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06-01


繁星之夜

吟萤

 

  星,在天上。
  我,在地上。

   我默默地接受着星星们用了几千年才给我䀹亮了的眼睛。而我只用了一秒钟,便回敬了它们一个悒郁的眼神。不,我不欲使它们伤心,它们已经等待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了啊!我歉然地回报它们一个微笑,而当这个微笑传递到那遙远的星球上去的时候,我将早已从这个地球上消逝了。那将是一个孤独的,永远的微笑了。想到这里,我脸上的微笑的表情僵硬了。但这僵硬的笑意旋即绽开了,我笑得更开朗了些。一个人想得太多太远是傻的,就这样,星星向我䀹䀹,我回报它一个带笑意的眼色,就是一首很美的诗了。在这样的夜里,还能再希求些什么呢!
  当我再凝神仔细看的时候,我发现今夜眨着眼睛的星星,竟如此之多,在这么多美丽的眼睛逼视下,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它们彼此眨呀眨的,一定有什么秘密在传递着;这使我想到孩子们集体玩“猜茶壶”遊戏时的狡猾,神秘的眼色。他们先定好了一个谜底,让猜的人一个个不着边际地去问,当屡猜不中时,其中会有一个孩子噗嗤一笑,接着,全体便爆出了一片笑浪。笑声与笑声相撞击,拥挤,而使猜的人更手足无措,我现在就是这样的角色。
  我侷促不安了好一阵,终於我释然了。我知道它们在传递着创造的奧秘,但实际上连它们自己也不知道这谜底。
  蒲松龄是可爱的,他不但会说鬼狐的故事,也会讲美丽的童话,记得在聊斋志異中,他写了一个非常可爱的故事,人可以伸手将星星摘下来,放在屋里当灯烛照亮。若是我的手夠长,我也想摘一个。可惜近代的科学将这些美丽的童话都扯碎了。星星不再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发光体,而是粗糙的石头。连月亮的美丽印象,也让“阿波罗”计划给破碎了。本来月亮里有桂树飘香,小白兔捣臼,广寒宮里的嫦娥仙子,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凸凸凹凹的死寂岩石,多么煞风景,科学实在不能给人多少幸福。
  但我宁愿接受蒲松龄的幻想童话,我真希望有一天可以伸手摘一颗星星放在案头,照着读诗,照着写稿,照着捕捉飘忽的灵感。
  古人说每人都有一颗星星,当这人去世时,星星便随之陨落。我一直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然则每一个人都在天上有一颗星星的知音啊,於是我迫切地抬头去搜寻那茫茫星海中的我的知音。啊!找到了,我看到一颗特別明亮的星星,在闪烁着向我招呼,那该是我的生命的象征吧!啊!动了,哟!它画了一条美丽的光的弧线,曳着一条长长的光芒的尾巴,落到天那边去了。多么美丽的死亡,如果我也能以全部的生命来画一条美丽光亮的弧线,也就不虛此生了。
  我躺下来,仰臥在草地上,凝视着满天的星斗,我忽然觉得宇宙倒了过来。是的,那是真的,我高踞在星星的上面,星星在我的身下,我不再是仰视,而是俯瞰了。我俯瞰着一抹星海,我不自觉地笑了,虽然星星沒有听到我的笑声。
  今夜沒有月亮,满天繁星,居然也能照亮了这个靜谧的夜晚。若是每一个人都能发出星星似的人性微光,不是也能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吗?唉!我又接触到现实问题了,但我宁可停留在诗的意境里,在这个沒有云,也沒有月亮,只有繁星满天的晚上。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春秋炎涼精卫遗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细看动起来的“清明上河图” ✍松桂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莲花掌 ✍余暇

艺文走廊

过零丁洋今昔 ✍凌风

谈天说地

译名与諡号 ✍亚谷

艺文走廊

红楼梦的四首梅花诗 ✍解梦

谈天说地

武侠文化 ✍于中旻

艺文走廊

风箏 ✍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