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6-05-01


男人.上帝

余卓雄

 

男人的气质

  在我经常光顾的一家小菜馆,那位女服务员害羞地问我:“先生,你是不是日本人?”我有点不快,问她道:“为什么你这样问人?我哪一处像日本人?”这是我在昆明第二次被人认作日本人。
  女服务员从容不迫的回答道:“因为你的气质,你不像一些本地人。”旁边另一个女服务员正在收拾桌子,也插进了一句:“你有综合气质!”这倒是一个新名词。我的天!我觉得我的脸好烫。
  请本地的男同胞不要生我的气,那位小姐是说我不像“一些”本地人,並不包括你在內。
  哪些特征是男人的气质?难道它们只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什么品格构成男人的综合气质?我去问了几位女士,下列是她们的“综合”答案:
  他有幽默感,有吸引人的感性,有思想见地,诚实,溫柔体贴,清洁,彬彬有礼;他有丰富的经历,勇敢果断,尊重女性,扶助弱小,不粗俗野蛮,主持公义;他的生活有纪律,乐观,慷慨,有创意,同情人……
  这年头,我们的女士们胃口真好。
  我这几位被访者又自动举出了“一些”本地人的形象:伏在桌上吃饭,喝汤作牛饮,把空饭碗推过去给太太,添饭不说“多谢”,不肯戒煙,观点幼稚,漠视太太的需要,大男人主义,大声呼喝,坏脾气,打人,醉酒,赌博……
  我恳求这些女士们说:“夠了,夠了,我明白了。”
  我不想读这篇日记的本地同胞不高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起初上帝创造万物,祂说:“甚好!”唯有造出男人亚当,他便皱起眉头说:“这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女人夏娃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被造出来的,所以,女士们的忠告,不是自私,乃是出於爱。
  近来我有点害怕回到那小馆子去。唉,做人难,做男人更难!

 

我不是上帝

  在白马庙小区叫了一辆的士去北京路,路上人车相拥,水泄不通,骑单车的人都向汽车道侵入,我数一数並肩而行的单车大军有十五行,阵容鼎盛,像在天安门检阅一样,壮观极了。
  我坐的小车暂时被胶着不动,我的眼睛就向挡风玻璃下堆着的杂物浏览,看见一张广告条子,上面有一行字,写着:“驾驶员是上帝”,我失声笑起来,对司机说:“天啊,原来你在这里!”
  他也笑了:“这些广告,愈来愈不像话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不如呢!现在,人人都搞洋化,上帝是西方的玩意。”
  “噢?那么你信什么?”
  “我啊,我信佛。”
  “丟开上帝这个名词不说,你信宇宙中有一个超人的主宰吗?”
  “那当然啦。”司机同志和我谈得很投机,一时忘记了我们的车在闹市中三步一停,像个跛鸭子。
  “你知道有一家餐馆叫‘你是上帝’吗?”
  “怎么不知道,老实说,我从来沒有做上帝的感觉。”
  人类的自私,完全是从他把自己当作上帝开始。历代皇帝自称天子,造反是替天行道,我们又封死人为神,看相的要告诉你过去未来。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把人当作人看待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安分守己地做个人?
  当人把自己升高为上帝的时候,上帝反而以人的形状屈躯下凡。约翰福音第一章18节说:“从来沒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这独生子就是耶稣基督。如果我们能认识本身的人性软弱,努力去追求上帝的圣洁,那就是天人合一的美妙境界了。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寰宇古今

瑞士的剪贴风景 ✍音凝

寰宇古今

亚洲人的西伯利亚怎样失於俄 ✍史直

乐趣飘送

宣道会的创立者宣信 ✍稽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