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6-09-01


聚会与敬拜

于中旻

 

  现在的教会,渐失去聚集的意义;除了主日学以外,很少能达到教育的目的。


寇尔生

  寇尔生(Charles Colson)讲到他对教会音乐的感受,非常沉痛的说起他在其本教会的经验:当教会音乐指挥,问会众要不要再重复一次短歌的时候,他竟然用夠大的声音回答说:“不!”他形容那种唱歌,全无教义的造就,只是自我陶醉,承认他个人是“咬着牙听”,很难算是享受吧!(“Soothing Ourselves to Death”, Christianity Today, April 2006)他以为如果教会唱诗只为了自我陶醉,而完全沒有教义的成分,是不健全的。有些聚会在开始的时候,会众唱上四十五分钟的诗歌,精神耗得差不多了,特別是老年人,很难以专注听道。任何从事教育的人,都知道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最好是四十五分钟,因此,各级学校上课的时段,大致是那么长;如果最好,最有效的时间,用在自我陶醉上面,哪还能谈的上有效的受教?
  更严重的,是教会原则的改变:唱那种调子的原因,是因为很多人喜欢那调调儿。为了满足人的“喜欢”,而不管人的“需要”,完全是顾客至上,消费主义观念。那是违背教会原则的。实际上,这种趋向越来越烈,以至有的教堂,花许多代价购置奉献的管风琴,因为无人使用,多年尘封,在考虑干脆卖掉它呢!
  退一步来说,如果这类唱诗是为了吸引青少年,也该想到,他们进了门以后,能夠学些什么。

  在上个世纪,福音派教会犯的错误,是避免社会问题和信仰的实践,退避到属灵的谈论里,到底还有些枯燥的教条知识。今天教会的趋向呢?寇尔生说:教会音乐“从敬拜降到娛乐。福音派教会,要沉迷至死。”这样,今天的教会,连教条都沒有了,还剩下什么呢?
  福音广播嫌某些节目“涉及太多道德问题”:好像现代基督徒,不再相信圣经是有关道德的爭论。这样的教会,人数再多些,也跟世界沒有分別,成了沒有门的羊圈,实在达不到主的“大使命”。如果他们还有些使命感的话,何不考虑到这点?
  我们常勉励人参加聚会,大概也曾引用这节圣经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10:25)不过,不要忘记:聚会本身並不是目的。十分显然的,聚会是殷勤准备“那日子临近”。因为前面说,圣徒要坚守认信的指望,“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如果教会不再注重“教”,而只有“会”,就跟社交场所差不到那里,弄出敲敲打打,喊喊叫叫的噪音,连雅集都算不上。
  想想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的情形。他们被強迫移民,过了一代之后,情形就改变了,他们作了生意,发了财,生活过得很舒适,有很多消閒的时间,应该作何消遣?就去聚集听先知讲论吧!神告诉先知以西结说:

“他们来到你这里如同民来〔聚会〕,坐在你面前彷彿是我的民。他们听你的话卻不去行;因为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卻追随财利。他们看你如善於奏乐,声音幽雅之人所唱的雅歌,他们听你的话卻不去行。(以西结书33:31-32)

  这岂不正是“藐视先知的讲论”(帖撒罗尼迦前书5:20)吗?
  当然,这经文所说的,不正符合现代人的毛病,因为现代人的问题比这更严重。先知以西结那时代的人,把听道当成听歌,只是欣赏,压根儿就沒想到听道的责任:听了是要遵行;不过,他们到底还是一批有欣赏力的听众,知道什么是好教导,什么是好音乐。现代的人呢?连听道的心也沒有,也沒有分辨所听的能力,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道,或不管所听的是不是有道有理;他们来不是要聚会受教,而是要听歌,还加上听自己的声音,有时加上扭动,比划跳跃,发洩兴奋一番。
  神是鉴察人心的。祂知道这种“像神的民”的情形:“口多显爱情,心追随财利”,简单说,是心口不一。因为“聚会”必须是神所分別召聚的民,才会口唱心和的讚美主。现代不少工商业社会的人,到教堂去,心里带一本帐簿,在盘算财利,惟利是趋,把聚会当作与交易有关的社交行动,从不曾想到天上事。有人说:唱诗的时候,是犯罪最严重的时候,因为唱的是谎言,说“爱主”,说“完全奉献”,卻全不是那么想。
  教会有一个普遍的趋势,就是新添了个位置,叫“敬拜主任”,略与旧有的音乐指挥相当。为什么改了名呢?当然是现代音乐,用不上什么指挥,因为什么人都懂,谁还指挥谁!还标识着一个观念的改变,就是以为喊喊叫叫,就叫作“敬拜”!
  圣经最先用“敬拜”是在创世记第二十二章5节:亚伯拉罕与以撒往摩利亚山去“敬拜”,就是听神的话相信而遵行,献上最爱的独生子以撒。这是真实的敬拜。
  不过,我们该听听最懂得敬拜的大教师怎么说。
  主耶稣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翰福音4:23,24)如果连这样最高权威都听不下,強要照他们所爱的去行,那还有什么话好说?
  但我们要问,在基督徒中,谁是真正拜父的人呢?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点点心灵

大地的乐音 ✍陵兮

寰宇古今

岳飞壮志何不伸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