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0-08-01

灵性复兴的三种模式

殷颖

 

约拿与尼尼微的模式

  教会的灵性复兴,均由圣灵主动导引,人所能做的只须配合与祈祷,神的灵会自己动工,自古至今,无论东方或西方教会皆如此。民国二十年(1930年)前后,教会在中国北方几省曾大大的复兴,灵风所到之处,人便会受到圣灵感动,个別与集体也都会得到圣灵充满,佈道者有时还未到达,距教会尚有些距离,但与会者已受到圣灵感动而悔改信主。
  历史上有不少例子,说明神只借着人的一句话,便能感动万千人归主,说明圣灵奇妙的工作,非人能力可致,但神要借着人传达信息,古今皆然,绝少例外。
  论到宣教佈道家,约拿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我们不知道他领受了多少神的恩赐,神特別宣召他去救一座即将灭亡的城市尼尼微,尼尼微是怎样的一座城呢?何以会被约拿深恶痛绝,一接到神的召命立刻棄职逃遁,据历史记载,尼尼微为亚述国之大城,古时为宁录所建造(创世记10:11;弥迦书5:6),亚述王合目纳必颇喜此城,在城內建以士大神庙,后西拿基立以此城为京都,城之根基由巨石砌成,城上建有城楼,护城河有十四丈宽,城牆周围计二十四哩,面积约百顷,街市宽大,万商云集,城內建有巨大藏书楼,收藏以泥板陶工制作之书籍。城內敬拜假神,罪恶甚巨,且为约拿祖国之世仇,故约拿拒接差传使命,闻神旨立刻逃走。其心态颇似今日有些差传者,不愿往自己语言文化熟悉的地方传道,宁愿远奔異国从事宣教,其心态多少有些相像。
  尼尼微全城虽罪大恶极,但神也不愿轻易毀城灭国,尼尼微全城之人接受了神的警告,愿悔改向善,神便不将其毀灭。如当初所多玛城中有十个义人,神也不毀此城(创世记18:32),但所多玛这座以同性恋称著的罪恶之城,卻连十个义人都找不出,亚伯拉罕便无法阻拦神的天火了。约拿卻不然,因他恨透了尼尼微这城,宁可它成为所多玛第二,所以无知的约拿便起身逃走,但天地万物皆神所造,约拿虽买了船票逃亡他施,卻被神安排一条大鱼将他吞下(约拿书1:17),约拿在大鱼腹中祈求上帝,神便让大鱼将约拿吐到岸上,他知无法逃出神的差遣,才勉強前往尼尼微城。
  尼尼微城极大,直走有三天的路程,居民有十余万人,另有牲畜无数。约拿只按神的吩咐简单宣示了一句话,城中举国上下便痛切悔改,离开恶道,遂免於灭亡。但约拿为此深感不快,因他宁愿罪恶之城遭到天谴而毀灭,甚至为此向神顶撞。此为差传事工的一项特殊案例,应引以为戒。
  尼尼微大城虽在当时举国悔改,得以赦免,但日后又再陷重罪之中,於主前606年,为玛代与巴比伦攻下,城遂灭沒,应验了那鸿与西番亚先知之预言。此繁华之城便沦为荒场,白日有羊与骆驼在朽城旁吃草,夜间成为豺狼与野狗之窝,下雨时淹水深积,鶙鹕与箭豬棲於倾覆柱头之上,与昔日之繁华成为強烈对比。
  尼尼微最终毀灭,约拿应称心如意了,但可惜时距百年,约拿墓草已拱,如约拿仍在,此时恐怕他的心情也不同昔日了吧。
  当年约拿是如何被送进尼尼微去宣教的,追记如下:
  约拿被大鱼吐到岸上后,迫於无奈,带着满身的鱼腥味,漫步踱进了尼尼微大城。他一进城门,便被一派繁华的气象慑住了,他好像一个乡下人踏进了目迷五色的大观园,有些眼花撩乱了;一幢幢的高楼华廈,一辆辆的华丽马车,到处飘洒着酒香,让这个在鱼腹中饿了三天三夜的约拿深感不满,他恨不得要让这个罪恶,奢靡的城立刻化为灰烬,才可解心头之恨。
  他懒洋洋地踱到城中心,在一处人煙稠密的地方停下腳步,漫不经心地发布了神要他传递的信息:“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
  这便是神叫他传讲的话,多一个字他也不愿讲,沒头沒尾的就这一句话。信不信由你,他惜言如金,不加解释。群众听到这消息,突然安靜下来,定睛看这个外国人,一身鱼腥味,来路不明,让人不知所措。马上有人通报到王宮,王与大臣立刻下令要召见此人,但约拿卻转眼不见了。
  约拿惊鸿一瞥,他早已气愤地走到城外去了。他才懒得与这些人囉嗦,将神的信息布达完毕,顿时感到轻松,他在城东边一块草地上草草地搭了一座棚,坐下来歇歇腳。中东的烈日高张,他有些烦乱,一心想看到的是尼尼微阖城遭殃,想像中天火扑下,这群可恶的男女们跌跌撞撞,在火中哀号,心中便感到一快。但卻事与愿违,他在炙烈的太阳底下久候,天火不至。城中卻一反常态,欢乐与响闹声已为哀悽与沉默所替代。圣灵大大动工,国王走下宝座,脫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臣民们不饮不吃,与国王一同披麻蒙灰,棄去手中的強暴,远离恶行悔改了。这样便免去了灭城之災,让约拿捶胸顿足,心中十分不快。他临时搭的棚已遮不住烈日,但身旁卻长出了一棵蓖麻树,树影遮住他的头,使他免去暴晒之苦,心中略得安慰。但有神安排的一条虫咬死了蓖麻树,烈日直射他头上,使约拿感到焦灼与困顿,约拿为烈日烤炙便一心求死,祈求上帝让他死去。神便与他讲理,要约拿评比一下,一棵蓖麻树与十几万生灵孰轻孰重,何以他重树而轻人,约拿在盛怒之下竟道出了一句“我发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而这就是心存偏见的差传者,上帝对约拿的无礼还真有耐性。


