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飘送 ✐2005-07-01


华格纳的《尼柏龙指环》(三)

齐格菲(Siegfried

应乐

 

剧情大纲

人物

齐格菲(Siegfried)
米梅(Mime)
流浪汉(Wondere 沃坦 Wotan)
阿尔贝里希(Alberich)
法弗纳(Fafner)
埃尔达(Erda)
布琳希德 (Brunnhilde)
森林小鸟(Forest Bird)

 

  齐格琳德(Sieglinde) 逃到森林中后,产下儿子齐格菲后便去世。阿尔贝里希的弟弟米梅,捡到这个婴孩和宝剑的碎片,意图将铸好宝剑,将男孩齐格菲抚养,长成后令他去杀死变成巨龙的法弗纳,再夺取指环和财宝。虽然男孩长成了勇敢的青年,米梅卻无法将宝剑铸造好。

 

第一幕
森林內的山洞前

  是十七年后了。米梅不断尝试利用诺盾铸成不折之剑。米梅终日盼望齐格菲能杀死法弗纳,並从中取得指环,可惜米梅所铸成的剑,都被齐格菲一撇即断。齐格菲常讥笑米梅做的剑无用;米梅不能铸成不折之剑,十分沮丧。

  米梅正铸造剑时,齐格菲带一只熊回来,在米梅面前挑逗熊。当米梅将铸好新剑的消息告诉齐格菲后,便把这只熊放走,米梅展示新剑,可惜又被齐格菲所折。齐格菲便斥责米梅,米梅反责齐格菲不但不感恩反而骂,米梅伤心痛哭。这时齐格菲看到水中的倒影,发现自己的样子与米梅完全不同,令齐格菲想知道自己身世和父母的来历。回想除了米梅和森林里的动物外,从未曾遇见过其他人,齐格菲也知道米梅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在齐格菲追问下,米梅说是父亲兼母亲;但在齐格菲相逼之下,米梅才对齐格菲说出当年在林中,救了临产的齐格琳之事。齐格琳在生下齐格菲后去世,临死前将婴儿和齐格蒙的断剑,托付给米梅。齐格菲要求米梅拿出证据。米梅拿出了诺盾的碎片;齐格菲看到这碎片后大喜,要求立即用碎片铸成不折之剑,然后离去。

  孤单的当米梅,徘徊在困难中时,一个流浪者在山洞里出现(流浪者就是沃坦化身),目的是监察米梅和齐格菲的行动,了解如果齐格菲计划成功后,会不会对自己构成危机。流浪者要米梅招待他,声称自己知道很多事,並要求米梅发问;流浪者並打赌,若不能回答,愿砍下头颅。米梅卻不听从,坚持着要他走。米梅为急於打发他走,只有接受,並利用三条问题打听事情。
   米梅:“住在地下的是什么种族?”
   流浪者:“地下住着是尼伯龙族,尼贝汉姆为其领土,以前阿尔贝里希靠指环的力量聚集财富。”
   米梅:“住在地上的是什么种族?”
   流浪者:“地上国叫里森海姆,那里住的是抢走财宝的巨人族。法弗纳因指环杀死哥哥法左特,变成巨龙在洞中看守他的财富。”
   米梅:“住在天上的是什么种族?”
   流浪者:“那里住的是永恆的诸神,瓦哈拉城由大神沃坦统治。沃坦手持白杨树制的长矛,控制全世界,矛上刻着:持此矛者便当世界的统治者。”
   说完,流浪者持矛往地上一插,顿时雷声大作。战慄的米梅要他快离去;流浪者卻要他回答三个问题,否则他便得交出性命。
   流浪者:“不顾沃坦的疼爱,态度冷淡的是那一族?”
   米梅:“那是威尊格族(Volsungs),孪生兄妹齐格蒙特和齐格琳德生下了齐格菲,他是全族中最強壮的人。”
   流浪者:“一名尼伯龙族养育了齐格菲,想利用他去斩杀法弗纳好夺得指环,齐格菲的剑叫什么名字?”
   米梅答道:“那宝剑叫诺顿克,原是沃坦插在白杨树上,齐格蒙特虽拔下,卻被沃坦折断,现在藏在一个铁匠处;这个铁匠想叫齐格菲拿着宝剑去杀死巨龙法弗纳。”
   流浪者:“谁能重新铸造诺顿克?”
   米梅瞠目结舌,无法回答。
   流浪者说道:“只有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男子,才可重铸诺盾!”
   说完就匆匆离去。
   米梅独自陷入惶然之中,此时齐格菲回来。当他出现在山洞口,幻想中的米梅误以为是巨龙法弗纳来追寻,情绪狼狈異常。齐格菲抓住米梅,质问铸造诺盾的情況;米梅回答,自己无法铸造。

  米梅接着谎言告诉齐格菲,他答应过齐格菲的母亲,要教导齐格菲“恐惧”为何物。然而,米梅卻无法教授;不过他认为,法弗纳应该办得到。

  “好吧,”齐格菲说道:“在我见过法弗纳之后,我会永远地离你而去。”

