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8-06-01


肯亚—奧巴马的祖居地

曲拯民

 

  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奧巴马(Barack Obama)的父亲出生並长大於原英属东非洲的肯亚(Kenya)。二次大战前,英国将印度视为英国王冠上的一颗大钻石,那么肯亚该是王冠上的一粒明珠。

  肯亚的面积是224,961平方英里,等於加州面积再加二分之一。肯亚对英国之重要性也如同加州在美国的地位—气候溫暖,物产丰富。


白麻(sisal

  肯亚南部有大湖名叫Magadi,具有世界天然纯硷(Soda Ash)即无水碳酸钠最大的蘊藏量。战前,中国全国所需要的纯硷俗称硷料子,全由英国的ICI公司供应,其来源即Magadi。无水碳酸钠除了供应英国国內一般化学工业及国防工业如炼油,其用玻璃,肥皂,造纸,纺织等制造业的重要性都不能忽视。
  肯亚还有其他矿产,应以赤金居首位。农产品以咖啡和茶居首,其次畜产品,牛肉和皮革,加上其他两英属东非洲乌干达(Uganda)和坦干尼卡(Tanganyika,独立后改称坦赞尼亚,Tanzania),这三个区域生产着全世界所需白麻(sisal)总产量的百分之七十。白麻所制的绳索为海上所必需;韧力大,无涨缩性,耐久不烂,绝非他种麻所可取代。美国产棉花除外,东非三地所掌握的棉花,加上印度的出产,英国足可控制全世界的棉花产销情势。因此,战前世界最大的物产交易市场是在英国的利物浦(Liverpool),而不在芝加哥。


Lake Magadi

  1954年我初次到肯亚,那是奧巴马父亲的少年时代,后来我又去过二次,共耽不到一个月。期短印象不多,期远事多遗忘,但有参考书可查,即东非洲年鑑Year Book & Guide to East Africa-1954),至少在数字上不会有错误。
  英国势力未进入东非洲前,非洲人沒有文字,后来才採用了英文字母和拼音的方法写成文字Kiswahili。它是今日东非洲海边一带的非洲人共同的语言,渐渐成为原英属东非四个国家通用的标准语言和文字。但各部落仍有自己的方言。例如肯亚就有四十个以上的不同部落。今年(2008)年初肯亚的內乱是起源於其中最大的二个部落(KikuyuLuo)对国家领导权相爭而发生。
  肯亚与中国贸始於1422年,那是东非各地博物馆根据阿拉伯文的记载。倘查明史,这必是在明永乐十四年第五次,或十九年郑和出海时期有民间的船只自北向南到达今日仍为肯亚第二大港拉谟(Lamu)后设下的贸易基地所在。因此中国瓷器自古即被称做Lamu。直到近代,东非沿海时有被潮水冲上岸的瓷器破片,此足证一度曾有大量的瓷器沉沒海中。相传拉谟岛上有中国墓地,也曾发现过“中国城”的遗址,並於近代找出明代在拉谟岛定居与非洲人通婚所生的后裔。为此,中国政府派有考古人员前往,並在拉谟的港口潛水,正在探测沉船之中。船沉水底由於失火或被葡萄牙人打沉,将来这一段史实必有水落石出之时。
  原来在古时东非各地海岸多是渺无人煙之地,操阿拉伯语的中东人在此设立了许多小邦国,所以中国和东非洲贸易的对象是中东人而不是非洲人。数百年来,肯亚海岸一直为赞济巴岛上伊斯兰教主(The Sultan Of Zanzibar)领土的一部分。1887年,英国成立东非洲公司(Imperial British East Africa Co.)向教主承租肯亚海岸,以50年为期,自海滨向內地开展十英里为限,每年完纳租金一万英镑(10,000 Pound)。1885年,英国政府收购了该公司,利诱威胁下英国向內陆发展,並筑一条铁路通向乌干达,於1902年完成。1920年,英国宣佈赞济巴和乌干达为保护国(Protectorate),肯亚为殖民地(Colony)。坦干尼卡(Tanganyika)本为德属,第一次欧战起,英国的海,陆二军在本地击败德军,逐加佔领。战后成立了国际联盟於日內瓦(Geneva)。但国际联盟不允许英国将坦干尼卡据为殖民地,只允其暂时托管(Trusteeship),候本身具自立条件完备之后许其自立,然后独立。以上是1950年代奧巴马的父亲离开肯亚前往夏威夷读书,也是我決定前往东非的同一时期下的东非洲情況。
  自1949到1953年,我原工作於香港,在晚期对天津和青岛两地有输出。适逢韩战及“三反五反”运动,货物需先进后出,遂失掉大半资金。那时适值香港第九屆工展,苦於前途暗淡的环境,我对那些厂商表示自愿在取佣方式到非洲给他们开拓新市场。后来经过函件的往来和证实,共代理工厂六间,出口商两家,以英属东非洲为限。
  国民政府在澳门有领事馆,但不肯签发护照给香港居民。战后英国工党获胜,在首相艾德礼(Clement Richard Attlee, 1883-1967)领导下的政府是西方国家首先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並将建交。我以“无国籍”的身分在香港做了“宣誓纸”以六个月为期的商业旅行方式前去英属毛里裘斯(Mauritius)。我在该地向国民政府在南非洲的总领事馆申请了护照,坦干尼卡受英国托管,於二次大战后自在日內瓦的国际联盟转入联合国的托管委员会。那时中华民国的代表仍为托管委员会的一员。我取得攜资而入以及香港厂商的证件,终获坦干尼卡政府的移民签证。既为坦干尼卡的居民,便可在东非洲其他三个地区随时出入毫无限制。
  1950年代,英属东非洲的人口不足两千万,故不是香港产品的一大市场,而可营的出口货仅为象牙,是港,澳,广州一带雕刻业所需的材料。倘依1948年的人口普查,肯亚的人口在1951年估计如下列:

