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2-11-01

战爭与荷马伊利亚得

于中旻

 

战爭是人类历史上的破坏性行为。
  战爭的目的,是使用武力,迫使敌方的意志,屈服於己方的意志。
  在理论上可以分別:有的战爭为光荣,有的为正义,有的为利益。失去和平,就发现战爭。
  人类文明的发展,始於族群社会的集结;因此,文明与城市化联结在一起的。大规模的战爭,也随着城市社会的发展而来。人口积聚,难免发生火災;水的积聚,容易发生洪災;堕落的人群聚,构成战爭災难的条件。

我们还是择取以色列的历史来看。
  按照神的旨意和引导,照祂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以色列在埃及文明搖篮长成;靠羔羊血救出来。第一场独立战爭,是神替他们打的,当然得到完全胜利。摩西手里拿着神的杖,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出埃及记14:13-14)摩西向红海伸杖,水就分开;以色列人踏着海底的干地经过,水又复合,埋葬了所有的埃及追兵。从此,红海这边,有了以色列民族。
  以色列民族到了利非订,地名意思“休息之地”;因为需要休息。旷野古老的遊牧亚玛力民族,不扶厄济困,卻企图趁机抢夺财物,掳掠人口。摩西后来敘述:“他们在路上遇见你,趁你疲乏困倦,击杀你尽后边软弱的人,並不敬畏神。”(申命记25:17,18)
  摩西任用第二代的领袖约书亚,领兵打保卫战;摩西在山上举手祷告,“耶和华尼西”,神的旌旗下,神使以色列人获得完全的胜利。太阳下山时,约书亚用刀杀了亚玛力王(出埃及记17:8-14)。在属灵意义上,这代表灵命与肉体的战爭,是继续不停,与生命的存在同样长久。
  最可恥,也最严重的,是“利未人之妾”案件。利未人挈失德的妾归回,在基比亚遭恶徒群姦致死。便雅悯支派不问是非,“左袒”自己族人,拒绝惩恶除奸,反作不义之战。最终彻底失败,几乎灭绝。(19:1-21:25)
  以色列內战中,最愚昧的事件,莫过於押尼珥对约押的挑战:“让少年人起来,在我们面前戏耍吧!”结果牺牲了二十四无辜战士,加上约押兄弟捷足善跑的亚撒黑;后来,又赔上押尼珥自己的生命!(撒母耳记下2:16-32,3:30)


约押杀害押尼珥

  以色列分裂,成为南朝北国,大部分的时间,人力物力,还是用之於內消內耗。最后国破家亡,战爭也终於停息了。要等大卫的子孙,坐在宝座上,才是人类历史的结束,基督永远荣耀的国度临世。
  总结神子民的战史,可以看出奇異的现象,敌军明显无制胜之能,以色列有致败之道。在神全家尽忠的摩西,知道神的法则(诗篇103:7),他在留给以色列语重心长的遗诗中,有话如此说:

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
就照以色列人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
耶和华的分,本是祂的百姓;
祂的产业,本是雅各。
耶和华遇见他,在旷野荒涼野兽吼叫之地,
就环绕他,看顾他,保护他,
 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
惟愿他们有智慧,能明白这事,
肯思念他们的结局。
若不是他们的磐石卖了他们,
若不是耶和华交出他们,
一人焉能追赶他们千人,
二人焉能使万人逃跑呢?(申命记32:8-10,29,30)

当他们离棄神,神撤去祂的护卫,就是敌人胜利的机会。
  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从邦联,到王国,打了许多的战爭,有御敌,也有內战。为扩张自己的荣耀,慾望,和利益的,总是收取失败的苦果。什么时候顺从神的旨意,为神的荣耀和正义而战,必然获得胜利—真实的胜利。
  “各人任意而行”的士师时代,女士师底波拉有句值得记取的名言:“以色列人选择新神,爭战的事就临到城门。”(士师记5:8)至今仍然有效。人以物质造成的偶像,或以物质为偶像,都是惹神愤怒,引致战乱,造成失败。
  与神和好,与人有和平,就沒有失败。
  这法则和教训,今天对我们仍然有同样的意义。

看另一场古老的战爭。
  荷马史诗中的伊利亚德,敘述希腊城邦联军,与特洛邑的十年持久战爭。起因於海伦,据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已经罗敷有夫,是斯巴达王麦耐劳斯(Menelaus)的王后。特洛邑王浦瑞模(Priam)的王子中,有个风流倜傥的波里思(Paris),相信“男人不能得到的,是最好的”,用有效的什么手段,弄得海伦跟他私奔。
  麦耐劳斯认为有损作丈夫的光荣,希腊诸城邦也以为有损光荣,不能坐视不顾;依盟约组成联军,舳舻络绎,樯帆蔽日,进伐特洛邑。盟主阿迦门农(Agamemnon)为主帅,是麦耐劳斯的老大哥;猛将如云,其中有号称天下无敌的亚奇力(Achilleus),智勇双全的奧德修(Odysseus)等人。
  在战爭发生之前,奧德修伴同海伦的本夫麦耐劳斯,往特洛邑去,索求和平送还海伦,以期避免流血战爭。但情夫一方,虽自知理亏,卻予以拒绝。真实的原因,是为了面子,不甘示弱,要维护光荣和尊严—不顾道德天理,把自傲当作最重要。

