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23-12-01

爱的记忆

余仙

 

  为了主的福音,被囚在罗马,冬天将到。老人家感觉寒冷,想起他还有一件外衣,夜间可用作盖被取煖,现在卻不在身边。那是为了暂给別人溫暖,才留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幸而他有可靠的朋友,不会遗失。
  使徒保罗行笥甚俭,卻不缺旅伴;外衣不会多余,又不过重。那是保罗经过特罗亚,临別的时候,大家深情依依,讲道至深夜。少年犹推古,坐在三楼的窗台上,沉睡坠楼;经过保罗为他祷告,得以复活。逾越节刚过,近海夜间,依然感到春寒料峭,保罗解外衣覆盖他。结束了讲道,又继续擘饼团契,天亮匆匆登程。未及时取回外衣?就留存在加布处。(提摩太后书4:13)

  从前的世界,体罚孩子视为管教的自然行动,是当有的事;现在打孩子,新名词叫“虐幼”,“家暴”,是侵犯人权的事件;孩子可以投诉;有时衙门认为父母不及格,把孩子“充公”!古时的中国,这样的案件,叫作“自首”,还是得给关入监狱。(希伯来书12:8-11)
  现在有逆流的母亲,敢於公开说“虎母”的教育法。中国相当普遍的母亲可以合格拥有那头衔。不过,沒听说过甚麽虎母,只听说“虎母不食自儿”,是可信得过的事实。

  寇准天性颖異,幼年随父登华山,在客前口占五绝:

只有天在上
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
回首白云低

  不仅恰合实景,而气度非凡。看见的人说:这是“宰相诗”。后来他果然作了宰相—不是一任,而是三度拜相,三遭罢黜。因为他生性耿直,坚持真理和国家的利益,得罪了权贵,也不获皇帝欢心的缘故。
  早年父亲去世后,他已经是可以作父亲的年龄了,竟然荒废学业,喜欢与损友飞鹰走狗。母亲怒詈不肯悛改,用秤锤投他;不曾打在头上,中在腳背流血,留下伤痕。后来,他贵显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了,他每次看到,想起母亲来就流淚。


Photo by Pixabay

  韩伯逾,亳州人。年纪好大了,母亲还是责罚他;叫他跪下,用杖打。他自然沒有话说。但大人竟然哭了。母亲问他:“是否打得过狠了?”他说:“不是。因为从前您杖笞的时候,我感觉痛;这次不觉得痛了,想是您上年纪无力,感觉累乏了!我还惹您生气,真不该…”(说苑)

插图:

  1. “Grass during Sunset” by Pixabay (pexels.com, accessed 12/2023)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彩虹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渴了” ✍殷颖

艺文走廊

神的荣耀(五)以马内利 ✍凌风

云彩生活

大豆与豆腐 ✍烝民

谈天说地

自由的可贵 ✍凌风

寰宇古今

英王亨利八世 ✍史直

点点心灵

早春的消息 ✍音凝

艺文走廊

孔裔书法家小集 ✍史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