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4-01-01

三兄弟 外一章

凌风

 

  清初有名的文人,“宁都三魏”,是一家三兄弟,长兄际端;次禧,字叔子;幼弟礼,字季子。
  兄弟都很聪慧,各人性向不同,但和睦相爱。魏禧文名最著。魏禧“寄兄弟书”说:“吾兄弟並以文章知名。弟家牵外事,既席不暖。兄好閒多繙群碎书。禧谓宜以时进业也。”说到亲睦关心,特引苏轼(子瞻)狱中寄子由诗:“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可见昆仲情感之深。

  说来有些奇怪,傑出的三兄弟不多见。两兄弟常是相反相对,或是相爱相似,如同一个人般。三兄弟不须比较,个別发展,家书里不必多说,自己一家人都深知。
  在这家书中,魏禧(叔子)倒是说了不少自己。他们家老大际端,读书博杂;但他不能有二十五小时,就得“好读书不求甚解”了。老三魏礼季子,确是另一号人物—在二哥叔子给他写的“吾庐记”,敘述他像无根的浮萍,飘流遍及天下;还像今人用“信用卡”借钱旅行,蹈险探幽,卻似乎並非不顾死活,知道善於自保,兄长们不必考虑他回不了家。最后还是回到翠微峰,发现那才是叶落归根,是自己的家,在兄长左侧结庐而居,名为“吾庐”。不过,他们兄弟各自适己意发展,都活得很精彩;相同的是沒有一个着意名利。
  中国近代文人中的三兄弟,差堪比拟的惟有绍兴周氏三人—树人(鲁迅),作人,建人。三人为“众”,该有多自然又理想。当萱亲在堂,曾在北平同居一院,媲美棠棣;谁知后来竟然分居析炊,闹得颇不愉快;政治趋向也各有歧異。

  圣经中的两兄弟,好像都不能免於阋牆之爭—最早由该隐与亚伯开始;再有以实玛利与以撒;以扫与雅各,都相处得不理想。亚伦与摩西还算勉強可以;那是亚伦多半知道守自己的位分,以摩西为“主”;大概那是因摩西从小在埃及王宮长大,亚伦哥欺负不了他。更重要的是神命定摩西代表神作主,有属灵的权柄,在神的全家尽忠。
  人类最早的三兄弟,是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大致沒发生斗爭(创世记6:10)。不过,所有现存人类都是他们的后裔,可就阋斗不息,连续至今,足能超越他们的和平岁月许多倍;更有的提倡种族优越,奴役別支,祸延后代,不能不说是极愚昧的行为,可恥的历史。他们忘记了神“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使徒行传17:26);世人都犯了罪,並沒有肤色差別,里面的灵魂是一样的;唯一的超越,並不在於外面人的不同,而在於神的救恩—“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在两河流域的古老文化下,他拉生亚伯拉罕,拿鹤,哈兰。这三支,各有自己的选择,自然也有不同的结局,仿佛可以代表三条不同道路,人生也就是这样(创世记11:27)。
  中国的诸葛“龙虎狗”—诸葛亮,诸葛瑾,湊上从弟诸葛诞,分事蜀,吳,魏三国,各有才具,各有建树;不过他们到底不是亲兄弟。
  以色列王大卫的将领中,有洗鲁雅的三个儿子,是一门三傑—约押,亚比筛,亚撒黑。洗鲁雅是大卫的姐姐;他们三甥都在大卫王手下(历代志上2:13-16)。三兄弟各有其特色:
  约押—勇。在从耶布斯人手中,收复耶路撒冷的战役,耶布斯人向大卫挑战,说:“你決不能进这地方。”他们凭险固守,夸口即使只有瘸子,瞎子,敌人也无法攻陷。大卫激励群众:“谁先攻打耶布斯人,必作首领元帅。”洗鲁雅的儿子约押表现出英勇,捷足先登,攻取保障。大卫如言立他作元帅。(历代志上11:6)
  亚比筛—忠。大卫逃避扫罗迫害的时候,住在山寨。有一天,忽然渴想故乡泉水的清冽,说:“甚愿有人将伯利恆城门旁井里的水,打来给我喝!”那时,伯利恆处於边缘地带,郊野为敌人佔领。就真有三名勇士起来,实现他们领袖的愿望,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那井打水来呈献给大卫。这样的忠心,深感动大卫;他卻不肯喝那水,把水奠在耶和华的面前说:“我的神啊!这三个人冒死去打水,这水好像他们的血一般,我断不敢喝!”约押的兄弟亚比筛,就是这三名勇士的首领。他也曾随大卫夜袭扫罗营帐,若非大卫阻止,他就杀了扫罗。(撒母耳记上26:6-8;撒母耳记下23:17)
  亚撒黑—快。在洗鲁雅儿子三兄弟中,“亚撒黑腳快如野鹿一般”,他认定了敌人首领押尼珥,坚持追赶,不离左右;可惜竟然因此阵亡。(撒母耳记下2:18-23)岂不表明他是性爱活动,好奔跑,练出来的功夫?
  他们像常人一样,都有各自的瑕疵,但大节不亏,立场坚定,彼此同心。亚撒黑殉国后,兄弟联合对外敌。约押对亚比筛说:“亚兰人若強过我,你就来帮助我;亚扪人若強过你,我就去帮助你。我们都当刚強,为本国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华凭祂的旨意而行!”(撒母耳记下10:7-14)结果大获全胜,奏凯而归。
  大丈夫性向不同,意趣有異,恩赐互补,都沒有问题;惟要一志,共御外敌,坚決不搞內斗,是最高的战略原则。

