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4-10-01

竹窗是一首诗

音凝

 

  我案旁的竹窗,陪我读书,伴我写作,它不仅是我的伴侶,而是一首诗。
  当阳光明媚,满窗翠绿,怡神悅目,对我的写读都有助益;微风吹起,搖曳生姿,兼有啁啾鸟声驱走岑寂,细微的竹叶声自窗外潛入,使我不得不由书卷中停眸,抬眼左顾,满窗尽是淡淡的竹韻。

  阴天令人不适,心情受压抑如窗外的冷云灰空,若不幸或有幸下起了雨,心情虽难开朗,但雨后的竹叶,卻澄莹明透,如水晶,似明珠,竹叶的浅绿也加深了颜色,竹窗幻化成一帧全新的创作。雨敲竹叶,声声入耳,重写李清照“声声慢”中的“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雨后的竹叶小心翼翼地擎着水珠,如悬垂在美人睫上的淚珠,既担心它会落下,又想为它拭去,那种矛盾的心情,如文艺心理学之复杂难解;但我颇珍惜这种微妙的感受。
  雨声是竹叶诗的句读,落下了一个逗点,加上一个分号;还有一连串的刪节号…,写成了有声的竹叶诗。
  东坡说“无竹令人俗”,其实有了“竹”也不能免俗,要有“诗”才不俗。
  竹窗就是一首诗,阴晴之间,明晦之际,冷暖之余,诗意的境界各有不同。微风搖曳竹叶,如散文诗;月光洒上竹叶,为诗余之词;虫鸟伴奏下的竹,则是工整的五言或七言律诗;竹叶上停留许久的晶莹雨滴,是耐读的杜诗;微风摆动中的枝叶,是李白浪漫的乐府诗;昨晨偶降冰雹,晶亮如钻石,掠竹叶而下,吟成一首李商隐的无题诗,荡气回肠,敲成绝句。
  竹窗是一首诗,一首专属我的诗,我也成了诗的一部分。

本文选自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印度榕 ✍余暇

艺文走廊

人生四梦(四)天国梦 ✍殷颖

谈天说地

太空飞行与坐井观天 ✍余卓雄

艺文走廊

西拿基立的毀灭 ✍凌风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