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生活 ✐2006-06-01


苋菜的故事

烝民

 

  若是你曾在远东住过,不是过那种贵族式整天讲究吃什么“山珍海错”的生活,总不致对苋菜十分陌生。苋,国语读“现”,粵语也唸作“现”,四邑话则曰“焊”,其音与汉字“汗”字相同。西方的植物学家们说:苋菜最早曾在美洲发现,后来才传到亚洲,非洲,和印度半岛的。事实上是否如此,待考。唯苋菜被传入欧洲确是近几百年来的事:征服美洲的欧洲人选择了几种矮小长红叶和红穗子的苋菜,带回欧洲种在他们的花园和公园中,使草坪或花圃构成图案,作为红绿相映的点缀。我虽欧旅了多次,但对公园中的苋菜未予注意。
  苋菜,正如其他植物一样,种类很多:高的可长到十尺,矮的不过一尺;叶子有细长,也有短而宽的;红叶红穗,绿叶红茎红穗,或者全部绿色。我们在美国常见的是绿叶绿穗的一种,能长到人胸的高度。

  多年前住在青岛,家里的女佣每於晴天的下午带着孩子们到附近的山边遊玩后,回家的时候把手袋中塞满了一些绿油油的野菜。晚饭时她自己煮了吃,拌芥末粉,加醋,酱(豉)油和麻油,有时也用大蒜代芥末。不止一二次她弄一小盘给我们也摆了上来。嚐一嚐,好像菠菜,但沒涩味,比菠菜好吃,味道实在不坏。
  苋菜,中国北方人称之为“芸青菜”。借重芸香的“芸”字,大约取其常青之意吧!苋菜本是野生,随地生长,随手可取,而且根深叶茂,鸟和风都为它来效力,来传播种子,使它滋生不息,冬天无情的冰雪都不能将它摧毀或消灭。它真是上天赐予穷苦人们的恩物。
  不但在台湾和香港吃过苋菜,后来我在赤道下的非洲,那边的菜农有几戶广东的台山和开平人。近水楼台,我们便常年有苋菜的供应。非洲人呼苋菜为Chisha,当地的印度人,呼之为Keerai,据说在印度国它早已不是野生菜了。

  十六世纪时西班牙殖民古巴,由该岛出兵征服墨西哥。首当其冲的是印地安人血裔的阿支泰族(Aztec),因摄於西军之威,便示降服。唯该族有每隔十日或二十日祭神一次的习俗。祭神便要杀人取血,和以苋菜种子作为次日的食物。他们用的苋菜种子是白色的,不像我们北美洲那样小且是黑的。他们种的苋菜可长高至十尺八尺全身绿色带深红。只有种子是白色的。族人在祭神礼之前先要把苋菜种子在锅中加油炒至爆花的程度,如同今日的Pop Corn,然后才能与人血搀和。西军司令加特(Cartes)決心将这种不人道的习俗消灭,於是先出兵到各地,将族人的苋菜园捣毀。因为苋菜长得高而红,西军登高一顾,见深红一片,不难觅得苋菜园的所在。

  苋菜可代菠菜。菠菜只有春和晚秋可以种植,天稍热,则生茎衰老。但是苋菜卻根深叶茂,可以继续採摘嫩叶至四五个月之久。
  近年营养学家的意见是:野菜比一般蔬菜的营养价值高,因为野菜根生得深,所以能将土壤中的养分和矿物质充分吸取了上来。
  苋菜的英文名是Amaranth又作Amaranthus,美国一般农夫叫它是Pigweed,乡下人老一代的叫它是Lamb's Quarter,年青一代的叫它是红根菜(Redroot)是菜圃和花园中的“敌人”。

  1970年代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因为食用颜料红色第二号有导致癌症的可能,所以禁止继续使用。这种(Red No.2)的深红色恰与苋菜中一种红色相似,因而也叫Amaranth。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美国的食品商又发明了红色第四十号代用。目前加拿大和欧洲国家对於食品用红色暂时全部禁止。我们所吃的香肠,火腿,红色饮料,带红色的药水,药片和爱美丽的小姐太太们的唇膏都用这叫做Amaranth的红色颜料。后来该局又宣佈禁止有导致癌症嫌疑的多种食用颜料,例如橙,凤梨,奶油,乳酪等用的黃和橙色颜料共六种,染菜蔬的绿色一种和加进葡萄汁的紫色一种。美国食品及药品制造商为了达到色,味,香,酥,脆,防潮,防光,防腐等目的,不惜花费大量金钱继续研究。今日登记核准可用於食品业的颜料和化学品为一万多种,美国的每年生产是数以十亿磅。若是只有部分被美国人吃掉进入体內,那样每人每年要吃一磅这些与我们健康无益反而有损的化学品和颜料。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种苋菜用不到化学品和杀虫粉,它本有你意想不到生长的本领。再次,它含丰富的维生素甲,乙和丙,蛋白质以及人体所需的酵素和矿物质,是一种最健康的食品。今日我们在市场上买来的蔬菜很少是用天然肥料以代替化学肥料的,而且今日无农人不用杀虫粉。这两种东西的害处我也不必在此多述了。
  请你不要误会我在说服任何人效法住在寒窯的王三姐以挖野菜为生,叫人看见不免难为其情。等到云高天晴金风送爽和家人一同郊遊的日子,不妨在田野中取一些种籽以备明年春天种在你自己的后院中。即使你住的是“柏文”(apartment)也好,可将它种在路边,尾簷或牆角下。哪怕五尺见方之地,一家两三口人,不要拔根,只剝幼叶,每天吃一次苋菜決不成问题,经济倒是小事,好处是方便。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风箏 ✍余仙

寰宇古今

肯亚—奧巴马的祖居地 ✍曲拯民

寰宇古今

迈尔的旷野呼声 ✍冯虛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