读经之要

  在“宁都三魏”兄弟之中,魏叔子文名尤高。
  他说到自己系统性读书,十分值得参考:“禧性好文,又伤年纪摧頽,功名不立於天下,后顾孑然,终不有子孙,行践东阿所歎,坟土未干,而身名並灭者,转思自效,不为倦厌。”
  又说:“人一日不学问,则誊写胸间宿意,文不新鲜。此非必措舍事故,剪辞缀调,用日所新得。但多读古人书,便自沈浸变換,发生不穷。如春时花叶,本着故树,入人眼目,辄增鲜妍。”
  他的读古人书,在於学而深思,所以能从一本而发生繁花让锦,不落俗套。
  这又有些像林肯总统的经。林肯家贫,幼年所受正式教育只不过两年。接着母亲在家教导他,但在十岁时母亲又去世了。在自学过程中,林肯仅有的“四书”是:圣经,天路历程,伊索寓言,华盛顿生平。以后,他读了些古典文学,但到他考取律师並执业,作国会议员,到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实际所读的书,据说,不超过近代的中学生。可是他能熟读,深思,活用。他写的文章,演说,被认为最高贵的英文;特別是“盖茨堡短讲”(Gettysburg Address),及“第二任总统讲词”(Second Inaugural Address),被公认为傑出的经典文学,仅次於圣经。

  圣经教导人如何读蒙福。
  诗篇第一篇,开宗明义,教导人如何读经,因为那是蒙福之路:“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篇1:2)
  读经必须有四步:

首要“喜爱”

  爱读,才肯读,勤读;也自然就熟记。这是关键。如果不爱读圣经,就不要读;先找出问题所在:—

“所以你们既除去一切的恶毒,诡诈,並假善,嫉妒,和一切毀谤的话,就要爱慕那纯淨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得前书2:1-3)

继以“深思”

  熟记了,才可以深思—“昼夜思想”。人心中常有许多幻想,私欲。神並不阻挡人有理想;但该知道那些是否合於神的律法—所说的是圣经,神的话。如果有重生的新生命,必然会寻求遵行天父的旨意。

先是“三不”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1:1)简单说,是择交—与属主同生命的人有团契。另一个说法是“有守”。有人常喜欢夸耀,说他自己有多少的“朋友”;其实,应该说的是熟人,朋友应该慎择。

后有“所行”

  “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1:3)熟记,深思,在圣经上扎根,汲取活水,自然会有所作,结出行为的果子。平常人每天都作许多事,包括选择,言语。这是读经必须有的一部分—学了就得行,才可完成蒙福的四步。


Photo by Stephan Seeber

插图:

  1. “Three Men Walking on Road Between Tall Trees” by Stephan Seeber (pexels.com, accessed 1/2024)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日晷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短宣的果子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中国印象 1 ✍郭端

乐趣飘送

蝴蝶夫人歌剧 ✍刘广华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蚂蚁的智慧 ✍苏美灵

寰宇古今

六十年前话青岛 ✍曲拯民

点点心灵

所需之粮 ✍余卓雄

谈天说地

走后门 ✍刘广华

寰宇古今

柏格理:模楷长留山峦间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