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08-01

觉醒行动

于中旻

 

英国对美洲殖民地的经营,实在从雅各屯(Jamestown)开始。1607年,在那里登陆,建立了村卫,侵扰附近的印地安土著,但发展不大。
  1620年,英国102名清教徒,拥挤在“五月花”(May Flower)号小帆船上,历尽艰险,到达大西洋岸边登陆,启动新英格兰殖民地的历史新叶。以后,英国移民和德国,荷兰的移民潮,相继到来。


宾威廉

  宾威廉(William Penn, 1644-1718)适宜为“第一个美国人”。可惜他沒及亲见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
  他的父亲威廉爵士(Sir William Penn)为海军上将,从荷兰人手中夺取牙买加(Jamaica)因功授勋。1666年,其长子宾威廉接受贵格宗信仰(Society of Friends),是受路多马(Thomas Loe)教训影响,参与那新兴的信仰。
  宾威廉奉行诚实,平等,爱心,容忍的原则,並著述宣扬;其名著无十架,无冠冕(No Cross, No Crown)曾再版多次,那语句也流传极广。为公开宣扬非国教,他先后四次入狱。1670年其父逝世,宾威廉继承父亲的勋位,包括英王查理二世鉅额的欠债。友好的英王给予美洲殖民地的大片土地以为偿抵,成为宾夕凡尼亚(Pennsylvania),意思是“宾氏林野”;后来他又收倂特拉华(Delaware)的土地,领域广袤千里。
  奉行慷慨,容忍的原则,宾威廉作为领主总督,接纳所有寻求宗教信仰自由的人,又欢迎德国,荷兰的移民,並且维持与印地安土著友好关系。1682年,他订立“政府规制”(Frame of Government),並且规画首邑非拉铁非(Philadelphia),意思是“弟兄相爱”,取自圣经。在后来的独立战爭中,更居有最重要的地位。
  因为在英格兰和爱尔兰,还有土地及事业要处理,宾威廉在美洲殖民地,先后居住只有四年多,还是得放下新兴的领地,回到旧的英国。很难想象,他不善经营,陷入财政危机,还因欠债进过监狱。但他在写作上卓有建树。在美洲殖民地的行政,也因所托非其人,未有良好结果。
  史家给他定评,是慈善爱人,博学的神秘主义者,和政论家—后文艺复兴的贵格宗基督徒。

  福音在新辟的大陆上,繁衍滋长。
  起初自然是家庭,教堂,学校,三者结合。继而於剑桥建立新大陆第一所学院(1636年),后来为纪念校长哈佛牧师(John Harvard),命名哈佛学院。
  经过了艰辛的开始,随后物质生活逐步改善。欧洲大陆的启蒙运动,把理神论和神位一体论,飘送到大西洋的美洲岸上。一个世纪后,已经是莠草遍地。
  第二代以后的移民,渐渐为物质丰富迷醉,以为是神唯一的赐福。最普遍的罪恶,是贪爱俗世财富,沉湎於酗酒,扩展属世的欲望,忽略了属灵的事。
  一个德国青年牧师,早受敬虔派教育,名叫弗里林海森(Theodore Jacobus Frelinghuysen, c.1691-c.1748),曾在两个荷兰归正教会有短期的服事。1720年,他到了美洲殖民地,在拉里坦(Raritan)河谷(今新泽西 New Jersey)荷兰归正宗教会事奉。他的讲道着重於新生归正,倚靠圣灵的工作,悔改离开罪恶。他充满圣灵大能的讲道,和敬虔的生活,给接近他的人,留下深刻印象,並有感染效果。弗里林海森攻击未重生的教牧,徒有敬虔外表,和僵硬的死教条,不能传递生命;他坚持要求信徒有重生的确据,才可接受入教会团契及圣餐。因他強调教会纪律与伦理生活,引起一些人的反对。但明显的效果,是教会复兴,组成荷兰归正教会,预备了“大觉醒”的属灵基础。

  威廉.滕耐特(William Tennent, c.1673-1746)是苏格兰长老会的牧师,於1718年,挈妻及四子一女,来到非拉铁非。在纽约地区服事了几年,从1726年,他在非拉铁非东北的乃珊米尼(Neshaminy)工作。他在那里,默默的耕耘,安於沒世无闻。
  在1735至1736年间,他的长子基博,已经在附近一个长老会任牧职;滕耐特在住宅地上一角,用原木造了一间屋子,就叫“木屋学院”(Log College)在那里教导自己三名较年幼的儿子们,共有约二十名年轻人。学生並不多;他认真教授他们拉丁文,希伯来文,希腊文,神学及逻辑学;当然,加上属灵教导,更挑旺他们传福音热诚。他所有四个儿子,都奉献成为教牧,在继之而来,席卷美洲殖民地的“大觉醒运动”中,作出持久的贡献。
  威廉牧师长子基博(Gilbert Tennent, 1703-1764)随父母移民宾夕凡尼亚;1725年,毕业於耶鲁大学,获硕士学位。有段时间,基博怀疑自己不适任教牧呼召,以为不能拯救人的灵魂,不如转作医生,救治人的身体。后来向神对付清楚了,申请加入非拉铁非长老大会。他有一段时间,襄助父亲的事工;后来移往新泽西地区。在那里,结识比他年长的弗里林海森,正如约拿单和大卫,二人建立深厚的友谊。
  1739年,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由英国来宾夕凡尼亚佈道,与基博.滕耐特相遇。新英格兰地区的教牧们,邀请威特腓去那里工作;威特腓劝说基博同行。基博.滕耐特与他同往,约有三个月,在波士顿(Boston)及附近的二十几个城镇,並康涅狄格(Connecticut)地区,工作大为成功。基博.滕耐特成为“大觉醒”的领袖人物,也成为搅动爭议的中心。事情的缘起,在於1740年三月八日,基博.滕耐特在诺丁罕(Nottingham)讲道:“未归正教牧的危险”(The Danger of an Unconverted Ministry),他指出多数的教牧,是假冒为善和不可信赖的引路者。非拉铁非大会发表公开抗议,滕耐特和纽宾士域区会(New Brunswick Presbytery),於1741年退出大会,造成分裂。
  在1743年,基博.滕耐特移往非拉铁非,在新建立的长老会事奉,直到离世。生命更为成熟,心意也经改变。思省悔悟,积累牧养经历,终其余生,作合一的事工。结果是他於1749年,公开发表了“谦卑平议为耶路撒冷平安”(Irenicum Ecclesiasticum, or, A Humble, Impartial Essay upon the Peace of Jerusalem)並於1753年,受任新泽西学院(后来成为普林斯顿大学)信托人之一。
  心灵大觉醒以后,继之以反抗英国的独立运动,建立美利坚合众国。教会开始注目世界宣道。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五无的文化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龙蛇之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蝸庐 ✍凌风

谈天说地

观念的混乱 ✍亚谷

谈天说地

金玉食粮议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司马迁所记述的大夏-阿富汗 ✍史直

艺文走廊

康的愿望 ✍凌风

书香阵阵

读书乐:十字架下的沉思 ✍文中旴

谈天说地

靜的力量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