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3-06-01

毀医止疾

于中旻

 

三年来,“新冠肺炎”瘟疫流行。这种病人忽然之间涌现很多,医生忙不过来;制药商推出预防剂,康健人先被注射。这种方法,是科学新发,无古例可循。
  不过,有一种远古就有的病,叫作“罪”。罪,不仅感染性极強烈,还有遗传性;更麻烦的是其潛伏性。世界上全都是罪人,罪人不能沒有罪行;但只有失败的,才叫罪人;沒失败的,並不妨碍他们拥有许多美好的名衔。
  从前犹太地被罗马统治,有真不愿意受统治的,就撇家舍业,流徙外地,就像中国是可去的地方之一。但有些靠犹太教生活的人,设法私下跟统治者达成妥协,並不外宣;只有那些低阶层的人,出头露面,公开在罗马政权下服务,就给人看不起,加以批评。
  神的儿子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出於怜悯,完全舍己,自然不畏清议—

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12,13)

世人都犯了罪,沒有“康健”的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罪,才会真诚寻求救恩。有些人只注意宗教的外表,对人的罪避而不谈,就无以得主的恩召。这就是世人的情形,不愿意承认有罪,说是不需要救主,以为得意。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名医扁鹊有“六不治”:

骄恣不论於理,一不治也;
轻身重财,二不治也;
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
阴阳並,藏气不定,四不治也;
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
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这“六不治”的条件,其中四与五,是关於病人体质的问题,以为是不治之症—说明扁鹊的诚实,知道自己到底不是神,医术有限,並不能起死回生。其余四项,是心态的问题;如果如此,也不能接受福音。
  第一错误,是骄恣的态度,不肯谦卑虛心。古时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並不高,被视为技术工人。但扁鹊不要患者有骄傲恣肆的态度,要尊重医生,才可接受医疗指导。耶稣是谦卑的人子,但同乡人轻蔑说:“这不是约瑟的儿子吗?”(路加福音4:22)看不起祂出身,就不能得恩惠。
  第二是不知正确的优先;要钱不要命,轻身重财,不同医生合作。“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麽益处呢?人还能拿甚麽換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重世俗物质的人,不对属灵的事认真,沒有正确价值观念,不配蒙恩典。
  第三是信仰与生活不能分开。病人不能单靠药物维持生活,在衣食起居方面,也要注意适宜配合。同样的,在属灵方面,蒙恩的生活环境,属灵教导,如同适合充分的营养,不可或缺。耶稣使睚鲁的女儿复活,随后“吩咐给她东西吃。”(马可福音5:43;路加福音8:55)就是适例。
  最后,有人迷信巫术传统,不信仰专业化的医生。耶稣指出,有些宗教人把人的传统叫人遵守,卻忽略诫命和当行的事;然后自我陶醉,以为能夠治好罪的病。在宗教生活上,也有人保持一些类似迷信巫术的东西。耶稣如此揭穿其真面目:“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训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马太福音15:9;马可福音7:7)

当时的宗教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罪。他们不仅是讳医忌疾,还比鸵鸟把头脑埋在沙里聪明,想了一个新方法,称为“毀医止疾”—毀灭了医生,就再沒人说人间有病了。


Photo by Wallace Chuck

  是有这么回事。犹太人的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商议,耶稣行神蹟不妨事,但群众相信祂是弥赛亚,跟从祂;此人又指出人有罪,戳破咱们的把戏;罗马人会终止同咱们的合作,事业就完了。
  他们党里有个该亚法,那年是他担当大祭司,对他们发表言论:“你们不知道甚麽。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就是你们的益处!”(约翰福音11:49-50)
  他的提议,听来似是“功利主义”的先祖,不过实质上跟米尔(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差得远去。人家米尔的主张,不仅是以数字決定,还要看“利”的品质。该亚法的想法,是找出个借口,实际上只要除去他不喜欢的医生,就可以止病,是为私利反弥赛亚;莫怪最后跟犹大走到一起去。
  人心黑暗,手段可鄙。但到底成就神的荣美,最伟大的“医生”,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空前的奇妙神蹟,受死复活,为人类成就救恩。感谢讚美全知全能的主。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人权与政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彩虹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东亚复荣圈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风

谈天说地

社会主义资本家—子贡 ✍亚谷

艺文走廊

基督教文学的持久力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海上花园与海上丝路 ✍凌风

寰宇古今

丁立美牧师生平简记 ✍曲拯民

寰宇古今

春遊东瀛 ✍音凝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梅干菜炆豬手 ✍呂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