欧洲人42,000
亚洲人154,000
非洲人5,500,000
共约570万人

  肯亚除了由英国指派总督外,由议会来协助总督,同时总督也是议会的主席。由此可见英国的殖民地表面上还不失民主风度,但这68名议员半数为官方指定又绝大多数为英国人。
  英国人在此发展了工,矿和至为重要的农业,因为他们拥有最好的土地,生产着咖啡,茶和除虫菊,品质全是超等的。肯亚全境约四分之三的地区为高原,虽在赤道下,卻终年溫和,即海边一带由於海洋溫度的调节和南印度洋的海风频吹,绝无热不可耐的感觉。各地的雨量适宜,自每年30寸到50寸不等,故从无干旱的情事。在內地的高原区寒季也不会上冻。


肯亚首都內罗毕


肯亚山 Mount Kenya

  首都內罗毕(Nairobi)在高原区,海拔约5500尺,其附近直到乌干达境尽是土地膏腴之地,肯亚有国立公园六处,森林保留两处。首都之北约120英里处有景致最美,观光或打猎胜地的肯亚山(Mount Kenya),它海拔17,058英尺。又首都西北约六十英里处的奈瓦沙湖(Lake Naivasha)是观察鸟类生态最理想的地方,其数量之多可说世无其匹,仅以非洲鹤(Flamingo,正称火烈鸟)而论,数量可达数万,翱翔空中洵为奇景。
  欧洲人凡到过云南省的都说首都奈路比很像昆明的气候。


火烈鸟 Flamingo


奈瓦沙湖(Lake Naivasha)是观察鸟类生态最理想的地方

  代香港厂商在坦干尼卡所做出的订单其量已超出想像,三个月后便首途肯亚。
  我在两地交界上进入马赛(Masai)的区域观光一天,同时有观察野兽生态之便。马赛人是遊牧民族,唯不必逐水草而居。
  马赛人取树枝,干草,泥巴加牛粪建屋,多数半入地下。赤道高原下,冬夏本不分明,半穴居状态有日间不热,夜间不冷之益。他们取牛血加奶混合而饮,用葫芦当容器,随身攜带。彩珠项串是重要的装饰,男女皆同。男子日间外出牧放必攜钢矛和牛皮盾牌,作为防身之器。舞蹈应是唯一娛乐。若为集体,男女对列,必为求爱或择配而为。中国史诗中记有“诗言其志,歌詠其声,舞动其容…”然马赛人沒有文字,更谈不到诗歌,故远不及商,殷社会状态。二次大战时,英军兵营人手不足,向他们征僱勤务兵,使着制服,学英语,从西习,但於战后回来,依旧部落生活。


