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8-11-01


秋虫秋叶风雨楼

吟萤

 


齐白石八十七岁时画作
(按图可放大)

  決定去看吳齐两大家的遗作展览,已经有两个多礼拜了。但不知怎的总是腾不出时间来。今天忙到下午才有空打开报纸的文教版,报上有消息说,吳齐书画展览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错过机会,这两位一代名家作品的欣赏,将交臂失之。於是立刻搭车赶往历史博物馆。由我的住处到植物园要換一路车子,等我赶到历史博物馆时,已经四点四十五分了。购券入场时,售票小姐与守门的先生都警告我说:“只有一刻钟了,要快点看!”看画展本来是一种很悠闲的事,但当我连接到两个警告时,心情便有点紧张。走进画廊中,见琳琅满目,作品掛满了一条长长的画廊,及另一个展览室。我看看手表,长针好像跑得特別快,我只好用走马观花的方式,从右边吳昌硕的作品看起,游目浏览,用五分钟看完了一代名家吳昌硕的书画。平时我看画展多半是“读”,要在一幅作品前站上好一会,仔细领略其中的笔墨与意境。现在只能浮光掠影地,撷取意态神韻而已。看看剩下的时间不多,我決定用五分钟“走读”齐白石的全部作品,而选出其中我最喜欢的两幅,用余下的五分钟来“细读”。经过行云流水般的巡礼后,我在选中的两幅作品前驻足凝神。一幅标题是秋叶秋虫,另一幅泼墨小品题作风雨楼图


齐白石所画之红叶和蝉(上图之局部)

  秋叶秋虫是一张条幅,纸上探出一条遒劲的枝子,枝上留下几片疏落的红叶,一只螳螂,一只蜻蜓和一只蝉分布在树叶间。那几片红叶並不是随意蘸上去的,是工笔作品,细如蛛网般密布的脈络,是一笔笔写上去的。看画上的题款,是齐氏八十二岁的作品,我想白石老人画每一片叶子,最少也要花上半小时以上的工夫。真正的艺术品,绝不是幸致的,每一片红叶上都写满了白石老人苍郁的生命的秋色。画中的秋蝉正是展翅下飞,栩栩如生。上端的蜻蜓亭亭地轻立在枝梢上,做状欲过別枝,神态雋逸,用笔轻灵而细腻。中间的红叶上有一只螳螂卓然独立,举起一只臂刀,屏息以待,做觅食状。这几只秋虫的神态意致之间,各有不同,齐氏以八旬高龄,能写下这样细腻动人的作品,堪称一代宗师。
  另一幅齐氏的泼墨小品风雨楼图。使我凝神一志地注视了两三分钟之久,直到下班铃响起,服务人员来催促离去时,我犹频频回顾,不忍离去。风雨楼图是白石老人八十五岁的作品,一大块苍苍郁郁的乌云,一抹雨意朦胧的煙树,中间右侧出现一角苍涼古拙的小楼,蒙蒙的煙雨,遮断了楼头的景物。左边是一片空蒙的白色,不着一点墨痕,而仍透出一种落拓的笔意。整幅画的构图如一个凄迷的寒梦,令人感到一种凄恻的美,一种荡气回肠意境萧索的滋味。这两天下了几场雨,已经尝到了秋的酸涩,当我神驰在白石老人这幅泼墨小品中的时候,秋意似乎更加深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看!现今的美国! ✍林向阳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

艺文走廊

所罗门的真智慧话 ✍凌风

谈天说地

相见的渴望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头发的秘密 ✍苏美灵

点点心灵

一条红绳 ✍陵兮

谈天说地

奴役制度与美国內战 ✍亚谷

艺文走廊

山间的雾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