约拿与蓖麻树
Jonah and the Gourd, 1561
by Maerten van Heemskerck, 1498-1574

Royal Collection Trust, England

  差传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约拿只宣讲了一句“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竟为如此神效,其实,这句十分平常的信息並无很大的效力,重要的是圣灵动了工,罪人才会悔改。
  人被派遣传福音信息,只能证明一件事,即慈悲的神愿与人同工。

施洗约翰旷野呼声的模式

  灵性复兴佈道的第一个模式,由约拿只传讲了一句话,便救了十余万生灵。约千年之后,在耶路撒冷外的约旦河畔,一位身披驼毛败絮,满腮于思,目光逼人的传道者突然出现,其举止让耶路撒冷宗教当局受到极大的压力,纷纷探询其来历,“你是基督吗?”“你是以利亚吗?”“你是那先知(摩西)吗?”这诸多猜想都可抬高他的身价,但这人一律否认:“我不是!”“这样你是谁呢?”
  “我只是旷野的人声。”这位青年人如此肯定的答覆。
  他在否定了许多人的虛拟猜测之后,郑重地指出了一个人,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翰福音1:26-27)约翰这个突兀怪異的陌生人,已经使耶京的人吃了一惊,他指出的人又是何方神圣,更让人莫测高深。
  其实,这位青年人並非沒有来头,他本有世袭祭司的宗教世家,是撒迦利亚的儿子,而且为耶稣的表兄,但他卻拋棄了世袭职位,一个人遁入旷野过野外生活,避开耶路撒冷的繁华与烦嚣,为的就是要倾听上帝的声音。上帝的话临到他,他便开始宣讲悔改的洗礼,並在约但河中为人施洗,连耶稣也接受了他的洗礼。
  他语出惊人,这个旷野的呼声震撼了耶路撒冷的人们,他高亢的情绪具有魅存的呼喊,如暮鼓晨钟使颓废的耶京宗教当局为之侧目,且胆颤心惊,因他指陈人的罪,丝毫不留情面:

“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那将来的忿怒呢?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丟在火里。”(路加福音3:7-9)

接着又教训犹太人应当秉行公义,对当时虛谎腐败的社会指证历历。
  约翰由旷野中接受了神的信息,他的呼声如一阵旋风,掠过耶路撒冷睡梦中人,一时风起云涌,齐到约但河接受约翰悔改的洗礼。
  由於他指陈当道者希律王的大罪,锋芒毕露,不留余地,终被捕系狱。
  这位惊天动地的基督前锋,最后又让人以高度惊诧的行状,让人惊恐万状,因最后他竟以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为耶路撒冷的人们画上了一个让你们目瞪口呆的惊叹号,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施洗约翰的呼声
The Preach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 1566
by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c.1525-1569

  这位旷野佈道家,由上帝直接得到的信息归纳起来,只有一句:“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1:29)他不用复杂的说教,不用如簧巧舌,甚至不多用一个字,单单是神颁下的一句信息,便能撼动一个大城市的人,包括宗教当局的一大批职业传道人。正如千年前约拿在尼尼微大城掷下的一句话,如威力炸弹:“再等四十日,尼尼微便要倾覆了!”让十余万人悔改向善,这都是由神直接传下来的信息。

