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10-05-01


教人立尽梧桐影

吟萤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多少年来,每一想到这诗句都会由心中泛起一种惆怅无奈的美感。丰子恺曾将这两句诗绘成漫画,在一株梧桐树的投影下,立着一个负手翘望的人,用墨不多,卻写尽了梧桐的风致。

  记得我家故居的后园有一株梧桐,树干挺拔而高耸,每到夏天,浓密的树叶长满了枝头,那时我只觉得它比其余的树木高大,显得落拓不群。而且记得在梧桐树上鸣叫的蝉,极难用麦筋去粘捕;因为树太高,而且树叶茂密,不易发现它的藏身位置;又因为它的树干挺直,沒有弯曲的枝椏,所以无法攀登。但将它和別的树比较时,卻能显出一种孤绝的美。

  我真正欣赏梧桐,是后来读了一些与它攸关的诗文,並且欣赏了一些图画后,才体认出它的风骨,才了然於画家为什么要借它的孤标来烘托人物。而在拋下了故乡的田园,失去了故居后园中的那株老梧桐之后,便更为它的瘦影而魂牵梦萦。梧桐,是最为使我怀念的树木。

  梧桐是国画家偏爱的少数树木之一,它特別适於写在簷前或窗畔,因它修长的身影,能予仕女人物以高雅的气质,能给抚琴的高士以更多的音乐感,给握卷行吟的诗人以清越的共鸣;颀长的梧桐木不但能调节画面的佈局美,而且赋画中人物以志节与神韻,这倒是连梧桐自己也想不到的。

  梧桐除适於入画外,它也是一种非常音乐的树木;由於它的木质很松脆,敲起来颇有音韻,是共鸣的好材料,可以制瑤琴或其他的乐器。其实梧桐本身就是一种音乐,当夏日午后的急雨打在梧桐叶上,滤过了窗纱,像敲打乐的音符,丁丁然地落在枕畔,最是盛夏解暑的妙品。

  梧桐不像其他的树木,不宜群植,只在屋畔栽上一两株,便能撐高庭园的空间,而带给你满园的诗思,若种了整院的梧桐,反而失去了它独特孤标的美。它与松柏不同,不以苍劲豪迈见长,也不像柔若无骨的杨柳,可以种满了堤岸。它的特质是淡远而清奇,所以画梧桐时,不必用太多的颜色,只用淡墨描出它的轮廓,再轻轻地着上几笔靛青,便能使画面空灵;甚至你只蘸出几片桐叶,它修长的树干便能在空白的画纸上投影。梧桐是一种音乐的,诗的,画的,而且是非常中国的树木。

  今夜,月色依旧,我独自徘徊在空庭中,低吟着那诗句,卻不见故居后园中那株老梧桐的卓然独立的身影。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寰宇古今

黎巴嫩的新彗星 ✍史直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三色鸡肉丸 ✍禾秧

艺文走廊

水仙花的故事 ✍凌风

谈天说地

刚柔並济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