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1-12-01

两次受伤的耳朵

马勒古的独白

凌风

 

客西马尼园的夜又归於平靜。
杂沓的腳步声渐渐远去了。

我的內心卻总不会平靜。
缓缓的走着,落在队伍的后面。
 —我算不算同路人?…
这次回去沒有功劳可报,
  沒有赏赐可领,
又何必赶在別人之前,
 去作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

我想着今夜的事,好险啊!
 这颗头颅沒有掉落在加利利人的刀下。
我摸摸右耳,早已经不痛了;
 连伤疤都沒有,跟原来的一样!
不,不是梦!这真是神蹟!

我这双耳朵又长又大,
 受尽了人家的嘲笑;
他们说:那是驴子的耳朵,
 亚波罗的傑作,装在了波斯王Midas头上,
 作为他不会分辨银笛美音的惩罚。
唉!我可不正是米达斯吗?
不但不会分辨声律的美恶,
偏又愚笨的爱金子,梦想触手成金;
等到食物和饮水都变成金子,
我还能多久享受?
只好哀求酒神收回他的礼物。(注)

我记得:我的右耳曾受过伤…
为了过更好的生活,我卖身投靠
 进入大祭司亚那府上作一名奴才。
只过了一年多,他就
 把一名可爱的小婢女赏我作老婆,
接着,一年后生下一个胖儿子,
跟着下一个是漂亮的女孩。
你想,我还走得了吗?人有了家!
如果我要得自由,离开那里出去,
 妻子和儿女都得留下给主人。—
 而且何处寻觅舒服的生活?
噢,我想都不敢想!

有一次,我作了不自由的选择,
  向主人提出了申请:永远作奴才。
大祭司穿上了他华美的衣裳,
  也给我穿得很像样,
带我站到了门框旁。
大祭司比平常更仁慈的看我笑了一笑,
先照例宣读了摩西的律法典章(参出埃及记21:1-6);
我到今天还记得,那声音优雅,字正腔圆。
他说:我儿啊!你服侍我六年已经满了,
你的妻子是我的,儿女也是我的,如果
你要出去,可以自由请便。
我说:不!我爱您,我仁慈贤明的主人—
(我的心有些责备我的谎言,但沒有办法啊!)
我也爱我的妻子儿女,
我情愿留下一生作您忠贞不二的奴才!

大祭司说:“这可是你自己的志愿,
我看出你是被我伟大的爱所感动,
 才作出这聪明的正确选择!
你不再是马勒古(“王”的意思)!
凡事得听我的调遣和命令—你是属我的!
自然我不会滥用鞭子,
我所说的都是真理,不许思想,也不许置辩。”
说完,拉着我的右耳用锥子穿通在门框上。
实在说,那伤並不怎么痛,
  更痛的是我受伤的良心和尊严。
伤痛不久就忘记了。
我成为大祭司忠贞的奴才,
 听他的命令行事;
特別是当主人面的时候,更有必要那样作,
不问自己愿意不愿意,不问別人感想如何。
我帮大祭司巴结官府,欺压百姓,
 作政治上的应声虫,传声筒,好聚敛金银;
我凭着大祭司的权势使
 耶路撒冷的百姓咬着嘴脣不敢乱讲话,
我也努力使自己的良心默默无声。
多么威风呀!我是宗教领袖的锐爪利牙,
嘿!去客西马尼园捉拿那
 善良无辜的耶稣,我也走在最前线。

现在,同一只耳朵受了新伤,
被加利利渔夫的利刃削落在地上—
 我怎能忘记呢?
正是我们要去捉拿的那位,
伸出他的手阻止涌上来的人,
又弯下腰拾起那片耳朵,
 在橄榄树叶的夜露上洗擦去泥污,
小心的安放在原来的颊旁;
我记得,內置溫暖柔和的手,
 慈爱的抚摸治好了它,
使它沒有血跡伤痕,连
听觉也跟从前一样。
然后,他从容的伸出双手,让我们的冰捆绑。

现在,我这两次受伤的耳朵
 该听谁的声音呢?
谁是我的主人,谁是我生命中的王?
这从来沒有发生过的问题,竟然使我的心,
 再也不能平靜下去;
我一直听说,我自己也照样说,
 那拿撒勒人耶稣是迷惑人的,
我努力见证:法利赛人和祭司们都不受他骗;
但我现在要重新思想,自己好好思想:
他沒有作过任何坏事,也沒有说过任何恶言;
更不平常的,是他的慈祥,他的庄严,
他在受危害的时候,仍然爱他的仇敌,
使我不能不相信,祂是真神的儿子…
唉!不仅是我的耳朵,
 我的心也给了祂,
 我也该重新衡量自己的主权。

注:见Publius Ovidius Naso(43 BC-17 AD)The Metamorphoses, Bk XI.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一国有庆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觉醒行动 ✍于中旻

点点心灵

典藏两千年的微笑 ✍吟萤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圣诞玫瑰,铁筷子 ✍余暇

点点心灵

路人甲 ✍音凝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奇妙的唾液 ✍苏美灵

谈天说地

启蒙或入迷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