神人刘道生牧师无声胜有声的模式

  灵性复兴的帷幕,从施洗约翰的时代,经两千年后的中东巴勒斯坦拉到远东的中国北方。当时山东,河南等地方教会的灵性大复兴之火,正在熊熊地燃烧,由山东烧到河南,一时北方几省都被灵火烧着,这就是民国二十年(1930)前后的中国北方教会大复兴。由於我那时尚在襁褓中,教会复兴诸事皆日后听人所讲,但有一人曾耳提面命地告诉我,北方教会的复兴盛況,即起自神人刘道生牧师。此人幼时失学,读书不多,但灵性充沛,在教牧中他为我父执辈,在台时,我曾有长达半年之久,每週由台中神学院返回台北,便先到刘牧师服事的安东街恩光堂教会,记录他年青时期的传道圣工,並将他讲述的教会复兴故事,恭谨记如下。
  刘道生老牧师当时已七十多岁,他青年时代即蒙神恩召,並授以灵力,随着他的腳步所到之处,灵火便熊熊燃起,他传讲的信息简单但带有能力。他说当时山东也有几位神重用的仆人,多为无名的普通传道人,历史上也都未留下姓名,但同样都是神重用的仆人。
  刘氏每到一处都不接受招待,自己带着干粮,在附近找一僻靜处啃一啃,再上讲台。那时內地交通不便,由甲城到乙城,只能骑驴或坐马车,相距百十里地便只靠双腳走路。他提到有时去领奋兴聚会,因步行很慢,教会中的听众已聚集多时而他尚未走到,於是教会的长老执事便领导会众先唱灵歌,祈祷,以预备聚会的气氛,当唱诗祷告到达一个高潮时,圣灵已经动工,聚会的众人都已被圣灵感动跪下祷告认罪,鼻涕眼淚将聚会的礼拜堂地上都浸湿了。待刘牧师到达聚会的地点时,人人都已仆倒认罪悔改信主,他不用再任何讲道,只收割主自己工作的结果便可。管理礼拜堂的工人一面在地上洒土打扫,一面口中高喊哈利路亚。当时教会大复兴的灵火各处燃烧,许多领会者多半不用讲道,圣灵即已动工,这才是神蹟。
  约拿只讲一句神的话,施洗约翰只由旷野发出呼声,1930年代中国教会的大复兴多半也不需讲道,一个祷告,一首灵歌,与会者便人人仆倒认罪悔改,真是所谓无声胜有声了。
  1930年代前后,在中国北方几省中恩雨沛降,灵风频吹,教会大大复兴,当时神重用的一些仆人多已逝世,眼前与我相对的卻是一位极平和显出老态的长者,令人难以置信,而他便是当年呼灵风喚灵雨之神重用的佈道家。晚年他隐居台北安东街一个小教会思光堂中,让人看不出他就是民国二十年领导教会大复兴的神仆之一,我也曾坦白向他提出我的感受,刘老牧师说:“神使用的大先知,以利亚也不过是一个平常人。”(雅各书5:17),此言不虛,以利亚在迦密山向天取火,焚烧祭物,並在基顺河畔击杀四百五十名巴力先知,其灵力如日中天,但后来耶洗別要追杀他,他便逃到山上去,惶惶如丧家之犬。对了,他与约拿都是一样性情的人,而神使用任何一人都有其阶段性,连大先知摩西也不例外。
  我请这位神当年重用的仆人,讲一些他灵性巅峰状态的经历,他说有一次读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爱的颂歌章),一时心中被圣灵充满,感到无比的喜乐,手舞足蹈,感谢讚美,这种欢喜无法描述,难以形容。他说从未有过如此经历,那种不可言语的喜乐境界,应与保罗在三层天上听到隐密的言语略同,心中所充满的感受都是不可说的。
  这便是神曾经使用的三种教会大复兴模式,人固然重要,因神要与人同工,神要约拿向尼尼微传一句讯息,祂不用天使而是使用人,为要人与神同工,这就是神对人特別的恩典。而在宣讲这个信息之前,尼尼微的人心早已被圣灵感动,约拿的信息只是临门一腳,一个罪恶之城的十余万性命便得救了。施洗约翰的时代,同样也是约翰向神讨到信息,只一句“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耶路撒冷千千万万的人便得救了。1930年代神在中国教会兴起一些传道人(包括刘道生牧师),代神在教会中传讲天国的信息,但圣灵也会单独在教会中动工,神仆人的口尚未开,一首灵歌便可点燃灵火,使人仆倒在地,痛哭流涕悔改了。无声胜有声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任何教会的复兴都为神自己的大能。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由小书斋到百合书屋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艺文走廊

过零丁洋今昔 ✍凌风

谈天说地

十分之一及教会财务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枯骨的复兴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第二代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