马赛人的舞蹈

  为了陆上观光,搭公车去蒙巴沙(Mombasa),它是肯亚第一大港。我到商会,做出订单,並在此地找到一位华人中年徐姓夫妇,业镶牙及假牙制造。据告:全市除了他夫妇外,在港口的船坞有来自香港的工人约二十戶,皆短期合同性质,此外並无其他中国人,甚至首都內罗毕也沒有中国人,但在维多利亚湖(Lake Victoria)边的Kisumu城仅有一位单身王姓的中年人。
  火车离开蒙巴沙,渐渐进入高原地区,令人有秋高气爽之感。
  入內罗毕市,如同进入欧洲的一个小城市。
  夜饭后,我从旅馆走出,正在呆看一间书店的櫥窗,夕阳残照下,路上绝少车辆,正诧異间,忽然有人拍肩,见是一名欧洲人。他对我说,须知七时后此地已开始宵禁,应即返回旅馆。我问他何以知道我的姓氏?他说:“你在毛里裘斯我已知道你。两个月后,我返回坦干尼卡,始知我的行蹤已在英情报局监视之中。原来那时肯亚高原正闹着Mau-Mau运动,但此与中国的毛(Mao)姓毫无关系。此运动以Kikuyu族为首,是一个对欧洲在此移民索回土地的运动,方式是暗中突击,杀人放火。英国情报局深虑外来的支持会有火上浇油的恶果,所以对異乡旅客加以监视。
  我在內罗毕找到几家客戶。其中的一间成为我后来兴建染织厂的最大股东,他们是印度孟买移此商人的第二代,此是后话。次日下午,我去邮区寄信,见一般欧洲人腰间若不佩手枪,必背着猎枪,始知Mau-Mau运动对欧洲人威胁的深度。
  我被邀到一个在內罗毕市郊家庭去喝下午茶,主人是一对年老退休的夫妇。老头儿自称曾任职英海军,官阶准将(Commodore),战前每屆舰队“巡行”远东各地,他必前去古玩舖。他有一个房间满满地摆列着中国和日本古物。瓷器是最易认得出的宋瓷(celadon or lung chuan)。因南宋时在浙江龙泉生产因此得名,永乐蓝花瓶(Persianblue)和成化五彩花瓶,皆应为真品。他的搜集中最珍贵的是一串翡翠朝珠,颗颗鲜绿,间有白云状纹,为我平生所仅见。所搜集的古画不算,以上珍品今日应该价值连城了。


宋瓷 celadon

  从他夫妇的口中知道,英国驻印度的陆军和一般海军高级官佐,退休肯亚和务农的人不在少数。
  某星期日下午我去郊外一农家参加礼拜聚会,人数近百人,见男性腰间多佩手枪。会后有茶点,谈话中方知信徒多为农人,来自南非或原东南亚各英属地公务员和自印度撤退后退休的军人,其中祖籍荷兰,苏格兰,爱尔兰等。这座楼房的后园广大,全部是各色各类別正在盛开的玫瑰,会中窗戶全开,玫瑰的芳香阵阵吹入大厅。
  玫瑰,即月季花,是今日肯亚一重要输出品,驰名欧洲。
  我前去Kisumu访问了这位王姓中国人。原来他在一个国际性的马戏团担任中国人员的翻译兼领队。这个马戏团在西班牙上演的时候正逢上德军攻佔了法国。马戏团为了躲避战爭,前往非洲各地演出。1943年正在比属刚果某市上演,忽逢暴风雨,戏团的大棚倒下致观众有多死伤。当地法庭判罚鉅款,马戏团宣告破产。由於言语上的便利,全体決定前来英语区的乌干达,然后各自择地谋生,有的前往阿迪斯阿贝巴(Addis Ababa)。王君则定居肯亚的湖边小城Kisumu


乔莫·肯雅塔 Jomo Kenyatta

  王(瑞之)徐(连云)於肯亚独立(1963)之前先后返回中国,此后肯亚全境除了在蒙巴沙船坞工作的临时工人已无华侨蹤跡。
  其他东非洲的华侨也同,对独立后的政府缺乏信心,凡在其他地方有出路的便徐徐离开。
  1963年肯亚实行自主,次年独立,这位被英当局控告与定罪由於领导Mau-Mau运动,Kikuyu族的领导人初被监禁后幽禁共八年的乔莫·肯雅塔(Jomo Kenyatta, 1893-1978)先任首相,继为总统。高瞻远瞩的Jomo Kenyatta未基於个人恩怨,決定留任有才干和经验的英籍公务员,卒使肯亚成为非洲新兴国家中经,政方面最稳定的一个。

肯亚自治与独立后的纪念邮票 (Jomo Kenyatta 初任首相,后为总统)


 


奧巴马 Barack Obama

  奧巴马的父亲幼年所受的教育和环境似与Jomo Kenyatta相差不多:初为伊斯兰教继受基督教或天主教人士的支持到西方读书,后来同娶西妇,终於离異,於学业完成后返国效力。Jomo Kenyatta是前赴英国,並在英国和欧洲工作较久,一共十五年。
  奧巴马年近九十的祖母迄今健在家乡Kogelo。这位不识字,不知出生年月日,住在铁皮房顶小屋里被大家称为Mama Sara的老人,是否在孙儿坐上美国总统宝座以后成为白宮的贵宾?
  这是奇蹟!足令全世界上的人刮目相待。
  奧巴马若能改正美国政府过去对世界问题的错误方向,成为世界和平的维护者,更将成为一奇蹟!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寰宇古今

鹤立鸡群—嵇绍血溅帝衣 ✍天涯过客

谈天说地

无口袋的制服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