和癖嗜,只有诚心相待。
  就在几乎同时,约拿达也伸出手;一双強劲的手,有力的握在一起,要比单手能夠成就更大的事业。还沒等约拿达坐定,耶戶就说:“你和我同去,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


耶戶与约拿达

  不过是十几年前,类似这样的场景,在亚弗发生过。亚哈战胜了亚兰王便哈达—由轻视变为恭顺,歌颂以色列王的仁慈。亚哈陶醉於谄谀,得意之下,忘记国家人民的伤痛,慷慨的“以德报怨”,释恨结友,跟便哈达握手言欢,二人称兄道弟起来。未久之后,亚哈在新冲突中受到了致命的伤,就是这位“朋友”的军队所加,遭災难的还是以色列。(列王纪上20:33)

  在耶戶驾驭下,战车像旋风般前进,风声贯耳,耶斯列早就撇在背后;只见路旁的景色,迅速的后退。
  进入撒玛利亚京都,城中的领袖们,已经照耶戶在耶斯列所发的第一号指令,把亚哈家七十个王子肃除了。
  耶戶知道,亚哈和耶洗別的女儿亚他利雅,嫁到了南国犹大,在那里为害—比耶洗別还凶恶,剿灭王室,自己篡位,作了以色列有史以来首位女王。晓得亚哈的毒根是容留不得的。他到了撒玛利亚,就把亚哈家所剩下的人,都剪灭了,直到淨尽,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列王纪下10:17)
  第二天,耶戶招聚群众,要举行巴力庆典。这次可有些出乎约拿达的意外。不过,记得同乘的时候,耶戶所说的:“看我为耶和华大发热心”的话;还有,在说话时直看着他的眼,表示你特殊的神情,总沒有谁能忘记。
  耶戶王向众百姓宣佈:“亚哈心持两意,事奉巴力实在嫌太冷淡;看你们新王,我耶戶有多么热心!现在我要给巴力献上丰收的大祭。应当叫所有巴力的先知和祭司,並全国一切拜巴力的人,都来到这里,不可缺席;凡拒不出席的,必不得活!”
  耶戶王对约拿达说:“我知道你坚決不进巴力庙,你等在外面。同时,替我监督这些人。”另外佈置了八十名亲兵,吩咐说:“我将里面这些人交在你们手中,如果有一人脫逃,谁放走的,必叫他抵命!”
  王走在前面,率众人进入巴力庙大殿;然后郑重其事的吩咐掌管衣物的人,拿出礼服来,给一切拜巴力的人穿上。再仔细吩咐说:“你们查对好,不可让耶和华的仆人混跡其间,分享了祭物;只允许拜巴力的人有特权!”
  献完了祭,王先出来,命令官兵们:“你们进去,像关门打狗杀他们,不许有活着出来的。”
  首领和护卫兵就动手,把屍首抛出去。又将庙里的神柱像拿出去焚烧了,拆毀了巴力庙,作为垃圾粪堆。
  这样,在以色列国境內,所有巴力崇拜都肃清了,不再成为流毒。(10:18-28)

  英明的耶戶,精於地缘政治,並不着意同南国兄弟犹大的复合;他循耶罗波安的路线,保持伯特利的金牛犊崇拜,阻塞锡安大道。放眼北陲,亚兰王哈薛的南进威胁,是恶邻的继续困扰。耶戶決定东向政策,对亚述大国臣服进贡,结为奧援,以缓解亚兰的压力。这似是饮鸩止渴,缺乏远见。约拿达不敢赞同。
  耶戶王朝传承四代(10:29-33),长久统治以色列,约佔了北国存在全程的一半,远超过约拿达所看见的。但约拿达告诉他的子孙,希望还是在南方。他嘱咐他们,记得百多年前,开国君王耶罗波安时的事:—

有一个神人,奉耶和华的命从犹大来到伯特利,耶罗波安正站在坛旁要烧香。神人奉耶和华的命向坛呼叫说:“坛哪!坛哪!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家里必生一个儿子名叫约西亚,他必将丘坛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烧香的,杀在你上面,人的骨头也必烧在你上面’。”(列王纪上13:1-6)

  这是北国新以色列立国后,第一个预言;並有惊人的预兆伴随着—祭坛破裂,坛上的灰倾撒,王伸出的手立即枯干,经神人代求恢复等。约拿达的后代一直相信,期待那预言的复兴临到。后来,在一定的时候,那宗族也迁徙到耶路撒冷。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石头记 ✍吟萤

书香阵阵

读书乐:红楼梦新补 ✍亚谷

寰宇古今

閒话中国与波斯 ✍史直

谈天说地

敦煌石室中的一首古老圣诗 ✍李志刚

谈天说地

神要怎样的领袖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卫博福 ✍稽谭

寰宇古今

维也纳近郊所见与联想 ✍曲拯民

点点心灵

几种耳朵? ✍陵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