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6-05-01

蝴蜨梦

湮瀅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天地间的受造物中,蝴蝶造型最美;双翅的图案变化万千,色彩缤纷亮丽。蝴蝶在花间舞动时,不疾不徐,轻盈曼妙的舞姿,芭蕾舞者千般模拟也舞不出牠那溫柔蝶韻的万种风情。花的芬芳,随着蝶翼的闪动,飘洒,回盪在春天里,回盪在想飞者的春梦里。
  庄周(主前约369-286年)在梦中化为一只蝴蝶身轻似羽,款款地,翩翩地在花间飞舞,无罣无碍,无喜无悲,好不自在,感觉妙极。不知是否与人在太空漫步的感觉有点相似?
  周非周,蝶非蝶;庄周与蝴蝶之间,到底有何种奇妙关联?
  诗人李商隐在“锦瑟”诗中有句:“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在望帝杜宇化作杜鹃鸟淒厉悲啼的思乡声中,为展翅飘飞的蝴蝶平添几许哀伤,庄周若迷似幻的春梦便觉醒了,又回复成为庄周。
  人皆有梦,都想摆脫现实生活的羁绊,扬翼高翔,遨遊穹苍。岂独庄周而已!羽化登仙,是人类的梦想,古往今来多少人都在努力追求这个美梦,有人冥想,有人修行,有人炼丹,但最后总逃不脫死亡的毒钩。
  杜鹃啼血,是为了思念“故乡”?何处才是庄周与蝴蝶的原乡呢?不该是曾努力掙蛻的蛹,也非短暂春潮的花丛,应是造物者永恆高邈的太虛吧。
  庄周在两千四百年前便做了一个蝴蝶梦,梦里化身为蝴蝶,想冲开时空障碍,突破现实困境,翱翔天际,可惜梦醒又回归现实,最后仍无法逃出死亡的自然律。千秋万代以来,多少哲学家,宗教家与梦想家,最后不是都要向死亡低头吗?但在二千年前,道成肉身的基督卻击破死亡牢笼,虽然也要经死亡过程(在十字架上为人类赎罪),但卻以复活将人类的大敌死亡打败了。使徒保罗感叹说:

“死阿!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阿!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哥林多前书15:55-57﹚

这与我们有任何关系吗?当然有关。使徒保罗告诉我们:

“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哥林多前书15:20-22﹚

  当初亚当在伊甸园中因偷食禁果,导致自己与人类的死亡,如今基督击败死亡,成为复活初熟的果子,只要信靠耶稣,也会同样复活。
  庄周的蝴蝶梦需要一双翅膀,但信仰基督的人並不需羽化,便可以圆梦。我们相信了复活的救主,便能与祂一同复活。世上诸多宗教家多半都着重修行来生,认定死后便会陷入地狱苦境,要努力修行以求灵魂早日超生;只有耶稣基督能在十字架上突破死亡的禁制,改变死亡之宿命,並以复活的大能给信奉者带来崭新而永恆的生命。

祈祷:

  “由死里复活的生命的救主,我感谢祢,求主赐给我复活的生命,让我与主一同死也一同复活,使我的梦想成为真实。奉主的名祷告,阿们。”

本文选自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灯塔 ✍凌风

艺文走廊

燕山亭─北行见杏花作 ✍天涯过客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登天有梯 ✍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