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4-15

信念的重要

于中旻

 

  听道的人动起手来,把礼拜堂拆了!讲员居然说:“你的罪赦了!”无论谁是讲员,是可赦孰不可赦?
  更足希奇的,讲员是基督教的创始者—基督耶稣。事载圣经,查有实据。只是未记载谁出钱修复那屋顶,想来不是主叫管财政的犹大付账;如果是,他必然抗议。
  事情发生在加利利湖边的名城迦百农。
  确有此事,必有其理。

  迦百农成为耶稣工作的中心。刚从对岸归来(马太福音9:1),已经许多人聚集,要听耶稣讲道,以至门前都站满了人。有四个人,抬着一个瘫子来,不得近前(马可福音2:3-12)。
  人满为患。如所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许多人不是存心来领受。“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在旁边坐着,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並耶路撒冷来的”(路加福音5:17),自远方来的这些人,並沒有学习的意思,挤满了前排的好座位,似乎是准备来考试的—他们惟独想到自己,以自己为衡量的标准。其余的群众,站在外围好多层,围得很紧很紧,只是不知道给残障人士优先。他们单顾自己,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瘫子组实在沒有办法;但他们有坚定的信念。信念使人想別的路,为別的人。
  “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阿摩司书3:3)四人共抬一个瘫子,必须得四人同心,有共同的坚強信念。他们抬头看,房顶!幸好那时沒有尖顶高大的教堂;他们好像知道房子的结构,把瘫子抬上了房子的平顶,揭开屋顶,把瘫子弟兄正缒在耶稣面前。
  “耶稣见他们的信心”,是看见他们信念的表现,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马可福音2:5)
  在舒适的位上,有远路来的文士,坐在那里。他们熟知信条—惟有神能赦罪。正确。只是冰冷僵硬的死信条,需要化成活泼的,生动有力的信念,应该立即从他们位上下来,俯伏在耶稣腳前,承认:这就是“大哉,敬虔的奧秘…神在肉身显现”(提摩太前书3:16)!
  但他们的反应,是心里议论:“除了神以外谁能!”为什么这样?因为他们骄傲,不肯承认自己有不知道的,谦卑在主面前。他们拒绝这唯一天上来的教师,救主,他们拒绝的,是永生的福。
  耶稣为了叫所有的人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那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这里可以看见活泼的信念显明功效:“那人就起来,立刻拿着褥子,当众人面前,出去了。”(马可福音2:9-12)
  耶稣讲道的教堂,挤得满溢;所有在场的人,都听见耶稣讲道。“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沒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希伯来书4:2)信念,似是发生化学作用,使道成为动力,极大的动力!

  当年在英格兰海边的小镇,有个小教会,是一组清教徒。他们觉得那里太挤了,看不到耶稣,听不到耶稣。在十七世纪,清教徒运动,在英国试图改革教会,连续遭受挫败。最后,英王要他的臣民,归从国教,否则离开!
  他们为了信仰自由,选择离开熟悉,热爱的本土,往不可知的蛮荒新大陆。他们先去欧洲大陆的荷兰,在那里很受欢迎,而且有自由;但他们向往有自己的地方,本国的语言和教育,決定集体移民,去新大陆。他们租得了两艘帆船,载运那小教会的会众—他们有信念,採取移民行动,是极端的冒险。正如以色列人出埃及,中间也有少数的“闲杂人”同行。可是,又有麻烦事来了,其中一只船淦,“像筛子般”进水!这样,原来两船的一百零二名乘客,合倂挤在“五月花号”(The Mayflower)上。
  那时,可不是五月,也沒有花开;已经是九月将尽,海上寒风袭人。是信念,驱使他们离开溫暖,安全,驶向茫茫的未来。经过了五十多天的航行,1620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踏上大西洋彼岸的新土地。


五月花号抵达普利茅斯港
The Mayflower on Her Arrival in Plymouth Harbor, 1882
by William Halsall, 1841-1919

  他们称那地方为普利茅斯(Plymouth),纪念在英国出发的故乡。那些清教徒,在那里度过第一个冬天,以后还经历过更多继来艰难,仍然像海上层层的波浪。
  信念,发生力量:清教徒的先贤,记得神的恩惠,和自己的初心,是要为主作见证,成为“世上的光,造在山上的城”(马太福音5:14)。以后十三殖民地联合,掙脫疯狂君王的轭,在圣徒领袖之下,爭取独立;蒙神恩典成为雄峙世界的強国—美利坚合众国。星条旗上的群星,由十三颗增加到五十颗,星光的影响力,更远被辽阔的大地。
  信念,发生力量—有能有力,无限无量。祝主保守这个国家,不追求霸权,真成为造在山上的城,为主见证。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社会主义资本家—子贡 ✍亚谷

谈天说地

东亚复荣圈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风

谈天说地

人权与政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彩虹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沙田之晨 ✍海佑

寰宇古今

南北战爭的战场-Gettysburg ✍曲拯民

寰宇古今

鲁斯夫人 Clare Boothe Luce ✍曲拯民

寰宇古今

圣诗作家芬妮.克乐斯贝 ✍旻

谈天说地

7053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