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11-01

看“仆人领袖”

英女王逝世有感

林向阳

 


英女王伊利莎白二世
(摄於1952年)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轰动全球的新闻

  英国女王伊利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於九月八日在苏格兰的Balmoral Castle安详辞世,享寿九十六岁。
  她是世界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女君主,也是英国史上最长寿的掌权者,和英国史上首位庆祝白金禧(在位七十週年)的君王,更是英国国教圣公会最高领袖和“大英国协”(Commonwealth of Nations)的首领(大英国协於1931年由英国和已独立的前英帝国殖民地或附属国组成)。(註一)

英女王精彩的一生

  1936年,才登基几个月的爱德华八世(Edward VIII),因坚持和两度离婚的美国少妇Wallis Simpson结婚,与英国国教发生冲突(英国王后不能是个离婚女),於是,他让王位给弟弟乔治六世(George VI)。乔治六世后於1952年去世,其大女儿伊利莎白登基,是为伊利莎白二世。(註二)
  当年,年轻的女王曾向整个大英国协发表广播演说:“我向你们全体宣佈,我将毕生,无论寿命长短,竭诚为你们服务。”她並说:“上帝将帮助我实现誓言。”她对神的依靠,可见一斑。
  根据王室脸书指出,在女王统治的七十年中,大英国协从七个成员国发展到五十六个成员国,佔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女王在位期间,到过一百一十七个国家,出访至少三百二十五次(包括大英国协成员国超过二百次,其中加拿大十二次)行程哩数可环绕地球四十二圈。(註三)
  女王是现代历史上最致力促进慈善的君主之一,她宣称是在耶稣基督的激励下如此服事。女王是超过八百多个不同慈善机构的赞助人,她为支持的组织筹集了近二十亿美元。这些机构,在大英国协计有四十五国参与,均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包括辅导年轻社区领袖,支持偏远地区医疗工作和建立森林保护网络等等。(註四)
  女王在位七十年共任命过十五位英国首相,在其逝世两天前,女王任命了新任英国首相Liz Truss,这是她最后一次履行公职。在位期间,女王经历大英帝国衰败,民主政治兴起(如:殖民地或附属国纷纷独立,大战后英国重建,通货膨胀,能源短缺,经济衰退,脫欧等等)。她临危不乱,带领英国走过波涛诡谲的国际局势。(註五)
  女王外交手法高明,近年她在探访爱尔兰时,微笑着与前爱尔兰共和军指挥官,北爱现任第二部长(James Martin Pacellill McGuinness)握手,对弥合北爱冲突的伤痕具有重大的意义。

女王的家庭生活

  1947年,她与希腊的菲利普王子成婚,两人育有三子一女;现有八个孙子女;十二个曾孙辈。女王离世后,由其七十三岁的长子查尔斯王子继任,是为“国王查尔斯三世”(King Charles III),而查尔斯的长子,现年四十岁的威廉王子则成为王储。

  女王一生循规蹈矩,终日面带微笑在各种正式活动中穿梭,她亲民,仁慈老奶奶的形像很得民心。
  女王生活中经历了许多挑战,1992年是被女王称为“可怕的一年”:她心爱的溫莎城堡失火,长媳戴安娜出书曝家丑;女王三个孩子的婚姻在同一年破裂。1997年,前儿媳戴安娜车祸去世;2002年,女王的妹妹和母后病逝;2020年孙子哈利王子(Prince Harry)宣佈退出英国王室;女王次子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被指控性侵未成年女性,虽然已庭外和解,但已名声扫地。2021年4月,与女王结婚长达七十四年,她深爱的丈夫-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逝世,享年九十九岁。

