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1-08-01

以利亚的独白

凌风

 

在迦密山上
忍耐的看完巴力假先知的把戏,
轮到我,向以色列的神献祭—
在地上果然有群众未向巴力屈膝,
我重修以色列的祭坛齐来助力;
祭牲摆在坛的柴上面不曾点火,
我叫人上面浇足水,越显明真实;
我仰天祷告:“耶和华永恆的神啊!
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
也知道,我是你的仆人,又是
 奉你的命行这一切的事!”
火,从天降下,烧尽燔祭,又烧尽
 坛腳沟里的水,
全能的真神行神蹟果然如此容易!
我号令属神的人拿住巴力的假先知,
 把四百五十人推到基顺河边,
 宰杀,河水尽赤;
凶恶的亚哈王全无胆阻止无力护庇,
全能的神果然使祂的民回心转意。
俯视海上有片云彩如手掌升起,
恩雨大降原野回绿—复兴遍地。

耶斯列宮内大淫妇耶洗別预备逃避,
她先派人试行送达以利亚一封通知—
给你足夠时间先准备好;明天此时,
本后将向你讨还血债,叫你身首分离!
要杀人先订约送帖可是算得新奇,
不难想知其实是她心里沒有底气;
即使她敕令御营全军集体出击,
也未必群众会同心同德贯彻到底!
偏我以利亚有余暇卻沒能推究仔细,
成功和荣耀对神的仆人成为危机。
胆壮如狮的大先知竟然不畏笑讥,
我放棄了对抗背向仇敌以全速奔驰—
从北鄙到南疆,在別是巴不敢停止,
留下了仆人,自己孤身越境进入荒漠,
 在罗腾树下坐下来,为逃生现在求死!
疲倦和沉闷,松弛时使我容易睡去;
天使竟眷顾败兵,及时送水和饼供给。
我吃喝完毕,如同从废墟中重新得力,
我再跑到何烈山洞穴中靜修深密—
我沒有像摩西看到神差遣的異象,
旷野不乏林木,卻沒有焚烧不毀的荊棘!
在洞中风带来神的声音,给我不同的信息:
“以利亚啊!神的仆人,谁叫你来到这里?”
“我为万军之耶和华大发热心,主,你知道
耶洗別和亚哈卻拜假神与你为敌;用武力
杀灭所有神的仆人,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还要追索我的命!我逃命是
为了保存正统和正义,不至於被清洗无遗。”
“以利亚!错了!你眼光浅,心地窄错误算计,
我为自己留下七千忠心的人你怎地忘记?…”

耶和华神宣佈祂新的使命:—
“我差你往大马色膏立哈薛作亚兰王;
再膏立基列边防的耶戶作以色列王;
並膏以利沙—看哪!他正在耕地—
 作我的先知代替你自己;
外邦人,宗教,和政治,在地上
像三股合成的绳子,成全我的旨意!”

我在世上的年日将完,事工将毕,
行到了约但河边,以利沙跟随始终如一。
迎接我的火车火马,从云端将至,
“我儿啊!你有甚麽心愿可以求祈。”
以利沙对世俗事物早已淡泊轻棄,
他说:“我惟愿圣灵
 加倍的感动我,如感动你!”
“果然你粪土万事,着意在最好的东西,
你所求的难得,除非你不受尘雾蒙蔽,
 专一注视;
我确信你善自绪承忠心无疑!”
我不明白为甚麽神选定我现在被提,
想或是不愿意我受人崇拜入迷。
看哪!火车火马悄然凌空驶来,
变化进入超越时间空间的新域,
 我必须脫卸物质的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