  於是齐格菲打算自己锻造诺盾。在他铸剑的时候,米梅在一旁调制毒药,打算在计划完成之后毒死齐格菲。

  最后,齐格菲拿起打造好的宝剑,向下挥动,一剑将铁砧切成两半。

 

第二幕
幽深的森林,巨龙山洞前

  巨龙在午睡,阿尔贝里希在山洞(Neidhle)前窥视,想一有机会就偷走指环。此时,沃坦扮成的流浪者驾马而来,对梦中的法弗纳说将有人来杀他,劝他将财宝归回天上。但法弗纳不理会,沃坦离去。

   黎明,齐格菲和米梅到了山洞前。米梅给齐格菲指出巨龙的所在。齐格菲赶走了米梅,坐下来沉思;听到了小鸟的歌声,他用芦笛模倣小鸟声,卻不成功。然后,他拿起角笛吹起来,吵醒了巨龙法弗纳。巨龙的口喷火燄威胁;但他毫不害怕,迅速地将剑刺进了巨龙的心脏。

  奄奄一息,临终的法弗纳询问齐格菲,谁唆使来杀他,並告诉他的身世事,要他小心那唆使他的人,然后就断气了。齐格菲拔出宝剑时,巨龙的鲜血炙烫了他的手;他本能地舔了舔沾血的地方,意外地得到了听懂鸟语的能力。小鸟叫他进洞去,拿取隐身帽和指环,将其他的财宝留在那。齐格菲就找到了这两样宝物。

  阿尔贝里希和米梅在洞外爭执,谁该拥有财宝。阿尔贝里希理亏离去,齐格菲出现,米梅将下了药的酒给他劝他喝;小鸟要他小心米梅,齐格菲揭穿诡计,将米梅刺死。
   齐格菲处理巨龙和米梅的屍体后,感到疲累躺在树下休息,小鸟告诉他在荒山的山顶有位溫柔的姑娘被魔火包围着,吻醒她,她将是他的妻子。欢愉的齐格菲,随而前往布琳希德长眠的荒山。

第三幕
女武神的岩石下

  流浪者进场喚醒长眠中的埃尔达,埃尔达甦醒见到流浪者出现。沃坦请教埃尔达,怎样才能停止命运之轮,並请她预告以后的事。埃尔达答以不知道,对沃坦的作为表示不满。埃尔达告诉沃坦,可以问布布琳希德;但布布琳希德正接受处罚而在沉睡中,等待一位男子喚醒她。

  沃坦坚持,但埃尔达告知他:”你的外表不似你的性格。”而沃坦反说:”你的外表也不似你的性格。”沃坦向埃尔达表示,他不再害怕诸神的毀灭,因为他的威松族的后代齐格菲将取得指环,因齐格菲不知道何谓惧怕,而能解去阿贝里希的咒语。现在,埃尔达的智慧不再有用,因为沃坦的计划快要成功,齐格菲喚醒布布琳希德,娶她为妻;以布布琳希德的聪明,将会承继沃坦。因此,埃尔达亦可以安心长眠。

  齐格菲跟着小鸟,前往寻布布琳希德。途中遇到了沃坦化身的流浪者。之后,小鸟不见了;齐格菲留在山腳下。流浪者问齐格菲去那儿。齐格菲便说出米梅与法弗纳的事,现在他则跟着小鸟找布布琳希德。流浪者想拖延而继续询问齐格菲;齐格菲要立即离开,但流浪者坚持要他他回答,齐格菲拒绝並以武力恐吓。

  流浪者取出他的长矛,並表示自己曾经击碎诺盾。齐格菲知道父亲是死在眼前这人手中,卻不知这就是自己的祖父。齐格菲用剑砍断了沃坦的长矛;沃坦力量顿失。沃坦在使布布琳希德长睡的时候,有一道禁制,要通过火牆者得先通过他的长矛,才可以解除。沃坦心中暗喜,然后离去。

  齐格菲继续沿着山路前行,毫不犹疑地进入火牆內,终於到达布琳希德沉睡的地方,见布琳希德正在沉睡中。起初,齐格菲以为她是个男子;当拿掉了覆盖她身上盾牌后,才发现原来是女人。

  齐格菲俯身吻了布琳希德,她便甦醒了。布琳希德知道,使她甦醒的人就是齐格菲,还说齐格菲未出世之前,自己已爱上了他。但布琳希德不能決定自己该去爱齐格菲;並且设法劝齐格菲,照现在的情況,他们一定会堕入情网;而如他们陷入人类般的爱情时,将彼此摧毀自己。布琳希德害怕由神变成人;而齐格菲亦因爱而感到不安。

  最后,布琳希德內心经过长久的爭战,決定以全心接受齐格菲的爱,陶醉在以C大调唱出的“Leucthende Liebe - Lachende Tod”(shining love - laughing death)中。曲终。

歌剧的音调(Tone)结构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

谈天说地

看!现今的美国!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所罗门的真智慧话 ✍凌风

谈天说地

相见的渴望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三色水饺 ✍民天

寰宇古今

纣王的真正面目 ✍刘广华

谈天说地

竞技与悲剧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