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1-06-01

高级的理性

余卓雄

 

  我在毕业后初出来宣道,心里一度十分害怕。以一个口舌呆拙的人,要向天下宣讲上帝的奧祕,实在比对落后民族述说隐形眼镜还要艰巨!我所认识的上帝是显微镜所照不见的,在电脑系统里也沒有关於祂的答案。那是一个“现成”的世代:照相机,咖啡,芝麻糊都是一想便有,除非人向上帝的祷告也一样的神速有效,否则谁有那么大的忍耐心?那又是美国教育界对学位制度最陶醉信任的日子,年青的一辈都挟了硕士博士的荣衔满街走,谁要听圣经里写给小孩子和老太婆听的故事?
  “你看他们都是博学多才!”我暗中对內子说:“要不就是经营有术,叫我如何向他们举荐灵魂的安全感?”
  可是她的观察比我深入,镇靜的回答道:“他们在永生面前卻是一无所知,这便显得你的得天独厚,你还怕什么呢?”
  二十年后,读林语堂博士写的信仰之旅,其中说到人的道德性对宇宙的总反应,他称为“高级的理性”。近代人就缺少了这一种技巧及机警。他说:“在物质知识或事实的科学知识范围里面,用时间,空间,活动,及因果关系等种种工具,推理是最好及最沒有问题的,但在重大事情及道德价值的范围—宗教,爱,及人与人的关系里面,这种方法奇怪地和目的不合,而事实上完全不相关…科学气质与宗教气质的抵触,就是由於这种方法的乱用,以致道德知识的范围被只适於探索自然范围的方法压抑。”
  明白的说,林博士认为“上帝及撒但,善及恶,都确是不愿受公尺的量度。”这使我想起了从前有一个医生讥笑一个不识字的基督徒说:“我解剖过不少的人体,还沒有看见过一个灵魂。”文盲的信仰者不甘示弱地答道:“我一辈子也不会有资格去解剖人体,可是我深知人里面的确有一颗爱心。”
  物质和宗教虽然是两件事,但同时又是一件事。美国科学家年会公认了这种和谐的矛盾。法律家和科学家用尽方法把它们分开,但都失败了;人权,同性恋,吸毒,自愿死亡,种族混合等问题的棘手,证明了“高级的理性”是多么的贫乏。早年全球大旱的威胁,有些政府号召人民起来抗天,他们本来是不信上帝的存在的,现在间接承认宇宙原来有个比地球和人更高一等的世界。在我倒愿意在每次扭开水喉的时候,严肃地思想水的来源,然后战慄於金银玉石之竟然无法解渴!美国人为影片“星球大战”空巷而出,那是一个把科学和道德联合在一起的幻想故事,反映了幻想的真实。
  有位作家提议人“每天晚上费三分钟仰望星空的无限世界而加以一番沉思,或者在参与一个送葬行列时肯思索生死之谜,而不是随在棺柩后面专作无思想的谈话,则在改进我们当前的情势上可有更大的成就。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集中营记(六)空中投下的救援 ✍曲拯民 译

艺文走廊

厕所文学另一章 ✍区室

寰宇古今

普卡康蒂公主的故事 ✍史直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鸢尾花 ✍余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