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3-02-01

谈教育

亚谷

 

人间社会所有的文化,伦理,技艺的绪承,传播,都需要教育。生而知之的人极少。因此,极多数人需要教育。
  教育(Education)的字,根本於“duc”,是“领导”的意思。所以教育是领导人生的方向,道路,決定人的归宿,不能不着意,免得后悔莫及。

家庭教育

  人类长成时期较长,家庭生活也比禽兽久。孩子坐在母亲怀中,学习自己的母语—心的语言。中国人旧时写家稟,开头常是:“父母亲大人膝下”。真是溫暖。如果你如此写过,想来是如何幸福!
  圣经注重家庭教育。“示玛”(Shema)—十诫的“前言”,神人摩西如此说: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並你的城门上。(申命记6:4-9)

这可不是说,把你的孩子交给学校就完事。有父母表示失望,学校忽略他们孩子的宗教教育;看这里的经文,在以色列的会堂教育不说,现代社会的教育制度,根本就不要指望学校教导宗教—那是家教!还有,你在家,旅行,谈论些啥,自己得注意。
  人好装饰,经文可戴在额上和手上,好提醒思想和行事,以神的话为准则。你不,敌神的兽会来作—“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启示录13:16,17)它会迎合数码时代。
  很有意义的,是把经文写在门框上—不是钉在不显眼的小匣子里。这似乎是专为华人订制的。我是想到春联。中文的读法是自上到下,十分自然。记得,幼时常见的:“忠孝传家远,诗书继世长。”家门闾门都通用,出入的人很少会作坏事。
  中国的春联,多数是用红色,像是“在血里蒙福”的意思(Bless-Blood, Bleed)。春联开始流行於十世纪,为何如此发展?那值得仔细考证。

人格教育

  鲁国的权臣季康子,三问孔子—

季康子问政於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季康子患盜问於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季康子问政於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
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颜渊)

如此三答,大致的意思是:1. 以身作则—领袖行好榜样,下面的人自然行正。2. 戒贪养廉—厚俸养贪,领袖沒有贪欲,大家以贪为邪恶,就是再鼓励百姓,他们也不会去偷窃。3. 愿意行仁政,用不着整天杀人整肃,民风自肃。
  说来很简单,沒有多少高深理论,卻足以解決基本的问题;在任何政治制度都有效。

音乐教育

  欧康耐尔(Daniel O’Connell, 1775-1847)说:“让我来写那国家的音乐,我不管谁制订它的法律。”他成功领导爱尔兰独立运动。(“Let me write the songs of a nation, and I care not who makes its laws.”)
  华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 1813-1883)的德国传奇英雄齐格飞(Siegfried)屠龙记。那好像是在塑造拉麦或宁录。也许,忘记了传述那句话:“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世记9:6)
  中国古代的音乐,大都是祥和雍穆。不仅郑卫之音认为是不雅;杀伐之声,也不多闻;如此培育和平民性。
  孔子对於音乐的欣赏能力,其高深值得佩服。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於斯也’!”(论语.述而)

  后来注释的学者,以孔子受雅音感动,忘记美食;也有推想孔子学习奏韶乐,努力专注。现在想来,1. 我以为不要忽略“为乐”—孔子钦佩虞舜的王者襟怀,作出如此的音乐。2. 要记得,孔府肉的来源。孔子讲究“沽酒市脯不食”;他不准去市上买肉—因此,是孔夫子受舜作韶乐的感动,三个月不杀豬宰羊流血。这是圣贤音乐教化人民的意思。
  道德规范败坏,如何开始的?由於邪乐流行,历史足可以证明,不需要再蹈覆辙。

计画教育

  如果对所要教育的对象,除了其本身的好处和意愿之外,另有期望,就违背了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的道德原则—“以人为目的,不以人为手段”。
  可就在这位德国唯心哲学家的门下—
  斐希德(Johann Gottieb Fichte, 1762-1814)为实现其“Absolute Ego”,成为发展国家主义的先导,为达培养“英雄”和德国品格,似是对抗拿破崙和法国的欧洲霸权,真正的意向沒有人知道;不过,其浪漫的主张:“教育的目的,是毀灭人的自由意志。”他1807年“告日耳曼国”(Addresses to German Nation),引用以西结书第三十七章的異象—“枯骨复活成为大军”,成功煽动不少的群众,而不是倚靠神的灵,实在使许多大军成为枯骨!
  只是到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最后的狂言:“十字军,优越的強盜,就是如此!”
  下一代的最高领袖,更进一步。如此,实用主义的教育,是化人为工具,再废棄丟入欣嫩子谷底。
  就是如此疯狂的教育,导致德国从一个爱智慧的优秀族群,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两败,几至被毀灭。

  谁不在意教育,就是不在意败亡。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龙蛇之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蝸庐 ✍凌风

谈天说地

观念的混乱 ✍亚谷

谈天说地

五无的文化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金玉食粮议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不強不知为知 ✍余卓雄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书香阵阵

纸书的沧桑与沒落 ✍殷颖

点点心灵

几种耳朵? ✍陵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