莎士比亚剧特洛伊劳和克蕾西达Troilus and Cressida)里面,道德观念低於平常人的特洛伊劳(Troilus),客观分析战爭的前因后果:

“波里思引起的火,焚烧我们全体。
呼喊,特洛邑人,呼喊!海伦是祸害。
呼喊,呼喊!特洛邑烧毀,或让海伦去。”(Ⅱ,ii)

另一名同胞兄弟赫克特(Hector),更远为睿智:

“海伦是斯巴达王的妻子,
尽人皆知她是,道德律
自然和国法都大声呼喚
要她回去。若固执
行错误以为不是错,
只有铸成更严重的错。赫克特的意见
是真理正道。…”(T&C.Ⅱ,ii

可惜,他们珍爱那个自己套在头顶上的光环,成为勒死自己的绳索,不肯釜底抽薪,解決爭端。由个人情感牵缠的家庭问题,造成国际战爭,终於焚毀於火。

从为何而战,说到如何为战。
  战爭的胜败,不仅在於战技,更重要的是纪律。纪律使麾下万军如同一人,听从首领的指挥,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有节度,同目标。这样,才可以协和,融洽,同心同德。这是致胜的要素。
  希腊联军,也是个人英雄主义为祟,以个人的光荣,驾凌整体得失的考虑。顿兵岸边,师老军疲,失其锋芒。伟大的勇将亚奇力,挑战伟大的统帅,罢战怠攻,在帐篷里恣肆安居,任由敌军第一战将赫克特耀武扬威逞英雄。
  奧德修看在眼里,哀在心里,痛切剖析原因,是“失去规律,级秩混乱”。莎士比亚借奧德修的口,把英国当时的语境,移植到希腊的设境,強调他有关“Degree”的理论—本意是梯子的梯级,用於所有的级秩规制:

观察天上万象,星宿及其中心,
依循级秩,先后,位分,
规律,途径,均衡,时序,形式,
职位,轨跡,都有次第行列。
因此荣耀的太阳为中心…
如果失去级秩,松弛弦綫,
听啊,将有何等的混乱!各样事物
只剩下冲突,有节制的众水
若放任掀起根底泛滥边岸,
全球坚实的土地都被浸漫。…
伟大的阿戈缦农,
这场混乱都因为失去级秩规制。(T&C.Ⅰ,iii

不过,希腊文化基本上是“光荣文化”,重视尊严,过於真理;交战双方,都执着同样思路,难免冲突。
  后来有学者分析,认为希腊文化是“羞恥感文化”,最重要的是“光荣”;清教徒文化是“罪疚感文化”,最重要的是“正义”。大致言之成理。不过,历史文化是递进加上融合,人也是如此。中世纪的基督教和王公,所有的纠纷到战爭,尽管打着“正义”,“真理”的旗号,实际上爭的还是荣耀,财利!   工业革命以后,功利主义挂帅,连面具都撕下,赤裸裸表明所爭的是利益,所取的是资源。
  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论威尔逊总统(Pres. Woodrow Wilson, 1856-1924),在巴黎和会上的善意:“如同奧德修,总统坐着的时候,看来更为聪明。”时间已过了二十多个世纪,奧德修的智慧,依然为人纪念。只是战爭非坐着打的,坐着不能得胜;历史上的和平,不过是战爭的间歇。
  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大战,中间不过三十年,人类还沒见最后的战爭。
  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建立美国的智者,也曾说过:“依我看,从沒有好的战爭或坏的和平。”
  中国的“春秋无义战”,也可作人类历史的缩影—实在是,尽管口宣仁义,只是扩张自己的私慾,掠夺战利品和荣耀,从不知道边界。惟有和平之君主耶稣基督再临统治,止息战爭,实现光明的国度。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感恩的再思 ✍海伦

谈天说地

看“仆人领袖”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国度的荣耀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神的荣耀(七)荣耀的复活 ✍凌风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十三)组织 ✍余仙

艺文走廊

谚语ABC:Babel of tongues/voices ✍苏美灵

点点心灵

 ✍余卓雄

寰宇古今

那永恆之城中之城 ✍曲拯民

点点心灵

早春的落梅 ✍湮瀅

艺文走廊

拾回记忆 ✍凌风