  女王善於化解外界对王室的批评,如:因前儿媳戴安娜意外死亡,导致国人对她和王室猛烈批评,女王直接在电视上发言哀悼,並与夫婿走到民众堆放的鲜花前,阅读致哀卡片;在戴安娜安葬之日,女王与夫婿和家人身穿黑衣站在王宮前等候,在其灵柩经过时,女王低头致哀,被媒介认为是女王生平第一次低头致哀而被国民称讚(註六)。女王也开放其宮殿,供国民参观,以便筹款维修失火的溫莎城堡;对王子安德鲁,女王收回了其军衔和王室资助,以示惩罚。女王並主动为自己每年投资所得纳稅,以減轻国人对王室的经济负担(註七)。故此,虽然王室后代丑闻多,时受批判,但是女王凭借愿意倾听与了解的态度,让她依旧深受英国民众爱戴。

英女王的信仰—宣称基督是她服事的主

  伊利莎白二世不但是英国君主,也是英国国教最高领袖。故此,除了需肩负英国君主的世俗责任,伊利莎白二世还需监督英国国教各种教会事务。她会根据首相的建议,任命英国圣公会的大主教,主教和院长。
  女王经常谈及她个人的基督信仰,並且向她的子民推荐这个信仰:
她的祖父乔治五世国王开创了王室圣诞演说的传统,而女王在她1952年发表的第一个圣诞演说上,请大家为她的加冕典礼祷告,並且说:“祷告求上帝赐我智慧及力量,让我在未来人生的每一天能履行我的每个承诺,並且能信实地事奉上帝和你们。”从此,在每年圣诞演说中,她都把神加入其中。
  在1953年的加冕典礼上,女王陛下宣誓“愿意尽己所能,维持,保护神圣不可侵犯的英国国教,包括其经由法律确立的教义,崇拜,原则及治理。”
  她在2000年说:“对我而言,基督的教导及上帝对我的监督为我的人生设立了一种架构,我努力按照这个架构来生活”,“我和你们之间许多人一样,在艰难的时刻因着基督的话语及榜样得到极大的安慰。”
  2002年,妹妹及母后(Queen Mother)去世,女王经历了痛苦的一年。在那年的圣诞致辞中,她谈到基督教信仰如何支撐着她。
  她定期去教堂参加主日崇拜,她以圣经和公祷书为基础。与美国佈道家葛培理牧师(Billy Graham, 1918-2018)相识几十年,与其分享对圣经的热爱,並多次邀请葛培理牧师到英国讲道。

  女王奋力维护基督教信仰。当年有世俗人文主义者挑战基督教在英国的地位,特別是英国圣公会至今在英国的国教地位。女王为此曾於2012年,其登基六十週年,在Lambeth Palace发表演说,公开表达对英国国教的支持:“信仰在数以百万计国民的个人身分与生活上,发挥了关键性的引导作用,不只提供信仰系统,更赋予归属感。”她说:“教会作为国家社会的一部分,为全国创造及维持社区发挥关键作用,並且为其他宗教信仰群体,甚至沒有信仰的人,创造了自由生活的环境。”现时英国圣公会有2500万名会友。(註九)

  2016年,女王再次表示耶稣基督是“她所服事的王”。
  女王在今年八月三日,给今年圣公会各主教的世界性集会Lambeth Conference的信函中表示:“基督的信息和教诲一直是我一生的指南”。当时有来自一百六十五个国家的圣公会主教参加了该次会议。
  她鼓励所有信仰者出席教会活动,和参加西敏寺教堂举行的年度大英国协主日礼拜。
  今年六月,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举行的白金禧年感恩仪式上,佛教和犹太教领袖,也与英国圣公会信徒和其他基督徒一起出席。(註十)
  她曾会见了五位天主教教宗-对於曾经轰轰烈烈地脫离罗马天主教的基督教新教派领袖来说,这是一个令人瞩目的转变。(註十一)
  女王在其九十岁生日,曾专门为仆人女王与她侍奉的王The Servant Queen and the King she serves)一书作序,女王如此说:“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感激你们的代祷和神坚定不移的慈爱,我确实看到了祂的信实。”(註十二)
  女王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基督信仰,提到英国的国家历史,传统和国家精神的重要性。女王表示,英国国家历史上的复兴与传统,精神都与基督教密不可分。

