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2-15

言语的陷阱

于中旻

 

  说假话和“说谄媚话”(箴言7:5,2:16,6:24),是“成功之路”;当然那是说古老的不正当职业和政治人物。
  众意不能保证是正确的。“爱国主义”的虛假宣传,演成军事行动的悲剧,曾获得多数先知的赞成票,也是出於谄媚话鼓动:

以色列王对臣仆说:“你们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属我们的吗?我们岂可靜坐不动,不从亚兰王手里夺回来吗?”亚哈问〔犹大王〕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约拉法对以色列王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同你的民一样,我的马与你的马一样。”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请你先求问耶和华。”於是,以色列王招聚众先知,约有四百人,问他们说:“我们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们说:“可以上去。因为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约沙法说:“这里不是还有耶和华的先知我们可以求问他吗?”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还有一个人,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我们可以托他求问耶和华;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约沙法说:“王不必这样说。”(列王纪上22:3-8)

  那时,约沙法登基已经十九年,能夠颇为熟悉政治场的遊戏规则。继承他父王亚撒战胜古实人的余威,及以金钱外交贿买亚兰人(历代志下14:9-15,16:1-10),取得和平安定。因此,有亚非两洲交通之利,商贸发达,到约沙法时代,“大有尊荣资财,就与亚哈结亲”(历代志下18:1)。尽管他只看门当戶对,把信仰放在一边,但他感觉事情有些问题,左右逢迎的好话,不可尽信。亚哈不信耶和华,在外交上唯力是视,臣服於強国,以维持和平;在国內实行宗教上的混合主义—王后耶洗別是西顿的公主,带来陪嫁的偶像,成为流行宗教;亚哈不仅拜金牛犊,也崇拜迦南本土的巴力。他的先知群,自然也就是穿宗教外衣,口呼“主”的称号,正好也是对巴力的名讳,就算以色列宗教。
  从历史看来,凶恶的亚哈使先知“只说凶言”,但他还不失英勇;他动员以色列军民,反攻驱逐亚兰人,光复基列故地,当然不可能是为荣耀神,或以基列的乳香为医药(耶利米书8:22);也不像是看重固有文化;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丰功伟业,拿部属的生命及国家的资源,来作赢得人民拥戴的赌博。所以对於附和的声音,以为民意士气可用,感觉很是悅耳。
  约沙法牺牲信仰的政策,虽然不高不明,但他识透假先知的谄媚话,绝不可靠,是最恶劣的语言陷阱;那批同一学校毕业的专业先知,是同模子的产品,唱善如出一口,英主必须知所提防。因此,他坚持应该找耶和华的先知求问。亚哈在面子上拗不过亲家,不得已之下,派人去叩那久悬蛛网的破门,把最被冷落的先知米该雅召来。在路上,王派去的使者,或许经过亚哈授意,警告米该雅,管住他的乌鸦嘴,不要乱讲话,拂逆王的御意;要服从多数,跟御用先知说一样的话,得些好处。不过,又臭又硬的真先知,当面拒绝他的好心,固执定要传达耶和华的话。
  米该雅来得及时,到了两位王面前。
  他们身着华服,坐在撒玛利亚城门前的广场上,准备举行誓师大会,旌旗招展,威武庄严—南朝北国的最高领袖,合作采取分裂以来首次军事行动,真该鼓励,鼓掌,鼓噪!受问时,米该雅清晰的发言了,正如首领和全体军民期望的,米该雅说:“可以上去!必然得胜!敌人必交在你们手里!”(历代志下18:14)太好了!这简直不像是米该雅。


  问题是太不像王所知道的,所恨的那人了;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出语意有些不对。连先知自己也沒说“阿们”!
  这时,亚哈王的宮廷先知长西底家,和太监们在一起,正在给群众进行热烈的连续表演。他造了两支铁角,像是野牛的角,又大又长,跳跳蹦蹦,精力洋溢的高喊说:“耶和华如此说:你要用这角牴触亚兰人,直到将他们灭尽!”(历代志下18:10)他同学同党的先知群,也附和着说:“哈利路亚!”“阿们!”“上去!上去!耶和华必把那城交在英明睿智神武超勇的王手中!”
  亚哈王显然陶醉於多数人的颂扬,以出奇的耐心,对米该雅说:“我当嘱咐你几次,你才奉耶和华的名向我说实话呢?” (历代志下18:15)其实,哪有统治者愿意听实话呢!亚哈多么希望先知说:“本人一向说实话!”
  米该雅果然不负众望,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华说:‘这民沒有主人,他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各归各家去’。”接着,进一步揭露了戏剧性的灵界秘辛,邪灵进入假先知的心,让他们的口说逢迎谄媚的话,引亚哈走向阵亡的结局—“耶和华使谎言的灵入了你这些先知的口,並且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於你!”
  亚哈王赫然震怒,叫人把先知米该雅严加管束,尽量虐待;等他平安回来算账。米该雅真是说凶言到底,在入监前的自由一刻,保证亚哈不能活着回来,还呼喚所有人民作证人(见列王纪下22:9-28)。
  历史见证小人谄媚的话,造成多么重大的悲剧。

  据说:当年佈道家宋尚节在讲道完后,有人来歌颂:“宋博士!你的讲道真好。”宋严肃的喝斥:“撒但,退我后边去吧!”
  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就比较有溫和的英国风度,当遇到人称讚他的口才,司布真回答:“撒但已经先在我耳边讲过同样的话了!”
  这两位神忠心的仆人,可能无意中印证了先知米该雅的报导:谄媚的话听来很容易入耳,卻对听的人造成伤害,甚至毀灭;其背后的主使者,还是那恶者。谄言悅耳入心,但该小心伤害的后果!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敦煌石室中的一首古老圣诗 ✍李志刚

艺文走廊

致罗波安 ✍凌风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树的奇妙与贡献 ✍苏美灵

寰宇古今

亚洲人的西伯利亚怎样失於俄 ✍史直

寰宇古今

谁先到达美洲 ✍曲拯民

艺文走廊

细看动起来的“清明上河图” ✍松桂

谈天说地

石美玉 ✍稽谭

点点心灵

两封信 ✍王人义

云彩生活

茶对健康的新发现 ✍烝民

云彩生活

流行性感冒与禽流感 ✍烝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