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8-06-01


青城一山幽

吟萤

 


青城山


张大千作品“青城山上清宮”

  最初看到的青城山,是在张大千(1899-1983)的山水画里。
  其实在蜀山中,青城並不算高,但整个的山卻笼罩在一片蒙蒙的绿里,颇似大千晚年的泼墨作品。幽邃而澹远,是山的境界。有道是“青城天下幽”嘛。
  山上有索道,坐上去像浸泡在一盏柠檬汁中,让你整个的人都融入清涼明透的绿里,连你的思维与呼吸都染绿了。偶尔有鸟声传来,清晰入耳。而鸟声也是绿的。
  登山的小径蜿蜒直上,它沒有泰山那般陡峭,也不似黃山的险峻,而步步的苔痕,卻能引你走向云的深处。沿途有不少兜生意的滑竿,但不像庐山上轿夫的恶劣,拉不成生意便破口大骂,败坏了遊兴,也煞尽了风景。
  山中有不少道观,有一处匾上题着“天然图画”,颇为贴切。山巅上的老君阁也有一匾“道妙自然”,笔法蹤跃飞舞,颇有境界。山径中也不时会出现一些木制亭阁,斑驳古雅,飞簷各具巧思。


青城山—天然图画


老君阁

  青城山色十分靜谧,有时竟像是沉淀得凝住了,蝉声卻能使它再荡开来,山蝉似能诵出陆游(1125-1210)詠青城的诗句:“云作玉峰对北起”,吱的一声,曳一条长长的语丝,投进另一堆绿里,续吟出下句:“山如翠浪尽东顷”。


青城张大千故居


张大千先生

   途经张大千当年居住的別院,鳞鳞的细瓦在树梢中显得颓败而苍涼。別院中存有勒在石碑上的,早年张氏在莫高窟临摹的唐装仕女图,有人在卖这些碑拓。我卻在仕女图中发现了郑板桥(1693-1765)的对联拓片:“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联句的意境与书法均妙,便花了两百元购下。蜀人张大千曾在这里完成了许多画作。这所故居应是他晚年魂牵梦萦的地方,但可惜大千先生始终沒有机会再回到青城来看看他的故居与画室。
   下山时在感怀中填了一阙秋蕊香略志这段姻缘:

青城一山幽澹,栗林竹丛悠远。古剎斑烂飞紫煙,风景浑然一片。山径曲折缈如线,云遮断。巧过板桥菜根联,喜见大千別院。

  登上青城的绝顶,在这座五层八角老君阁的风铃飞簷下!俯瞰青城八百里的山麓,极目三十六峰的苍茫,偶尔也能看到岷江的蜿蜒一线。但最使我惊诧的还是青城的山色,因为这弥天盖地的绿实在迷人。由近处一丛丛的冷翠,推展到远方一波波的碧浪,使你在这里可以尽情听造物者以绿色吟哦的诗篇。
   由青城归来,惹得这一身蒙蒙的绿,久久挥之不去,甚至晨梦也染成了绿色。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历史与人伦的兴灭 ✍音凝

谈天说地

天之骄子 ✍刘广华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印度榕 ✍余暇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中国印象 1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