女王安息

  九月十一日,为女王举行的葬礼和移灵仪式盛大而且隆重,数以万计的民众在长达数十英里,在灵车经过的道路两旁沿途送別女王。民众在女王灵车经过时鼓掌致意,和投掷鲜花。之后灵柩再放置在西敏厅四天,全天二十四小时开放供大众瞻仰。据报道,排队等向女王灵柩致哀的人潮绵延四公里长,有的民众更是在外等候四十八小时。
  她的国葬仪式於九月十九日在伦敦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举行。西敏寺是英国历任国王举行加冕典礼的地方,也是伊利莎白二世1947年与菲利普亲王结婚,1953年加冕的地点。从十八世纪以来,该教堂就沒有举行过任何一位君主的葬礼。   据统计,有超过一百位国家元首,还有外宾,教会领袖和宗教人士,共有超过二千人出席。
  国葬仪式结束后,女王灵柩绕行伦敦街头,最后在溫莎城堡的圣乔治教堂(St George's Chapel)举行安葬仪式。

女王国葬仪式

  以基督教方式举行,诗班唱的七首圣诗,据说是女王生前选定的,其中有“All My Hope on God is Founded”(上帝是我一切向望),“Christ is Made the Sure Foundation”(耶稣基督坚固根基),“The Day Thou Gavest, Lord, is Ended”(晚间颂声),“The Lord’s my Shepherd, I shall not Want”(诗篇二十三篇-主是我的牧者),“The Russian Kontakion of the Departed”(俄罗斯逝者颂歌)-这首合唱曲也曾被用於菲利普亲王的葬礼。

  被称为“仆人领袖”的英国女王国葬仪式有寓意,提醒世人即使君主也在基督统治之下。正如英国圣公会最高牧师,坎特伯里大主教Justin Welby在讲道时说,女王触动了“许多人的生命”。他表示,女王在二十一岁时就宣誓一生将竭诚为国服务,但是很少能看到有人如此忠心地信守其承诺;並且很少领袖能像女王去世后,得到如此多倾泻而出的爱与哀思。他又呼吁当时出席的各国元首,仿效女王的仆人式领导:“许多领袖是生前被高举,死后被遗忘。女王陛下的榜样不是建立在她的地位或野心之上,而是她所追随的主。”
  大主教最后引用女王在新冠疫情期间向全国发表电视演说时,提及的一首歌曲“我们会再相见”(We will meet again)作结束:

“我们都将面对上帝仁慈的审判,我们都可以分享女王在生死存亡间的盼望,就是这激发了她的仆人式领导—生前服事,死时盼望。…所有仿效女王的榜样和信靠上帝的人,都可以和她一样说:‘我们会再相见!’”(註十三)

  国葬仪式在全英各地的教堂进行现场直播,透过电视和网络,估计全球有四十一亿人观看。(註十四)

  感谢主!女王伊利莎白二世虽然离世,但是她的国葬礼也为主耶稣作了美好的见证。愿这些诗歌,阅读的经文和证道,能在这四十一亿观看广播的人心中撒下福音的种子,使人思考人生的永恆去向,也让基督徒检讨自己,思想我们人生的使命,和事奉的主耶稣基督。

註一至註十四:网络搜索

(同载於Truth Monthly 真理报美东版)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神的荣耀(七)荣耀的复活 ✍凌风

点点心灵

感恩的再思 ✍海伦

谈天说地

国度的荣耀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战爭与荷马伊利亚得 ✍于中旻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十三)组织 ✍余仙

谈天说地

元帅之剑 ✍于中旻

乐趣飘送

歌唱的云雀:海弗格尔 ✍凌风

谈天说地

缅甸与中国並耶德逊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